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九十七章 动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二百九十七章 动粗

第2297章 “是上官白。”上官丹心说出这个名字。 杨凡微微有些吃惊。 因为,杨凡知道,这上官白可是上官家族上一任掌舵人也就是上官樱舞爷爷的助理,他理应是帮助上官樱舞的,可现在怎么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当然,杨凡也没有傻到这上官丹心说什么,他就相信的地步。 一切还需要自己亲自去验证。 “可有证据?” “他现在每个月都会从杨麒麟的手中拿一个亿,然后支付给上官家族的人差不多有三千万左右,其余的七千万俱都进了他自己的腰包,你只要查一下他的账户,你就知道了。” “那你知道他的账户是什么吗?我相信,他肯定不会用自己的名头开户。” “不知道,我层面低,上官白也不可能告诉我,你可以去问问上官吉,他知道的比我多,因为他的层面比我高,上官白肯定会告诉他一些事情。” “这个无需你多言,上官樱舞已经去问了,我现在问你,除了你跟上官吉之外,还有谁在为他做事?我是指核心人物。” “上官峥,最核心的就我们这三个,其他的就是下面那些为我们做事儿的人了。” “好,我知道了,你这也算是将功赎罪,你放心,等到这事儿彻底的解决掉之后,我会跟上官樱舞说一说给你减轻一些罪名的。” “不用了,我罪有应得,我对自己也很失望,所以,这事儿就别麻烦樱舞了,再说了,我现在也没什么脸面见他。” “行,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就这样吧。” 说着,杨凡就要闪人,可是走了几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问道:“上官峥在什么地方?” “在金陵城中,具体地址樱舞知道。” “好,知道了。” 说着,杨凡闪人。 出了监狱之后,杨凡第一时间将电话给上官樱舞打了过去,很快,上官樱舞便接了起来。 “杨凡,如何?”上官樱舞问道。 “都结束了,你们那边呢?” “不说,什么都不说,他知道我们不会对他动粗,所以,什么都不说。”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一切了,他说不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上官丹心都说了?” “嗯,都说了,现在让上官云翔去金陵城找上官峥,不惜一切代价拿下他。” “拿下上官峥?杨凡你没弄错吧,这上官峥可是我们的叔叔。” “什么?他竟然是你们的叔叔?那也得拿下,听我的就是了。” “好,好吧,还有其他的吗?” “你现在带我去找上官白。” “我都忘了这事儿了,你稍等,我这就过去找你。”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等了没一会儿,上官樱舞过来了。 “走吧,我们去找上官白吧。”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你要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杨凡也不打算隐瞒上官樱舞什么了,他说道:“上官白是一切的幕后主使。” 上官樱舞惊呆了。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显然不敢相信这一切。 杨凡说道:“是真的,上官丹心都交代了,上官白每个月可以从杨麒麟那儿拿到一个亿,然后给上官家族的人发三千万左右,余下的钱,都进了他的腰包,我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相信这话,但我觉得上官丹心倒也不是在扯淡,在你来的时候,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上官樱舞的面色由愤怒逐渐转变成了杀气,骇人的杀气让杨凡意识到,这妮子是彻底的怒了。 “所以我们现在去会一会他,简单的试探他一下,看看他是作何打算的,一旦他是真的幕后主使的话,那就不废话了,我直接出手拿下他,而一旦将他拿下的话,我们第一时间将上官家族的众人集合起来,宣布他们的罪行,并且告诉众人,往后每个月你都会给他们多支付百分之六十的薪水,他们虽然拿到的钱不如从上官吉手中拿到的多了,可是这样稳定了,而且,也不用背叛上官家族,相信他们是愿意的。” 上官樱舞点头说道:“嗯,这个倒是可以的,因为我之前已经开始计划提高上官家族每一户的收入了,我甚至已经让上官丹心起草了一份文件,以及计算了一下每个月应该给他们支付多少钱,只是没想到被这事儿给搅黄了。” “没事儿,现在也不迟,你既然有心这么做的话,那就去做,反正钱的事情你无需担心,我会帮你的。” “不用了,你已经帮了我够多的了,你忘记上官家族有自己的公司啊,公司这些年一直在赚钱,而且每年也赚不少,我也确实应该让上官家族的每一个成员过的更富有一些。” “你是一个好的掌舵人。”杨凡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不管这个人脾气好不好,或者是心眼有多少,但是,只要他心里边有自己家族的每一个人,而且也想法设法的让每一个家族成员过的富裕,过的舒服,那么,他就是一个不错的掌舵人。 所以,上官樱舞是一个不错的掌舵人。 “别夸了我,我都快焦头烂额了,若不是你出现的话,我现在真崩溃了。” “不崩溃,这算什么,走吧,我们加速吧,说不定上官白已经得到了消息,没准已经潜逃了。” “可千万不能让他逃走。” “那是自然。” 说着,杨凡开始加速。 上官樱舞也开始加速。 只是这妞的速度终究不如杨凡的,没一会儿就落下了杨凡。 杨凡见状返了回来,拦腰抱起了她,然后迅速的出了上官家族。 上官白住在上官家族西南角的半山腰。 他住的地方异常简陋,不过是三间茅草屋,可是却让人不敢小觑。 杨凡抱着上官樱舞到了目的地之后,这妞便迅速上前开始敲门。 不管怎么样,上官白都是曾经辅佐过自己爷爷的,上官樱舞还是得礼貌一些。 敲了三下门,只听的里边传来了一个沧桑的声音。 “没门锁,进来吧。” 上官樱舞点头,正要推门,杨凡却率先一步将门推了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儿,在院落中有一颗刚刚栽下没多久的树木,而一个老头就坐在树下喝着茶。 “来啦!”老头说道。 上官樱舞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老头一边倒茶一边又说道:“你就是杨凡吧。” “是我。” “我见过你好几次了,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 “嗯,不错,记得就好,那么,你今日来想让我伏法吗?” “看样子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了。” “那你得伏法。” “我要是不呢?”上官白说道。 “那我得动粗了。” “小子,那就试一试吧,事先申明,我不会手下留情。” “我也是!”杨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