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六章 为什么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八十六章 为什么

第2286章 杨凡的瞳孔在放大,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神如此之近。 但,杨凡并不惧怕。 他笑咪咪地看着上官云翔说道:“你设这么一个局就是为了除掉我?那你也不是逃不走了?” “我也没想着逃走啊,沦落到今日的地步,你觉得我还有脸面活着吗?” “好,咱们暂时不说这个话题,我问你,是谁给你解的毒。” “无可奉告。” “能解我下的毒的人不是没有,但是当世绝对不超过三个,一个是我师傅,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杨康的师傅,所以,我猜测给你解毒之人就是杨康的师傅?” “与你无关。”上官云翔说道。 说着,他的手死死的拉着*,只要他稍微用力一拉,他怀中的*便会将这一切炸的粉碎。 杨凡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是,杨凡却也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的速度在快,也不可能在上官云翔将*拉响前夺走他手中的*。 所以,杨凡只能说服他。 杨凡的脑袋运转的飞快,思考着说服上官云翔的话。 “怎么,是不是在想着该如何说服我,从而让我放弃这同归于尽的自杀方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杨凡你别做梦了,我是不可能上当的,你也不可能说服我!”上官云翔冷笑着说道。 他显得有些得意。 上官云翔确实显得有些得意,因为他觉得自己看破了杨凡的心思。 能看破杨凡心思的人可不多。 “不,我是在想,对方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以至于让你不惜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来弄死我,你难道真不想活了?” “你说对了,我真不想活了,掌舵人已经被上官樱舞拿走了,我现在就是一个笑话,整个江湖上的笑话,给了你,你会活着吗?” “当然会,区区一个上官家族而已,失去了也没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在乎的,因为外面的世界更大,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上官云翔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你扯淡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垃圾了,我还真以为你会说出什么能够打动我的话呢。” “我其实压根就没想过要打动你,因为我知道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也听不进去,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要是死了,那就真的是灰飞烟灭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我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哪有怎样?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像你,坐拥那么多的财富,拥有那么多的美人,所以,弄死你,我是赚的,而是则是亏本的。” 说着,上官云翔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就好像是已经打败了杨凡似得,那叫一个趾高气昂啊。 杨凡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弄死这小子,俩人的距离不过三米,若是给杨凡机会的话,不到一秒的时间杨凡就可以扑到上官云翔的跟前,可关键是,上官云翔手中捏着*,拉响眼前的*同养也只需要零点几秒钟,所以,杨凡不敢冒这个险。 还是得说服这小子,可这小子明显已经拒绝对话了,不管杨凡说什么,他都无动于衷。 到底该怎么办。 杨凡陷入了沉思。 “说呀,你特么继续说呀,不说老子可就要拉线了。”上官云翔叫嚣着说道。 杨凡的脑袋运转的快若闪电,可即便如此,却也想不到任何一个好的理由来。 就在这个时候,第九层的牢门突然打了开,然后杨凡便看到了上官樱舞阔步走了进来,杨凡一怔,随即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杨凡有些生气。 都说了让这妞在上面守着,可她为什么要进来。 这下好了,俩人都逃不掉了。 “我来替你啊,我不能让你因为我的愚蠢而白白送命啊。”上官樱舞笑着说道。 杨凡一怔,问道:“你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当然,忘记告诉你了,这牢狱之中已经安置了监控,任何事情我都清楚的很,所以,当我哥拿出了*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有人向我做了汇报,我便下来了。” “愚蠢,你下来做什么,快上去。”杨凡喝道。 虽然这妞的做法让杨凡感动,但是,杨凡却也觉得她是愚蠢的。 一个人被挟持已经够多的了,为什么还要来送一个。 “我不走,你走吧,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怪就怪我眼瞎了,我以为我哥会改,我以为他真的变好了,我以为他会好好的跟我一起打理上官家族,守着爷爷的心血,而不被六叔他们那股势力将掌舵人夺走,但是我错了,我没想到,我的哥哥就算是死,也不在乎我的感受,也不在乎爷爷他们的心血被人夺走,杨凡你走吧,让我死吧,这样的话,去了下面我也能够跟父亲跟爷爷好好的聊一聊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到底做了什么!”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上官樱舞已经是爆喝了。 这一番话将上官云翔彻底的镇住了。 “上官樱舞你滚蛋,你给老子滚蛋,这儿没你什么事儿,你滚上去,做你的掌舵人去,老子才不想跟你一起死,滚蛋。”上官云翔怒吼道。 但,这是一个转机。 因为,杨凡看的出来,这小子算是在乎上官樱舞的,不然的话,不会说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然的话,他肯定不会让上官樱舞滚蛋。 上官樱舞也看了出来,她冷笑着说道:“滚蛋?你觉得你跟杨凡死了,我就可以安心的做掌舵人了吗?你以为六叔到现在为止不敢动我是因为我手中捏着死士这股势力吗?我告诉你,上官云翔你错了,六叔不敢动我是因为有你在,你是爷爷的长子嫡孙,最名正言顺接手掌舵人一职的人,你现在死了,好嘛,前脚死,后脚六叔就敢以我是女流之辈不能担此大任为由弹劾我,嗯,一旦到了那个时候,爷爷必定会含笑九泉吧。” 上官云翔一惊。 他瞠目结舌的看着上官樱舞,显然,这些事情是他没有想过的。 不然的话,他不会如此的吃惊。 上官樱舞却继续说道:“我在告诉你一件你想不到的事情吧,我知道你的毒已经解了,而且,我也知道是谁给你解的,但你告诉我你难受的时候,我还是给杨凡打了电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上官云翔越发瞠目结舌的看着上官樱舞,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这个妹子不简单。 “为,为什么?” “因为,我想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你,那怕我们是同父异母,但是,我们身上都流淌着上官家族的血脉,我们作为上一任掌舵人的传人,我们有责任跟义务带着上官家族走向更辉煌的明天,我想让杨凡来劝说你,用杨凡来让你彻底的清醒,但遗憾的是,你让我失望了,彻底的失望了。” 上官云翔呆住了。 彻底的愣在了那里。 杨凡见状,他知道时机到了,杨凡突然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