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六十章 有点疼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六十章 有点疼

第2260章 “是谁?”见秦康如此的兴奋,秦若水便迅速追问道。 “老哥,你觉得杨凡对般若如何?”秦康却反问道。 秦若水一怔,随即说道:“看的出来,还算不错,不过,你说这个与信件有什么关系?” “有,有很多的关系,你可曾记得,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般若要喝酒,可是杨凡却不让。” 秦若水点头说道:“记得!” “那么,问题来了,杨凡为什么不让般若喝酒。” “酒喝多了伤身体,兴许是害怕般若伤身体吧!” “不,绝对不是,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杨凡肯定事先已经知道了今天晚上的酒里边是有毒的,所以他才不让般若喝,杨凡医术了得,这我相信,可他又是怎么知道这酒中有毒的?难道他已经厉害到可以嗅出酒中有毒的地步?老哥,你我也算是有点见识之人,可是却没能发现这酒中竟然有毒,那杨凡是如何发现的?” 秦若水一惊,要是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 “还有,杨凡的医术就算是在了得,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就把秦家昨天晚上食物中的毒解除吧,这是不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秦若水再次点头。 坦白的说,秦若水开始觉得秦康的话很有道理,他觉得这封信极有可能就是杨凡送来的。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么他的动机是什么?”秦若水问道。 “我暂时还没有想到。”秦康说道:“不过,我们可以去跟杨凡对质。” 秦若水说道:“抓贼抓脏,现在我们只是怀疑,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冒然前去的话,恐怕只会事倍功半,我看那杨凡不是等闲之辈,若这是他下的毒,那么他极有可能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我们去了恐怕也没什么用,我觉得还是应该从长计议,找到证据,然后以此来逼迫他就范。” 秦康想了想说道:“老哥,你说的也对,现在冒然前去找杨凡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那我就回去找证据去了,今日的事情希望老哥你千万别往泄漏一个字,因为我觉得这事儿关乎到秦家的生死存亡。” 秦若水点头。 走了几步,秦康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得说道:“老哥,我们体内的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你明日见着了般若的时候,能否简单的试探一下她,看看她是什么反应,现在不确定的是,般若知不知道杨凡的阴谋。” “好,我知道了!” 秦康点头,迅速闪人。 从秦若水的家里边出来之后,秦康便快步朝着自己的房子走去。 秦康的房子在秦家的最边缘地段,这是秦康自己要求住在这边的。 很多人当时都觉得秦康实在是道德高尚,值得让人敬佩。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秦康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然后猛地喝了下去。 烈酒灼喉。 那股火辣辣的感觉顿时让秦康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无比的舒坦。 他躺在了床上,又将那舒心拿出来看了看,然后起身彻底的烧了它。 火光映照在秦康的脸上,除了将他的脸映照的无比通红之外,也将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那一抹阴狠彻底的放大了。 杨凡回到了般若家的时候,这妞已经睡着了。 杨凡当然不是白白的回来的,他在回来的路上顺便把外围的那五六个监视般若的家伙给弄晕了。 彻底的解决完了他们之后,杨凡这才回到了般若的房间,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这一夜杨凡没有修炼,并非是杨凡懒惰了,而是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目前自己跟般若的处境有点危险,因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进来刺杀跟般若,为了保护好般若,所以杨凡没有修炼。 一夜无语,很快天亮了。 般若睁开了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经很是刺眼了。 这妞觉得自己很累,好像是在晚上走了一夜的路似得,瘫躺在床上的她一点儿也不想动,更不想说。 她的眼巴巴的看着杨凡,杨凡正坐在床边上看着她。 “怎么,还不起床?信不信我掀你的被子啊?”杨凡笑咪咪地说道。 般若一惊,这妞被吓的是花容失色啊,因为她知道杨凡这家伙说到就敢做到。 于是乎,般若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想要坐起来,可是她失败了,她的身子就好像是一滩香泥,躺在床上。 杨凡瞧出了这妞的不对劲,便迅速的捏住了般若的命脉。 “那里不对劲?” “累,浑身软弱无力。” “多久了?” “有段时间了,但是前几天没这么严重。”般若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说道。 “好,别说了,我试着看看。” 说着,杨凡开始源源不断的将自己体内的气息注入了般若的体内。 顺着那股气息,杨凡开始无比认真的给般若诊治了起来。 只是,这不诊断不要紧,一诊断顿时被吓了一跳。 杨凡不敢大意,诊断的更加细致。 几分钟之后,杨凡撒手。 般若强笑着问道:“如何?” “你近期跟什么人接触过?我说的是你上位之后。” 般若说道:“都是我们秦家人,除此之外,没有跟外面的任何人接触过,杨凡,你坦白的说,我到底是怎么了?” “中毒了。” 般若一惊问道:“什么毒?” “软骨散!” “那是什么?”般若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问道。 杨凡说道:“一种极其霸道的毒药,等到毒发的时候,你将变成一滩肉泥血水。” 般若被刺激的面色瞬间惨白一片。 “杨凡,你,你,你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杨凡说道。 般若的身子瑟瑟发抖,这是恐惧。 没有人想死,尤其是像般若这种如花似玉的女孩子。 “那,那有救吗?” 问出了这个问题的时候,般若便彻底的瘫在了床上,再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力气了。 杨凡说道:“一周之前的话,恐怕没有,但是现在有,因为一周之前,我的修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别着急,我这就开始给你诊治。” 杨凡的话给般若燃起了一丝丝的希望,这妞声音有些虚弱地问道:“杨凡,你不是骗我吧?” “当然不是,你就等着看奇迹的发生吧,给我俩天的时间,我保证将活蹦乱跳的你,健健康康的你,还给你!” 般若满足的点头,她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感动的眼泪,然后说道:“杨凡,谢谢你,等我好了,就算是当牛做马我也要报答你!” “我可不敢让你当牛,不过,马的话还是可以的。” “都,都行!”般若声音虚弱地说道。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当牛不行,但是做马可以啊?” 般若摇头,没有说话。 杨凡的心里边微微叹了口气,表面上却强笑着说道:“好了,我要开始给你治疗了,略微有点疼,你要忍着点!” 般若重重点头。 杨凡捏住了这妞的命脉,开始了今日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