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五十九章 肯定是他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五十九章 肯定是他

第2259章 舒舒服服的洗完了澡之后,杨凡在浴室内多停留了一会儿,他的脑袋中简单的思考了一下今后的路子,等到差不多了,这才出了浴室。 般若已经躺在被窝了,从她旁边叠放的整整齐齐的衣衫可以看的出来,这妮子很有可能是一丝不挂的。 若是换做平时,杨凡肯定二话不说就扑上去了,但,现在不是平时,杨凡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理,这是其一,第二,以杨凡现在的修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距离般若这间房子不到三十米的地方,有好几双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里。 是的,有人在监视般若,亦或者说是在监视杨凡。 杨凡还不敢确定监视他的到底是秦若水派来的人,还是秦康派来的,亦或者是俩人一起派来的,但是有件事情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俩人肯定有问题。 “你先休息吧,我得出去处理一件事情。”杨凡笑咪咪地冲着将脑袋深埋在被窝中的般若说道。 般若听了这话,越发将脑袋深埋在被窝中了。 这妞很想询问一下杨凡去那里,但是又没好意思问。 杨凡趁机出了房子。 今夜黑色漆黑,没有月光也没有灯光。 但这正是杨凡所期盼的,若是有光的话,显然会让一些人看到自己。 现在好了,黑漆漆的,就算是有人想主意到杨凡也不可能。 出了房子之后,杨凡仔细的倾听了一番,瞅准了一个没有人监视的方向,然后凌空一跃,一溜烟似得,消失在了夜色中。 喝完酒回到了家的秦若水并没有马上就休息,他坐在书房内,看着眼前桌子上的书信沉默不语。 书信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到的,反正在秦若水喝完酒回来之后,就看到了这封书信。 信秦若水还没有打开,但是秦若水知道这封信的内容是什么。 古老的钟摆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 秦若水回过神,他缓缓的打开了信件。 只是看了几眼,他的瞳孔便迅速放大,大到了几乎不能在大的地步了。 他宛若看到了最惊世骇俗的事情一般。 过了一会儿,秦若水便看完了所有的内容,他愤怒的将信件拍在了桌子上,怒喝道:“真是无法无天了!” 话音刚落,敲门的声音便突然响起。 秦若水一怔,他迅速的将信件放入了抽屉之内,然后起身出了院子。 “什么人?”秦若水问道。 “我,秦康,老哥,你睡觉了没有?” 大门外面传来了秦康的声音。 “这三更半夜的,你来做什么?”秦若水问道。 “老哥,我觉得有件事情我必须得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儿?” “你能先开门吗?”秦康问道。 秦若水想了想,便将大门打了开,随后便看到了秦康的那张面孔。 “出什么事儿了?”秦若水问道。 秦康四下看了看说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能否进家去说!” 秦若水见秦康的面色凝重,不是在开玩笑,便点了点头说道:“里边请!” 秦康点头,迅速的随着秦若水进了屋里边。 “到底怎么了?”秦若水问道。 秦康也不言语,只是从口袋里边突然掏出了一封信来。 看到了这封信的信奉时,那秦若水瞬间一惊。 因为,这秦康拿出来的信件与自己收到的那个竟是一模一样。 “怎么,你也收到这封信了?”秦若水问道。 只是这话一出,秦若水便有些后悔了。 因为,这么说摆明了是在告诉秦康我也收到了一封这样的信。 秦康听了这话,顿时瞠目结舌的看着秦若水,说道:“怎么,老哥你也收到了这种信?” 秦康见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便知道隐瞒不过去了,便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也收到了!” 说着,就打开了抽屉,正要去拿那封信。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若水怔住了。 因为,抽屉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别说是信件了,就连其他的东西都没有。 秦若水瞬间惊呆了。 他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老哥,怎么了?”秦康问道。 “信,我的信不翼而飞了。”秦若水瞠目结舌地说道。 “什么?老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你敲门之前,我刚刚把信件放入了这里边,但是现在这封信却不见了,前前后后也就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它就从我的眼皮子地下消失了。” 如若不是亲眼所见的话,秦若水真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也就是说,有人在这三分钟之内进了老哥你的书房?” 秦若水点头。 秦康沉默了,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会不会是这书信的主人将信件拿走了?” “不知道,但也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秦康,你这信上面是怎么说的?” “说是今天晚上喝的酒中已经下了毒,若是我们愿意帮他做事的话,那他就给我们解药,若是不帮他做事儿的话,那他就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死去。” “不错,我收到的信件也是这样的内容,而且,是用正楷字写出来的。” “没错。” “那你说,会是谁?杨凡吗?”秦若水问道。 秦康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确实很有嫌疑,首先他来之前我们还好好的,可是他来了之后,我们就收到了这个东西,其次,他是医术相当了得,而且,我听说他是下毒高手,所以,这毒极有可能是他下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 “可是没理由啊,他给我们下毒的动机是什么?想让我们帮助般若吗?我们现在不是在帮般若吗?难不成他想夺权?夺走秦家?可现在秦家不已经是在他的手中了吗?虽然说般若才是掌舵人,可是般若跟他的关系,那个不知道!”秦若水沉声说道。 秦康缓缓点头说道:“老哥,你分析的很对,那你说会是谁?” 秦若水想了想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事儿是一个对秦家掌舵人之位有野心的人做出来的,因为他只有拿住了我们,我们才会为他做事情,你觉得呢?” 秦康点头说道:“不错,老哥你的这个分析我觉得很有道理,可是到底是谁呢?谁胆敢如此肆无忌惮的用下毒的方式来要挟秦家的大管家,真是不要命了吧!” “恐怕,欲望已经蒙蔽了他的双眼,他已经彻底的忘记自己的身份了,所以才胆敢做出如此肆无忌惮的事情来,你说那?” 秦康应了一声却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秦康突然一拍大腿喝道:“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了什么?”秦若水迅速问道。 “是他,肯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