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求之不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求之不得

第2194章 杨凡看到了赵铁成。 竟然是赵铁成,许久不见的赵铁成。 赵铁成正在跟秦士宗低声密语,见到了杨凡的时候,俩人便停了下来,然后赵铁成微微一怔,然后便是站了起来,面带笑意朝着杨凡走来。 杨凡伸手了手,俩人的手便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老赵,许久不见。” “杨凡,好久不见。” 说着,紧紧的握了握手。 “你小子,若不是阿甲给你打电话的话,是不是已经忘记要过来的事情了?”秦士宗颇为不满地问道。 杨凡对于秦士宗的生气特别能够理解。 试想一下,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说是自己要来你家做客,然后你辛辛苦苦弄了半天,做了一桌子的菜等着对方,结果,对方竟然忘记了这这件事情,给了谁,肯定都会不高兴的,更何况还是秦士宗这种脾气本就不怎么好之人。 杨凡自然不会跟秦士宗等人生气,他笑了笑说道:“抱歉,今天事情有点多,来的有些迟了,就算阿甲不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也会过来的。” “算你有点良心。” 说着,秦士宗便朝着餐桌走去。 杨凡同赵铁成咧嘴一笑,也随着秦士宗朝着餐桌走去。 果然是满满一大桌子菜,一下都没有动,看的出来,是在等杨凡。 老实说,杨凡的心中有些感动,但感动之余却是有些愧疚的。 这都快深夜一点了,对方却为了等自己,还没有吃晚饭。 所以,杨凡有点愧疚,他站起来给众人倒酒,赵铁成要倒,却被杨凡拒绝。 倒满了酒之后,杨凡举杯说道:“老爷子,老赵,阿甲抱歉啊,我来得迟了,我自罚三杯!” 说着,啪啪啪,一口气连干三杯酒,三杯酒下肚之后,秦士宗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气氛总算是不那么尴尬了。 宴席开始。 杨凡来之前已经吃过了晚饭,自然不饿了,不过,就算是装也得装个样子。 “老爷子,还真很不知道您厨艺这么了得。”杨凡边吃便称赞道。 “夸的一点儿也不走心。”秦士宗哼了一声说道。 但这话却已经不在是生气的话了,众人齐声笑了起来。 “老赵,你还是老样子啊,一点儿都没有变,可见这俩年你过的不错啊!”杨凡笑道。 “你也是,一点儿变化也没有,不过,我倒是知道你这两年过的很是艰难,干掉沈家,干掉上官家族,又拿下了秦家,这每一个家族都不是吃素的啊,你能走到现在着实不易,来,我敬你一杯!” “不不不,我得敬你一杯,谢谢你当初的扶持。” “得了吧,我可什么都没有做,我还受之有愧呢。” “老赵,别妄自菲薄啊,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你确实帮了我不少的忙,所以,这杯酒如论如何也得我敬你!”杨凡说的很是坚决。 赵铁成也没继续争抢,笑着与杨凡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白无忌等人现在在忙啥?” “老白这几天有点私事儿,忙活完了,就过来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又能跟你聚在一起吃肉喝酒了,痛快!” 一句话将众人的思绪拉回了很久以前。 “现在秦家的掌舵人可是般若?”秦士宗突然问道。 杨凡点头。 “她能做了主吗?”秦士宗又问道。 “您是怕她是个傀儡?” 秦士宗也没否认,他点了点头。 杨凡笑道:“她能做了主,秦家现在就是她在掌舵,老爷子,您有事儿?” “有点事儿,你也知道,我其实也是秦家的人,只是很多年前的一些事情弄的回不了秦家,至于是什么事情,我也不多说了,因为,很多当事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本来也不打算在回秦家了,可是现在上岁数了,尤其是最近突然有了落叶归根的念头,所以,劳烦你帮我问问,我死的时候,能死在秦家吗?毕竟,那边有我的父母,有我的朋友,有我儿时的记忆!” 落叶归根。 一个多么庄重的成语。 杨凡想也没有想便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这事儿般若若是不同意的话,我第一个不愿意。” 秦士宗一怔,随后举杯说道:“小子,我先谢了!” 杨凡与他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其实说起来,我还得帮一个人办一下这事儿,我在落霞市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柳文山的人,他也是秦家的人,可惜,为了我的上位之路,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临走的时候,他也想让我把他的骨灰带会秦家,您今天要是不说这事儿的话,我还真没想到这事儿,回头我就帮他把这事儿办理一下。” 秦士宗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小子,你有心了,我代表我们这些流落在外的秦家人敬你一杯!” “我受之有愧。” “不,你受之无愧,少废话,喝酒!” 秦士宗的脾气着实火爆。 杨凡也不在墨迹,与秦士宗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这顿酒喝的极其的痛快,四个人回忆了很多事情,杨凡给他们讲述了很多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当众人听到杨凡差点死在上官家族的地牢中时,那叫一个唏嘘不已,当她们听到沈家用自己家的藏宝库换取沈家一个不被征服的机会时,又振奋不已。 秦士宗等人没什么故事讲给杨凡,能讲的故事早就在之前已经讲过,而这一两年他们基本上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 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们喝酒的心情。 于是乎,酒没有了。 阿甲自告奋勇去买,杨凡要同行却被秦士宗拉了下来。 一个小时之后,阿甲带着酒归来。 杨凡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要是不把秦士宗跟赵铁成喝到的话,这俩人怕是不会轻易让杨凡闪人了。 于是乎,杨凡开始跟他们狂喝了起来。 秦士宗醉了,赵铁成也醉了。 只有杨凡跟阿甲是清醒的。 俩人醉了之后,这酒便算是不用喝了。 杨凡将俩人扶到了楼上去休息,阿甲开始收拾。 等到杨凡安顿好了俩人之后,下了楼之后,阿甲已经收拾完毕,正躺在沙发上。 这妞有些累了,一张娇媚的脸蛋写满了疲惫。 杨凡许久不曾这般的注视过阿甲,而今日的注视让杨凡意外的发现,阿甲似乎比之前要多了很多的女人味儿,她不像是之前的那个假小子了。 这一两年,每一个人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唯独不变的是初心。 所以,再次重逢的时候,依然是无比的开心。 “累吗?”阿甲问道。 杨凡摇头。 杨凡确实不累,突破了新的境界之后,简直就不知道什么是累啊! “那你给我按摩一下好不好?我的腰有点困!”阿甲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 杨凡拒绝不了。 杨凡也不想拒绝,他耸了耸肩笑道说道:“求之不得!” 阿甲便很是乖巧的趴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