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六十五章 慢着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六十五章 慢着

第2265章 秦若水出现了,他就好像是打了胜仗的常胜将军一般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也出现在了般若的眼中。 般若的眼神变得无比犀利。 她生气了。 她愤怒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秦家前天晚上中毒的事情是杨凡所为,那你秦若水拿人难道不应该先知会般若一声吗?毕竟般若才是掌门,你这么私自抓人,可曾将掌门放在了眼中? 再说了,下毒的人又不是杨凡,他秦若水凭啥抓人。 般若不生气才怪呢。 很快,车子被推到了高台之下。 般若二话不说,上前便要掀起那黑布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若水却抢先一步挡住了般若,却是见他笑咪咪地说道:“掌门,现在还不是揭开这层黑布的时候呢,你先别着急。” “秦管家,你是什么意思?”般若冷冷的问道。 秦若水知道般若生气了。 要搁在以前的话,秦若水话得掂量掂量,但现在不同往日,说不定今日过后,这秦家的掌门也要易主了,所以,秦若水根本就不在乎般若生气不生气。 “掌门,我没什么意思啊,你就先上高台吧,我有话要说。” 秦若水这口口声声的喊着掌门,但谁都听的出来,这话语中一丁点儿尊重的味道也没有了。 般若一声冷哼上了高台,倒要看看这秦若水跟秦康二人要玩儿什么花招。 秦若水也上了高台,不知道是谁事先准备好了麦克风。 般若看到了这麦克风的时候就想砸了它,像当初为了开会的时候众人能够听的清楚一些,所以般若特意让人去购买了麦克风,可没想到今日却让秦若水用上了,可真是够恶心的。 “喂,喂,喂,能听到吗?”秦若水拿着麦克风说道。 他这是在试音。 但般若更加闹心了,因为这秦若水完全是在学自己,先前开这种全族大会的时候,般若也会这般的试音。 没想到今日秦若水竟然也这般的试音,真是恶心! “秦家的父老乡亲们,很抱歉大清早的便将你们请了过来,可我也不想这样,因为,经过我跟杨康不懈的能力,我们终于将那个给我们秦家人下毒的贼人抓到了。” 这话一出,高台下面的秦家众人瞬间炸了锅。 要知道,前几天中毒的事情,可着实让秦家上上下下六百多口人吃尽了苦头,现在想起来还是一肚子的愤怒。 要不是般若请来的那位高人的话,估计现在还在难受着呢。 “是谁?”有人大声喝道。 “对,是什么人?” “秦管家,是那个胆大妄为之人,您快说吧!” “对啊,快说啊!” “......” 秦若水看着下面吵成了一锅粥的样子,看着众人义愤填膺的样子,他的心里边可真是乐开了花啊,因为秦若水知道,这些人越是愤怒,待会儿情势就越是对自己有利。 念及如此,秦若水又说道:“现在还不是彻底将一切公诸于世的时候,在揭开一切面纱的时候,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一下般若掌门!” 来了,果然来了。 众人一听说是有问题要问般若,便有人喝道:“这种事情问般若掌门做什么?你直接将贼人亮出来呗!” “就是,跟般若掌门有什么关系,你是管家,你拿到了人,你亮出来便是了。” “秦管家,你想问啥,就赶紧问啊,我们还等着看到底是什么人但如此的胆大妄为呢。” “就是,赶紧问啊!” “.......” 秦若水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笑了笑问道:“般若掌门,我想问你一下,当日我们秦家上上下下六百多号人中毒之后,你是什么心情?” 说着,将麦克风递给了般若。 “怎么,你是在怀疑是我给秦家老老少少六百多号人下的毒?”般若冷冷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怀疑掌门呢?只是,我比较好奇的是,所有的人都中了毒,可唯独掌门您却没什么事儿,这实在是值得怀疑啊。” “秦若水,这说到底,你还是在怀疑我,对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名人堂的人将你拿下。”般若冷冷的喝道。 这话一出,那秦若水登时一惊。 他差点就忘记名人堂的存在了。 不错,般若掌权秦家真正所依赖的不就是那些名人堂的高手吗? 就在这个时候,秦康却笑道:“秦管家,你看你,光顾着激动了,你怎么能跟掌门这么说话呢?” 秦康打了个圆滑,下面便顿时有人附和着秦康的话说道:“怀疑掌门?秦管家你是啥意思啊!” “就是,难不成秦管家你想夺权?” “真是脱裤子放屁,不是赶紧的让贼人亮出来,却在这儿说这些废话。” “......” 秦若水知道,不能在扯淡了,便赶紧说道:“般若掌门,您误会了,我可从未怀疑过您,但我想说的是,这毒虽然不是您下的,可是却跟您有着逃脱不了的干系!” “哦?你说跟我有逃脱不了的干系?那你的意思是,是我让人下的毒?” “是不是您让人下的毒,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您见了此人,便一切都明白了。” 说着,秦若水大手一挥,厉声喝道:“把黑布给我掀起来!” 下面的几个马仔听了这话,二话不说迅速的将黑布掀了起来。 只是,就在掀起了黑布的那一瞬间,众人顿时惊呆了,尤其是那秦若水与秦康俩人,他们瞠目结舌的看着那躺在运粮车上被五花大绑的家伙。 般若也有些以外,因为,这躺在车上的人根本就不是杨凡。 躺在运粮车上人叫秦然,是秦若水本家的一个侄儿,也是一个出了名的傻子。 “秦管家,你这是什么意思?大清早的把我们大家聚集回来,就是为了让大家看你的这个傻侄儿?”有人不爽的说道。 “就是,真是脑子进水了吧,这么一个傻子是下毒的人?他会下什么毒,他去那里找毒药啊!” “就是就是,秦若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管家一职做的不舒服了,想换换位置?你消遣我们也就算了,你连掌门都消遣,这是胆大包天。” “可不是,刚才还说什么,那下毒的贼人跟掌门有逃脱不了的干系,叫我看是跟你有逃脱不了的干系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秦若水只觉得浑身发抖,冷汗淋漓,那秦康也好不到哪里去。 俩人迅速的对视了一眼,却有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的是绝望。 “不,不是的,我昨天拿下的人明明是杨凡,是他,就是他给我们秦家下的毒。”秦若水突然嘶吼道。 事到如今,他也不管了,今日若是不能讲般若拉下水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必将是一场灾难! 秦若水可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放屁。”般若怒喝道:“人人都知道是杨凡风尘仆仆的赶来给大家伙儿解了毒,你现在却说是杨凡给众人下的毒,我看你是真想让名人堂的人带走了,名人堂的人何在?给我拿下,好好的调查一下这秦若水到底有何居心!” 事到如今,般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话音刚落,便听的这高台下面一个声音喝道:“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