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八章 不可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八十八章 不可

第2288章 晚饭是在金陵城中最好的馆子内吃的,作陪的有上官樱舞。 杨凡将点菜的权利交给了上官吉之后,上官吉便不客气的点了起来。 趁着他点菜的间隙,杨凡开始观察眼前的这个年过六十的老者。 说是他年过六旬,但是他保养的相当不错,乍一看就是跟五十左右,不仅保养的好,而且,他的衣着打扮俱都是无比的有品位。 这一看就是一个热爱生活之人。 就在杨凡打量着他的时候,上官吉点完了菜,将菜单递给了杨凡,杨凡扫了一眼,俱都是一些硬菜,这上官吉还真是不客气。 但,无所谓,一顿饭嘛,杨凡自然是消费的起。 不仅如此,杨凡还又点了几个更硬的菜。 上官吉看在眼中,一直沉默不语的面孔上总算是有了几分笑意。 “六叔喝什么酒?”杨凡问道。 “你安排吧。” “好的。” 说着,杨凡将菜单交给了服务生之后,道了句:“捡最好的酒上。” 服务生点头,迅速的退了下去。 “杨凡,你上次来的时候其实我们就见过一面,但那个时候你要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便错过了,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想跟你喝顿酒,我上官吉这些年也算是见识过一些年轻人,只是唯独像你这么年少有为的,可真是不多啊,坦白的说,我很欣赏你。”上官吉说道。 只是,也不知道他的话是客套话,还是真话,但,不管是什么话对于杨凡来说都无所谓,因为,杨凡压根就不在乎。 杨凡今日请上官吉吃饭也不仅仅是为了吃饭,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六叔过奖了,不过上次确实很忙,我有心跟诸位前辈吃顿饭,喝顿酒,但是,太忙了,根本就没机会,这不,终于等到不忙了,我就赶紧飞了过来,今天先跟六叔你这顿饭,也算是拜跟码头,将来上官樱舞的事情还得指着六叔你出力呢。”杨凡笑道。 上官吉颔首说道:“这是自然,我可是看着樱舞长大的,她现在做了掌舵人,我自然得不遗余力的帮忙了,不过,我个人能力还是有限的,能帮的上忙的地方也不是很多,所以,有些时候也确实是爱莫能助。” 杨凡笑道:“这是自然,没有谁是无敌的,多多少少都会有跟缺陷,但是没关系,关键时刻能帮的上忙就行,你说呢?六叔。” “这肯定,不然的话,我今天来赴宴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不是?” 说着,上官吉笑了笑。 杨凡也笑了笑,说道:“哦,对了,六叔我给你备了一份薄礼。” “你这家伙来就是了,话备什么礼物啊。”上官吉笑着则骂道:“你这么做可是太见外了吧。” “当然不见外,上次匆忙没能拜会六叔你,已经是我心头的遗憾,这次来无论如何也得第一个先拜会六叔你,可拜会前辈总不能两手空空吧,这也不是我杨凡的风格。” 说着,杨凡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六叔的面前,说道:“里边有一百万,零花钱,大头我想直接打在六叔你的银行卡里边,我知道六叔你有孩子在国外上学,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提供你的银行卡账户,五分钟之后就会进账一千万。” 杨凡的手笔很大。 但是,上官吉却没有收。 他笑着将银行卡推了回来。 “六叔莫非嫌少?”杨凡问道。 上官吉却摇头说道:“杨凡,你这是在打我的脸,我们上官家族门风向来清白,你别说是一百万,就算是十万块钱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我不能要你的钱,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这笔钱我拿不起,也花不了,你给我钱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我帮樱舞的忙,对不对?” 杨凡点头。 “对呀,帮樱舞的忙,对于我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若是收了钱,那我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说道:“六叔义薄云天,小侄儿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与杨凡碰杯之后,便是一饮而尽。 这是上官樱舞没想到的结果。 这妞本以为上官吉会毫不犹豫直接将钱收入口袋,可是没想到他拒绝了。 可真是出乎预料啊。 难道,先前对他的判断是错误的? *真的不是他给上官云翔送进去的? 但杨凡似乎并不意外,他甚至没有在提这件事情。 很快,酒菜上齐了。 杨凡开始敬酒,上官吉来者不拒,喝的很是痛快。 一顿饭在不错的气氛中吃罢了之后,上官樱舞让人将上官吉送了回去,而自己则是跟杨凡漫步在金陵的街头,和显然上官樱舞还不想回去,或者准确的说,她想跟杨凡聊一聊。 “我觉得今天晚上的上官吉有些奇怪,我甚至觉得他是故意在我面前伪装出一副无比清廉的样子,杨凡,你说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当然不是你的错觉,上官吉就是在装啊。” “可是他为什么要装?你能当着我的面儿给他钱,这说明我对这笔钱也是默认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还要拒绝?” “因为,他没有死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上官樱舞怔住了。 是的,她有些不大明白杨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凡笑了笑说道:“怎么,不明白?” 上官樱舞摇头说道:“不明白。” “很简单,*就是他给上官云翔送进去的,其目的就是为了炸死我,对吧。” 上官樱舞点头。 杨凡又继续说道:“可我现在还没有死,不仅如此,上官云翔还被你下令关押在了四号监牢之中,这足以说明上官吉已经知道他暴露了,我以为我们邀请他出来吃这顿饭他是不会来的,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来了,而且,来的如此的肆无忌惮,这说明,他并不害怕我们,诚然,上官吉在上官家族是有一定威望的,但是这威望却也不足以让他跟掌门对抗,而且,我与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弄死我?种种迹象表面,他有别的靠山,而如今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上官吉不鸟你我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杨麒麟?” 杨凡笑道:“不错,是他,就是杨麒麟,我今日要上官吉的账号,其实就是想拿到他的账户之后,调查一下他的账户金额往来,我相信杨麒麟肯定给了他一大笔钱,不然的话,上官吉肯定不会为他卖命,但是上官吉非常狡猾,他拒绝了我的钱,也没有给我提供账户。” 上官樱舞听了杨凡的分析,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如此,可真是够歹毒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杨凡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任由他如此的嚣张吗?叫我说直接把他抓起来便是了。” “不可,可千万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上官樱舞不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