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九章 信不信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八十九章 信不信

第2289章 “经过今天晚上的试探,我确定他被杨麒麟收买了,而且,我也敢肯定,在你们上官家族现在已经有一拨人被上官吉收买了,你在这个时候若是把上官吉抓起来的话,你信不信下面绝对会有一拨人疯狂的开始讨伐你,到时候你该如何是好?” “这......”上官樱舞吃惊的看着看杨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杨凡继续说道:“所以啊,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按兵不动,等到狐狸把自己的尾巴露出来。”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继续收买人心,然后到时候推翻我吗?我倒不是怕他推翻我,说真的,这个位置你也知道,我并不没有多么的稀罕,我只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这上官家族的掌舵权落入他的手中,尤其是他还是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偷来的!” “放心吧,我也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他挑唆你哥想要弄死我这事儿我可不会轻易的罢休,你别着急,你哥现在也差不多醒来了,我得回去跟他好好的聊一聊了,如果幸运的话,你哥没准知道是谁给他送的*。” “什么意思?难道不是上官吉送的吗?” “当然不是,上官吉肯定不会亲手送,他只是帮忙消灭掉了留下的罪证。” 上官樱舞面色阴森,看的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杨凡笑道:“好了,别生气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小儿科的事情我经历的多了,所以收拾起那上官吉来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听了杨凡这话,上官樱舞这才松了口气说,她感激地说道:“杨凡,谢谢,没有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话说的,没有我的话,你照样也会干掉他的,只是时间可能会久一点,但我相信你终究会干掉他的,因为你是上官樱舞啊,你可是现在上官家族的掌舵人,而上官家族可是十大古武世家之首啊,所以,怕什么,鼓起勇气跟他们干就是了。” “对,干就是了。”上官樱舞挥舞着粉拳说道。 但是,现在身处大街上的缘故,上官樱舞说出来了那跟干字儿之后,顿时吸引来了无数异样的目光。 上官樱舞俏脸一红赶紧拉着杨凡闪人。 回到了上宫家族之后,果然有人来报说是上官云翔醒来了,想要见上官樱舞。 杨凡对此并不奇怪,便陪着上官樱舞一起去了四号监狱。 杨凡也算是上官家族的常客了,可是从未听说过这上官家族还有四号监狱之类的囚室,现在跟着上官樱舞过来了之后,才知道,这所谓的四号监狱不是有很多监狱而眼前这个是四号,而是就一个监狱,他的名字叫四号。 但这四号监狱明显要比地牢的把守更加的严格,杨凡甚至看到了好几个死士。 果然严格。 到了监狱的门口之后,上官樱舞说道:“杨凡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去去就来。” 杨凡应了一声说道:“注意安全,有事儿叫我。” “明白。” 说着,转身进了四号监狱。 杨凡随意的找了跟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开始等待着上官樱舞的出来。 闲来无趣,杨凡给叶雪禅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叶雪禅接了起来。 “我就猜到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电话那头的叶雪禅笑的有点儿甜,说话的声音中更是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你怎么知道我会给你打电话?” “猜的,怎么样,我猜对了吧。” “嗯,猜对了,在那边如何了?” “一切很顺利啊,毕竟请来的都是国际上最顶尖的团队,就是价格有点贵,不过我觉得是值得的。” “没钱了你跟财神爷说就是了。” “我会的,你放心吧。” “阿甲呢?还好吧。” “嗯,在洗澡呢,要不要我把电话递进去,你跟她趁机聊一聊?” 杨凡的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了那天在阿甲住的别墅,俩人浇花时水管儿里边的水打湿了这妞衣衫的情形来。 “好啊好啊!”杨凡点头如捣蒜一般说道。 “好你个头啊。”叶雪禅笑骂道:“真是个无耻的家伙。” “对啊,我是很无耻啊,你忘了在你们老家的时候,我是怎么调戏,哦不,欺负你的吗?”杨凡笑咪咪地说道:“我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被我欺负了吧。” “我呸,你还好意思说这些事儿啊,真是够无耻的。” “得,你继续攻击我的话,那我挂电话了。” “真是小肚鸡肠,说你两句也不行啊,我们苦闷的很,就指着你的这个电话解闷了。” “好吧,你赢了。” 叶雪禅笑着开始发泄,杨凡故作败下阵来,叶雪禅这才饶了杨凡,然后这妞又给杨凡说了说杨凡送国外弄回来的那批古董有多么的凶残,里边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宝贝,未了这妞又狠狠的感激了杨凡一番。 杨凡没有告诉叶雪禅,这批东西可是足足的花掉了他将近五十亿美金啊。 不过,杨凡觉得是值得的。 最起码,这些东西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他们都回到了国内,回到了这片曾经制造他们的土地上,这就够了。 闲聊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上官樱舞在杨凡挂了电话没多久之后便出来了。 这妮子的面色有些凝重,杨凡还以为上官云翔欺负她了,便迅速上前问道:“怎么,上官云翔欺负你了?” “那到没有,我只是想到了很多的事情。” “哦,没有就行,聊的如何?” “还好,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一些错误了,也表示今后愿意辅佐我,但是,他不说*是从那里来的。” 杨凡笑道:“我进去跟他聊一聊吧。” “你确定吗?他下午可是想要跟你同归于尽的。” “可我毕竟没有死,不是吗?” “那好吧,你小心一些。” 杨凡点头,然后进了四号监狱。 上官云翔正躺在地上,一言不发。 杨凡进来之后,四下看了看,那上官云翔问道:“看什么看?” “当然是看有没有别的*包。” 这话逗笑了上官云翔,他忽地坐了起来,冷笑着问道:“怎么,你也怕死?” “废话,老子现在坐拥那么多的财富,又有那么多的妞儿,我老子为什么不怕死?” “行,倒也算是句人话,我问你,你今天晚上跟上官吉吃饭了?” “嗯,吃饭了。” “聊的如何?” “上官樱舞没说吗?” “她很单纯,并没有觉得聊出了什么,但我想听听你的答案。” “哦,那我就告诉你吧,聊的很好,我也基本上确定就是他给你洗了脑,然后把*给你送了进来让你炸死我,但是上官云翔我不明白的是,你脑子是真的被驴踢了吗?你怎么会帮他跟我同归于尽呢?” 上官云翔沉默了。 许久之后,他幽幽地说道:“我如果说我是为了樱舞,你信不信?” 杨凡一怔,问道:“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