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看好戏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看好戏

第2249章 张有财出现在了杨凡跟端木坤面前的时候,端木坤举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尽管已经跟自己说明白了,此番折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查看一下乔之章,但,杨凡是什么时候跟张有财联络上的? 端木坤突然想起了自己在飞机上酣睡的情形,莫非是那个时候杨凡联系的张有财? “老大,你是在我睡觉的时候联系的张有财?” 杨凡说道:“不错。” “可我不明白,不是要考察乔之章吗?你怎么会动用张有财。” “因为我不想打草惊蛇,坦白的说,我知道你觉得我怀疑乔之章实在是有些不可理喻,但是我这个人一向喜欢用事实说话,若是我冤枉了他,那我道歉,但若是我不幸猜对了,那抱歉,你得请我喝大酒!” 端木坤确实对杨凡怀疑乔之章是叛徒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只是,一直碍于杨凡的身份不敢说,没想到杨凡竟然亲自点破了。 “好啊,老大其实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极道盟好,但是我对乔之章有把握,我觉得他不是那种人。” 杨凡笑了笑,说道:“走吧,张有财等的怕是已经不耐烦了。” “老大,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既然你要留下来调查乔之章,那为什么还要起飞,还要假装已经走了,然后又杀了回来。” “我说过了啊,不想打草惊蛇。” 端木坤总算是明白了,他点了点头不在说话。 杨凡率先起身,带着端木坤下了飞机。 “张有财辛苦你了。”杨凡说道。 张有财摇头说道:“我不辛苦,我只是想给我儿子讨一个公道。” “嗯,这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我们接下来去那里?”端木坤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先上车吧!” 端木坤点头。 上了车之后,张有财说道:“你们想必已经饿了吧,我现在带你们去吃饭,饭菜已经安排好了。” “好的,听你的安排。”杨凡笑着说道。 端木坤也点了点头。 尽管在飞机上吃了一些东西,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端木坤又有点饿了,他想吃饭。 吃饭的地方自然是龙城最顶尖的酒店。 张有财直接将车开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然后走了贵宾通道直接进了餐厅的包厢,行踪异常神秘。 端木坤倒是可以理解,因为杨凡说过,不能打草惊蛇。 但,端木坤的心里边却依然还是不相信乔之章会背叛极道盟。 饭菜的质量高的让人咂舌,端木坤虽然饿了,但似乎有心事儿,吃喝的很是含蓄,杨凡却好像是饿了许久之后,开始大吃二喝。 “杨麒麟给你打电话了吧?”酒过三巡,杨凡突然冲着张有财问道。 张有财深陷悲伤不能自已,根本就没什么心思吃饭,原本沉默不语的他,听到了杨凡的话之后,猛地回过神,点了点头说道:“打了,今天上午就打了。” “老张我不想刺痛你的心,但我想知道杨麒麟跟你说了什么?” “指责了你,也指责了我,指责我不该跟你道歉的,最后表达了自己的哀悼,以及给我留了一个私人号码,让我有事儿联系他。” 杨凡点头说道:“跟我猜想的差不多,你放心,张新的死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因为,杨麒麟就是幕后的真正主使。” 张有财说道:“我知道,黄庆山去跟你道歉完毕之后,我就知道不是我就是他要出事儿了,我还跟他通过一个电话,原本以为多半是他出事儿,因为杨麒麟若是对付他的话,给后面那些已经起了二心的人更能警示一下,但,我没想到他会对张新下手,想来是因为我们张家的背景不如黄家,就算是弄死了张新我却也只能空悲伤,却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说着,张有财的眼眶就红了。 这是一个无奈的父亲,也是一个充满了仇恨的父亲。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给张新讨一个公道的。” 杨凡极少给人做出承诺,但,一旦做出了那就势必会践行到底。 张有财感激的点头,点燃了一支烟,他深吸了几口说道:“其实杨麒麟根本就不知道他自己错在了那里,就算我不去给你道歉,后面的很多家族也不会跟他玩儿了,商场就是战场,他这种把所有人跟他捆绑在一起玩儿的方式没有人喜欢,也没有人愿意这么跟他玩儿,或许一开始大家觉得杨家家大业大背景深厚,可是一旦众人明白了杨麒麟的目的之后,就会幡然醒悟的。” 像张有财看的如此透彻之人还真是不多啊。 吃喝完毕之后,张有财问杨凡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杨凡说道:“你先回家吧,我跟端木先生出去溜达溜达。” “我给你们弄了一部背景很是干净的车,就停在了地下停车场,这是钥匙!” 说着,张有财将一把奥迪钥匙拿了出来递给了杨凡。 杨凡点头说道:“谢谢。” “客气了,财神爷下午也联系了我,让我节哀顺变的同时也要振作起来,我会振作起来的。” 杨凡应了一声,拍了拍张有财的肩膀说道:“谢谢!” 没有多余的废话,彼此作别。 “这张有财还真是个人物,能在丧子的情况下还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可真是不易啊!” “他也没办法,他只是把悲伤压制了下去,压倒了心里边的最底层,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他想要给儿子报仇,想要让导致儿子死亡的所有人多为他儿子陪葬。”杨凡淡淡的说道。 端木坤猛地一惊说道:“他有如此强烈的仇恨?我为何感受不到。” “那是因为你没用进入他的内心啊,我对张有财也不是很了解,但是在这之前我恰巧见过他一面,当时他带着张新去给我道歉的,聊的也不能说的愉快,也不能说是不愉快,本以为就此别过,这辈子都不会遇见了,但是没想到这转眼间就又用到他了,此人可真是个人物,兴许是际遇不行,一直没能把公司做大顶尖,不过,接下来,我会给他一个机会的,权当是弥补张新的离去了。” 端木坤看了杨凡一眼,点了点头说道:“老大,我觉得你做的已经相当不错了。” “不错了?其实你知道吗?张有财的心里边在痛恨杨麒麟的同时也在痛恨着我,只是他没有流露出来罢了。” 端木坤一惊,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又沉默了。 杨凡说道:“你是不是想说,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干嘛还要帮张有财?” 端木坤点头。 杨凡笑道:“我这是在帮我自己呢,回头你就明白了。” 端木坤又是一惊。 他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明白杨凡了。 “接下来我们去那里?” 杨凡看了看时间,才晚上十点多,便笑了笑说道:“在等等,等到十二点我带你去看好戏。” “看好戏?什么好戏?”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杨凡颇为神秘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