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六十四章 开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六十四章 开始

第2264章 初升的太阳映照在脸上的时候,般若睁开了眼睛,一天的休整,她觉得在自己现在总算是活过来了,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最先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母亲。 “妈,您什么时候醒来的?” 般若的母亲笑了笑说道:“五点多就睡不着了,以前干活儿的时候,也是这个点儿醒来的。” 般若一听这话,顿时就想到了自己没有上位之前父母过的那种无比凄苦的日子,这妮子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妈,对不起,女儿没用,这些年让你跟我爸受委屈了。” “你这孩子说这干啥,这又不是你造成的,再说了,也没受啥委屈。”般若的母亲说道。 般若笑道:“嗯,没受委屈,你们将来会更享福的。” “嗯,我跟你爸命好,生了你这么一个争气的孩子,从小不用我们操心不说,还这么懂事,很多事情本应该是我跟你爸去为你争的,可惜了,却什么忙也没帮的上你,说起来,我跟你爸才有愧于你!” “得,妈不说这些了,杨凡呢?他今天说是要给我检查身体呢,他昨天晚上在啥地方睡的觉?” “杨凡?昨天晚上一宿没回来啊!”般若的母亲疑惑不已的说道:“你的身体怎么了?需要杨凡给你检查?” 般若的母亲是知道杨凡的医术的。 “哦,没啥,这不是见我这段时间太过于劳累了嘛,所以就想给我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有没有问题!” “原来如此,可杨凡也没回来,会不会是睡在秦管家那里了?”般若母亲问道。 杨凡昨天晚上去秦若水他们家赴宴的时候,把般若的父母给叫了过来,是以,般若的父母是知道杨凡去了秦若水的家中。 不然的话,般若的母亲也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只是,般若的心里边却咯噔了一下,她隐约觉得事情不大妙。 “我爸呢?”般若问道。 “在做饭呢,你饿不饿?” “妈,我不饿,我得去趟秦若水家。” “这么早?秦管家怕是还没起来吧!” “不早了,他应该已经在工作了。” 说着,般若开始穿衣叠被。 刚将自己收拾妥当,正要出门,却有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见着了般若的时候,连忙说道:“般若掌门,秦管家让我告诉您一声,给咱们秦家六百多口人下毒的那个贼人抓到了,他让您现在去演武场!” 这话一出,般若便知道杨凡肯定是出事儿了。 “杨凡呢?”般若问道。 那跑腿儿的无比狐疑的看着般若,显然他不知道谁是杨凡。 般若便又问道:“就是那日给我们萧家上上下下解毒的年轻人?” 那跑腿恍然大悟,说道:“是他啊。” “对就是他,人呢?” “掌门,我没看到他啊!” 般若见这跑腿无比实诚,不像是随口胡说八道之人,她便隐约意识到,秦若水口中的那个给秦家众人下毒的人便是杨凡。 只是,般若实在是不明白,以杨凡的智商跟修为他是怎么被秦若水拿下的? 还是说,另有别的隐情? 本来还有些慌乱的般若沉思了一会儿,她便冲着那跑腿儿之人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秦管家,让他去演武场吧!” 那跑腿儿的迅速闪人。 般若回到了家里边之后,冲着父母说道:“爸妈,杨凡可能是出事儿了,我们现在得去一趟演武场。” “演武场?去那地方干什么?”秦大山问道。 秦家的演武场说是叫演武场,其实际上是处置重要犯人的地方。 当然,百十年前那地方确实是演武场,只是现在,却根本就没什么人在哪里比武了,后来就慢慢的沦为了处置犯人的地方。 “不知道,秦管家让人刚才人来通知了我一声,想必他已经通知了其他人,我估摸着秦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会去的,我们也过去吧。”般若说道。 此刻的般若毕竟已经不在是之前的般若了,这么日子的历练让她在遇到了事情的时候,逐渐开始临危不乱。 秦大山点头,一家三口顾不得吃饭,便朝着那演武场走去。 等到秦大山带着妻女二人抵达了演武场的时候,偌大的演武场一家站了黑压压的一片人,想来,般若不是第一个被通知的。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般若愈发觉得,秦若水抓到的所谓的下毒的贼人一定是杨凡。 其实出来的路上般若曾经尝试着给杨凡打过电话,但是,杨凡却没有接。 站在了黑压压的人群中,般若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高台之上的秦康,此时的他正跟下面的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聊什么。 般若觉得今日的秦康与往日的秦康完全不一样。 往日的秦康谦逊无比,低调无比,但,今日的他却是眉宇间都带着一丝丝眉飞色舞的色彩,看样子心中有什么大喜的事情已经不屑的去隐藏了。 “爸妈,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般若作为掌门人,自然不看不出现在最瞩目的地方。 “孩子,注意着点儿。”秦大山沉声说道。 秦大山也意识到有些不大对劲。 般若点头。 她迅速的朝着高台走去。 围观的众人见是般若,便迅速的给般若让出了一条路来,般若一路上跟众人打着招呼,说话间,便抵达了高台之下。 “般若掌门,你怎么现在才来?”秦康居高临下的笑问道。 般若也笑了笑说道:“康叔,我怎么瞧你今天跟以往不大一样啊?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儿要跟我们分享,该不会是要娶媳妇吧,说吧,是那家的姑娘,您告诉我,我亲自上门去提亲!” 秦康心中着实不屑,可还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康突然觉得般若这妮子其实蛮不错的,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俱都是超级一流的,虽然比自己小了快二十岁了,但自己似乎也能接受。 念及如此,秦康的目光便迅速的在般若胸前的山峰上扫了一眼。 尽管只是一扫而过,但是,他目光中的那股猥琐劲儿却还是被般若扑捉到了。 般若的心中只觉得一阵恶心。 “娶媳妇就算了,今日有一件比娶媳妇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秦康笑咪咪地说道。 “秦管家呢?”般若又问道。 “他呀?他正在带着众人将那个给我们秦家上上下下六百多号人下毒的贼人押解着往这儿赶呢。”秦康笑的有些灿烂地说道。 般若意识到,这秦康也是知道秦若水抓到的人到底是谁。 看样子是杨凡无疑了。 只是,杨凡到底是怎么被抓住的? 般若是愈发的好奇了。 但不管杨凡是怎么被抓住的,般若都下定决心,那怕是不做这个掌门也要将杨凡救出来。 正想着,人群中突然开始出现了一阵骚乱,般若循声望去,却是见五六个壮汉推着一辆运粮的人朝着高台走来。 车上似乎拉着什么东西,但是被黑布遮盖着也看不到。 但,般若在看到了这一切的时候,她的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车上拉着的肯定是杨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