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七十四章 保护费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七十四章 保护费

第2274章 “他们必定是被杨老弟的神威吓傻了,开始胡说八道了!”方建红硬着头皮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他们是不是胡说八道我不知道,但是他们供出来的帐号肯定是真的,因为,那上面清楚的记录了约莫在一个月前他们的账户内收到了一大笔资金,而且,我亲自调查过了,不是弄虚作假。” 说着,杨凡眯着眼睛看着方建红。 方建红有些不敢看杨凡了。 他觉得杨凡现在的眼神简直是堪称犀利,自己被他看的实在是有些无处躲避。 很显然,杨凡这是在等方建红的坦白。 可方建红不敢坦白,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一旦坦白的话,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方建红突然后悔了,后悔听信了手下的建议,收买秦家的那两个愚蠢的家伙来对付杨凡,现在看来,他们不仅没对付的了杨凡,反而还给自己招来了祸害。 方建红觉得这在自己有生以来做的最愚蠢的决定。 方建红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可是这个世界上唯独不卖的就是后悔药啊! 后悔也没用。 “怎么,老方啊,你还打算死扛到底吗?你其实真的是在羞辱我的智商啊,找了那么俩个愚蠢的家伙来对付般若,然后以此来打击我,可惜了,他们实在是太不给力了,不仅没能打击的了般若,更没能打击的了我,而且,我还查到你是通过一间叫大风贸易公司给他们转的账。” 方建红瞬间便意识到,自己就算是想抵赖也没办法抵赖了,因为,杨凡确实已经将这一切都调查清楚了。 方建红的老脸突然有些红了,甚至是有些发烫。 难道要给这小子道歉吗?难道从今往后都要在他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吗? 不,我不要这样的人生。 方建红的心中开始呐喊。 他不甘心。 是的,方建红不甘心啊。 方建红的脑袋运转的飞快,他想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但是,方建红失败了,因为,任凭他绞尽脑汁都实在想不出一个化解眼前这尴尬局面的办法来。 气氛变得有些僵直。 方建红看着杨凡那看似不咸不淡可实则充满了鄙夷的眼神,他突然把心一横,冷声说道:“不错,是我收买了他们,让他们来对付般若的。” 终于方建红承认了。 方建红清楚的知道,其实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不管自己承认还是不承认,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杨凡是铁了新要对付自己了,与其畏首畏尾怕的要死,还不如拿出自己的男子气概来跟他斗争到底。 就在这一刻,方建红打定主意要跟杨凡死磕到底了,因为他觉得杨凡今日上门就是来宣战的。 “好,这才是我认识的那跟方建红嘛,顶天立地,敢作敢当,不错,佩服,佩服!” “你也别跟我假惺惺的了,我知道你今日来此的目的,但是杨凡我不妨告诉你,我既然敢找人对付般若,那就足以说明我根本就不畏惧你,你若是想战斗的话,尽管放马过来,我方建红要是皱一下眉头我是你孙子!”方建红掷地有声的说道。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这家伙到是比自己想象中有骨气。 “好,好的很,我就喜欢看到这样的方建红,你猜的不错,我今日确实不是来和解的,只不过,我的打算是你道个歉,这个恩怨便算是揭过去了,但是我没想到你会死扛到底,行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只好勉强与你开战了。”杨凡无不惋惜地说道。 那方建红登时懵圈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杨凡今日来此竟然是抱着这样的目的。 方建红突然有些后悔,他深深的后悔了。 早知道杨凡是来和解的话,那自己早就服软了,反正对于方建红来说,服软也不会掉块肉。 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狠话自己已经说出去了。 方建红无比懊悔的扫了杨凡一眼,似乎想要道歉。 杨凡将这一切看在心中,心里边却不禁冷笑了起来。 这方建红可真是够天真的,自己只是这么随口一说,他却信以为真,最搞笑的是,他找人差点把般若弄死,现在只是想道跟歉就完事,试问这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杨凡,我们当中要开战?”方建红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坦白的说,方建红并不想开战,是的,他就是有些惧怕杨凡,原因无他,方家一直效忠的靠山最近有风吹出来说是要被拿下,方家作为那位靠山的追随者,恐怕也要遭殃,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方建红真不敢惹杨凡。 “路是你自己选的,当初你找人给般若下毒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日这样的结局,其实当初你稍微多想一想,分析一下自己的情况,也就不至于如此的被动了!” “我要说我是被杨麒麟逼的,你信不信?” 方建红开始卖惨! 再加上他的那张无比悲伤的面孔,倒也像模像样,不明白的人,还真以为他是被人逼的。 但,杨凡可不是不明白之人,他笑了笑说道:“杨麒麟逼的?” 方建红赶紧点头。 杨凡笑道:“那他若是让你去死的话,你可愿意去死?” 方建红不说话了。 很显然,杨凡没有相信自己说的话。 “行了,装无辜装委屈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你现在要做的是赶紧便你的儿子方武军保护起来,不然的话,我第一个开刀的人就是他。”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方武军就是方建红的逆鳞。 刚刚还试图求饶的方建红突然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他忽地站了起来,喝道:“杨凡,我警告你,你要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小心我弄死你!” 这话气势汹汹,杀气腾腾,倒也有点不俗。 但,杨凡毕竟是杨凡,冷笑了几声,杨凡说道:“威胁我?那你恐怕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方建红,我把话放在这儿,一周之内我要是拿不下你儿子的话,我给你姓!” 说着,杨凡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方建红有些失神的看着杨凡离去的背影,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赶紧开始拨打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 “爸,怎么了?” 方武军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现在在那儿?” “杨麒麟这儿。” “赶紧去机场,我这就给你订去米国的机票。” “爸,到底怎么了?”方武军好奇问道。 “杨凡要出手了,你必须得出国,不然的话我怕你会遭殃。” “爸,我不怕,再说了,逃避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已经跟杨麒麟谈好了,从今往后,他来保护我们方家,但是作为被保护的对象,我们每年得付出整个方氏集团利润的百分之二十。” “这,这是保护费?”方建红瞠目结舌的问道。 “是,但是爸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方建红沉默了,沉底的沉默了。 他突然觉得有些悲伤,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粘板上的鱼什么人都能来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