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学着点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学着点

第2305章 “老爷子,我最近有些郁闷!”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杨凡那叫一个郁闷地说道。 “怎么个郁闷了?” “唉,你是不知道,杨麒麟那家伙处心积虑的拉了一波纨绔子弟们给他砸钱,组建了一个公司,专门针对我的。” “有这样的事情?” “对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 “有人看不惯他的做事儿方式,就跟我说了,可惜,说了也没什么用,我又阻止不了。” 萧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你郁闷的是张新的死吧。” 杨凡一惊,说道:“老爷子什么都瞒不了您。” “我对你可是一直都很关注,其实不仅是对你,对杨麒麟也是,也不只是我关注你们俩人,上面的人也关注,对于杨麒麟让人弄死张新这件事情上面很多人也颇为不满,但是不满也没办法,这是你俩的事儿,我们不便插手。” 得,感情上面的人对自己跟杨麒麟的情况了解的是一清二楚啊。 “那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杀人?” “你小子杀的人还少?”萧老爷子白了杨凡一眼说道。 “没办法,我没有人接那么强大的背景啊。” “你在国内的背景看上去是不如他,但你比他胆子大多了,而且,你小子够狠。” “这有啥用,国内的环境光有这些还不够啊。” “就知道你小子今天来没好事儿,果不其然,说吧,你到底想让我怎么着?在不破坏规则的情况下,我倒是也愿意帮你一把,毕竟,我还欠了你不少的人情,纵然旁人说起来,也无可奈何。” “我想见吕涛。” “吕守贤的儿子?”萧老爷子问道。 杨凡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儿子,只知道他们家是做地产的。” “那就是了,你见他做什么?那家伙跟杨麒麟可是穿一条裤子的人,你就算是见了也恐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没有,我只是好奇,想要见一见他,没有其他的目的,也不打算说服他帮我一起对付杨麒麟。” “那你见他干啥?” “我只是单纯的想跟他吃顿饭,认识一下,我听说这位爷就是一个奇葩。” “是挺奇葩的,这样吧,你如果真想见的话,我试着帮你安排一下。” 杨凡笑道:“老爷子,还是你够意思啊。” “得,少拍马屁啊,要不是你小子把那三百好号人安排的好,我才不帮你这个忙呢,不过,我事先声明,未必能成功,你做好失败的准备。” “嗯嗯嗯,不成功也无妨,我不撑得住。” “那就行了,等我消息吧。” 杨凡再次点头。 “现在喝酒了吧?”老爷子突然气呼呼地说道。 杨凡吃惊地咦了一声说道:“老爷子,这酒瓶啥时候到我的手里边了?我拿这酒瓶干啥,来来来,我赶紧给你倒酒。” “小兔崽子。” 杨凡咧嘴笑了起来。 一瓶酒快要见底儿的时候,突然听的一个冷冽的声音说道:“怎么又喝上了?” 这个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时候,萧老爷子的身子瞬间哆嗦了一下,他下意识地站立起来,那叫一个正义凛然地说道:“杨凡,你这小兔崽子老是勾引我犯错误,媳妇,我错了,真不是我要喝的,是这小子故意勾引我的。” 杨凡无语了。 堂堂军方大佬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杨凡很是崩溃。 但,还是站起来老老实实地说道:“奶奶,是我的错,我不该让老爷子喝酒的,我错了,这就把酒倒掉。” 是的,能让萧老爷子如此恐惧的恐怕也就只有萧奶奶了。 说着,杨凡就要去倒酒。 老爷子那叫一个心疼啊,可是却什么也不敢说。 萧奶奶见状说道:“算了,也没剩下多少了,倒了怪可惜的,喝了吧。” 这话一出,那萧老爷子登时说道:“夫人,还是你英明啊,这辈子娶到你真的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啥也不说了,我喝完这顿之后,决定三天之内不在喝一口酒。” 杨凡朝着萧老爷子竖起了大拇指。 论拍马屁的功夫,萧老爷子要是说自己第二,杨凡绝对不敢说自己是第一。 “小子,学着点。”萧奶奶刚走一人,萧老爷子便得意洋洋地说道。 杨凡使劲点头,未了杨凡说道:“老爷子,我原本准备明天中午正式过来蹭顿饭的,结果你说你三天之内不喝一口酒,那我就不来了。” “你小子够坏的啊,你刚才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以我的身份来蹭饭根本就无需提前打招呼啊。” “小兔崽子,你够狠。” 杨凡得意洋洋的耸了耸肩说道:“谁让你刚才说是我勾引你喝酒了,这叫以牙还牙。” “够狠,既然是这样的话,剩下的酒就由我来喝吧,权当是我为你牵线的报酬了。” “什么?老爷子,你还要开一瓶?奶奶我......”杨凡扯着嗓子说道。 只话还没说完,萧老爷子便赶紧将瓶子中的酒推了过来,他幽怨的看着杨凡。 杨凡咧嘴笑了起来。 从萧老爷子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临走的时候,老爷子告诉杨凡,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晚上杨凡就可以见到吕涛了,杨凡说了好一番感谢的话。 这确实值得感谢。 因为,这事儿财神爷都约不到。 离开了萧家之后,杨凡直奔秦士宗的别墅。 也不知道那几个老头相处的如何了。 在去的路上杨凡给白狼打了一个电话,很快白狼接了起来。 “老大,有何指示?” “这几天我的那跟师弟怎么样?”杨凡问道。 白狼说道:“老大,我正要向你汇报此事,我觉得对方已经知道我们在监视他了。” “这话怎么说。” “他那天晚上本来是要去酒吧的,我们的人不是一直在跟踪他嘛,后来应该是被他发现了,然后他直接掉头回了别墅,到现在为止没出过门儿,每天几乎都是在点外卖。” “行,不管他没有发现你们,都无所谓,继续监视就是了,要是他敢出手的话,你们就退让一下,等到他回去了之后,继续监视,反正要像牛皮糖似得给我粘着他。” “明白,只是老大,兄弟们万一被攻击的话,可以还手吗?” 这还真是跟难题。 一方面是自己的师弟,可另一方面却是自己的兄弟,到底要不要还手,杨凡还真有点犹豫。 “你们看情况吧。”想了一会儿,杨凡说道。 杨凡只能如此回答,因为没有更加的办法了。 “行,我知道了,哦,对了老大,那方武军扬言想要见您,您见不见?” “不见,我忙着他。” “明白。” 又闲扯了几句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杨凡迅速的驾车直奔秦士宗的别墅。 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目的地到了,杨凡下了车,只是刚进了别墅之后,杨凡就懵圈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