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六十一章 相反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六十一章 相反

第2261章 软骨散,顾名思义,中了此毒者,到最后就是骨头软掉,化作血水,然后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端的是无比凶残。 幸亏杨凡的修为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不然的话,恐怕还真治不了这种毒。 也不知道该说般若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 杨凡显得无暇顾及这妞是怎么中了此毒的,他现在只想将般若体内的毒赶紧治好。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往杨凡所遭遇到的毒药俱都是附着在某个器官上或者是肠胃上面,但这种毒却是钻在骨髓中,所以说情况很是严重。 果然疼。 杨凡刚刚度了一丝丝的气息进入般若的体内,这股气息顺着头骨进入了她的骨髓之内时,般若便痛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 杨凡见状柔声说道:“我知道很疼,但是忍着点,我会将你治好的。” 般若应了一声,声音却是无比的虚弱。 杨凡开始加速,源源不断的气息被注入了般若的体内,让顺着骨头进入了这妞的骨髓当中,与此同时,那枚戒指也开始发力,一道无形无色的光芒包裹住了般若。 没一会儿的功夫,般若便感觉不到痛了。 杨凡继续发力。 俩个小时之后,杨凡撒手,般若却好像是从刚从浴缸内出来了似得,浑身早就湿透了不说,整个人更是无比虚弱的躺在了那里。 杨凡给她擦了擦汗水,说道:“已经治愈了百分之五十,你现在感觉如何?” 般若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明显是在告诉杨凡自己好了很多。 “累吗?”杨凡又问道。 般若再次眨巴了几下眼睛,杨凡便说道:“那行,你休息一会儿吧,一觉醒来就差不多了。” 般若轻轻的应了一声,没过一会儿,这妞便睡着了。 她是真的累了。 杨凡并不觉得累。 他甚至觉得自己体内的气息越发的旺盛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但杨凡没有功夫去理会,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杨凡给般若盖好了被子之后,这才起身去开门。 出现在杨凡面前的是秦若水。 秦若水看到了杨凡的时候,顿时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开门的会是杨凡。 “杨先生好!”秦若水说道。 杨凡点头说道:“秦先生好,您有事儿?” “般若掌门呢?我有件事情想请教她。” “抱歉,你得下午过来了。” “怎么了?” “般若在休息。” “休息?” 秦若水说着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这分明是在告诉杨凡,这都几点了,还在休息? 杨凡没有理会秦若水的暗示,他笑了笑说道:“秦先生的表不错,是百达翡丽吧!” 秦若水一惊,随后,他便面红耳赤地反驳道:“我安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百达翡什么的丽,这表是秦上善掌门送给我的。” “哦,那你可得珍藏好了,因为这块儿手表的价值可不菲哦。” 秦若水没有理会杨凡,他道了句:“既然般若掌门在休息,那我下午再来吧!” 说着,转身边走。 杨凡笑咪咪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没有言语。 中午吃罢了饭之后,杨凡给财神爷众人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番他们的情况,得知一切正常之后,杨凡便放下了心。 般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她总算是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身子特别的轻盈不说,而且,浑身也有了力气。 杨凡依然坐在床边,就好像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那样。 “醒啦?”杨凡问道。 般若点头。 “感觉如何?” “我感觉自己总算是活过来了。” “那就好,饿不饿?” 般若摇头。 “还想睡觉吗?” “不想了,我完全没睡意了,要不,你在给我治疗一下?” 杨凡笑道:“怕是不行,一天只能治疗一次,若是次数多的话,恐怕你抗不住。” 般若本想说自己能抗的住,但是一想既然杨凡都说自己扛不住,那恐怕自己真的扛不住。 所以,般若便没有强求。 “哦,对了,你是什么时候聘请秦若水为你们秦家的大管家的?” “我上任之后没多久。” “你给他开了多少的年薪?” “每个月两万块。” “哦,也就是说一年十来万是吧?” 般若点头。 “行,我知道了。” “怎么了?” “额,还是告诉你吧,本想瞒着你的,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 “到底怎么了?” “在你休息的时候,秦若水来过一次,说是有事儿要跟你请教,但我告诉他,你在休息,他看了看手表,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我,都这个点儿了你还在休息,但我没有理会他,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他手上戴着的那块儿手表,你猜是什么表?” “什么表?” “百达翡丽。” 般若可是在京城厮混了很久的,岂能不知道百达翡丽是什么。 “以他的收入肯定买不起。”般若说道。 杨凡笑道:“他说,是秦上善送给他的。” “绝无可能,秦上善与他可是水火不容的,当时秦上善倒台的时候,秦若水叫嚣的比谁都欢快。”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杨凡笑咪咪地说道。 “你是说,下毒的是他?想要夺位的也是他?” “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了。” 般若沉默了。 杨凡继续说道:“其实你无需郁闷,因为,这种垃圾被我们发现了,然后将他踢出秦家,那么秦家往后自然会更好,不是吗?” 般若这么一想,倒也觉得颇有道理。 “那秦康呢?他的嫌疑是否可以洗刷干净了?” “不,相反,他的嫌疑也上升了。” “这是为何?” 杨凡笑道:“我暂时不告诉你,但是有一点我可以保证,距离你们秦家所有人食物中毒这个闹剧的落幕可是不远了。” “什么意思?你已经查到是什么人下的毒了?” “差不多,你等着看好戏吧。” 听了这话,般若顿时感叹道:“还是你厉害啊,轻而易举便将这一切都解决了,而我却被困了那么久,却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我可真够笨的。” “不,你不是笨,你知道原因吗?” 般若摇头。 杨凡笑道:“因为你善良啊,你的善良蒙蔽了你的双眼,让你下意识的不去怀疑他们任何一个人,但是我不一样,我是旁观者啊,而且,我不善良。” “你就会安慰我。” “这可不是安慰,这可是实打实的大实话,好了,不许再说了,我让人去给你弄点粥过来,你喝点儿,然后继续休息吧!” 般若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不许说这些,我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你无需感激,你要真想感激,那就等你身体好了,好好的伺候伺候我就行了!” 般若俏脸一红,轻声应了一声。 正说着,突然听的有人在门口喊道:“杨凡,杨先生在吗?秦若水先生想请您过去吃顿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