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什么意思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什么意思

第2324章 “前天,昨天晚上,都是同一个人送我姐回家的,当然,这没什么,没准是我姐叫的专车司机,亦或者是公司给安排的,但是,当这个家伙见到我的时候,第一时间竟然叫我宝宝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了。”宝宝很是认真的说道。 “对方叫什么?” “我姐叫他朱昌。” 杨凡的脸色变了。 原来,这边是萧媚口中说的那跟猪大肠。 没想到苏白墨现在已经让他送她回家了。 这可真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啊。 杨凡的心中有点疼。 但,更多的是愤怒。 玛德,抢老子的女人,可真是活腻歪了吧。 “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了,但是你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怨不得我啊。” 杨凡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为了跟萧媚折腾不被打搅,所以杨凡便关了机。 “抱歉,昨天晚上手机没电了。” “没事儿,我不生气,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师傅,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去找这个朱昌,好好的会一会他,让他滚蛋。” “不亏是我徒弟,很为师想的一模一样!” “那是,正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我当然跟师傅你是一模一样的,那我现在就去找这个朱昌” “怎么,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当然,他昨天晚上走的时候,我可是跟他要了电话的,我必须得为师傅你看好我姐啊,免得她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杨凡竖起了大拇指。 “好徒弟,师傅这几天错怪你了,师傅向你道歉。” “没关系师傅,我不介意,毕竟小孩子是不可能跟大人一般见识的,你说呢?” 杨凡再次竖起了大拇指。 叶雪禅听着俩人说的话,着实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宝宝胡闹也就算了,可是杨凡却跟着一起胡闹。 “事不宜迟,你给猪大肠打电话吧。”杨凡说道。 宝宝一怔,随即便是爆笑了起来。 “师傅,你可真是太逗了,不错,这个外号真不错,太响亮了,我喜欢,你放心,我以后就叫他猪大肠。” 说着,宝宝便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其实坦白的说,这俩天萧媚在华亭市跟自己说这个朱昌的时候,杨凡就想着回到京城之后见他一面,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本没想这么快就见过他的,杨凡原本的计划是等到查清楚了他的身份之后,再去找他,可没想到他已经开始送苏白墨回家了,杨凡意识到了危机,所以,他决定现在就见这个朱昌。 很快,电话通了。 “猪大肠,哦,不,朱昌,你在那儿?有时间没有?” “本来是没有的,但既然是宝宝殿下询问我了,那我肯定就是有的,说吧,宝宝殿下有何指示?” “昨天晚上你不是答应我要带我出去玩儿吗?所以我联系你了啊。” “好的,你在什么地方,我这就去接你。” “我在平凡博物馆,你来吧。” “明白。” 宝宝挂了电话。 “师傅,那啥,待会儿你就算是在怎么生气,也不许动粗,好不好?不过,你要真想动手的话,那你一定要让我一起上,不然,我就不带你出去了。”宝宝很是认真地说道。 杨凡有些无语。 这妮子到底是想让自己动手,还是不想让自己动手啊。 可真是够让人迷糊的。 “好的,我一定尽量克制,若实在克制不住的话,那你也别怪我。” “不会不会,但是,不许弄死,不然我姐肯定不高兴了。” 杨凡败给了宝宝。 “你们这是在说相声呢,配合的可真够默契的。”叶雪禅笑道。 “姐,我们是在认真的讨论一件很严肃的时期呢,怎么能是说相声呢?你说呢,师傅。” “对,我们在说关于我终身大事的事情,当然不是在说相声。” “得得得,当我没问。”叶雪禅无语地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聊吧,我去博物馆里边看看,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说着,起身便走。 杨凡笑道:“宝宝,你可是长进不少啊,都知道替师傅把守你姐了,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什么奖励都行吗?” 杨凡点头说道:“理论上什么都行。” “不后悔?” “当然不后悔。” “那你亲我一下吧。”宝宝笑嘻嘻地说道。 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这妮子小脸竟然有些绯红。 似乎还有点羞涩。 杨凡说道:“就这事儿?那也太简单了吧。” 说着,便俯下身子直接在宝宝的额头上吧唧亲了一口。 宝宝顿时懵圈了。 而且,脸上写满了失望之色。 看样子,她可不是想让杨凡亲自己的额头啊。 但,现在杨凡已经兑现了他的奖励,宝宝自然是有些郁闷的。 “师傅,你可真会投机取巧啊。”宝宝幽怨地说道。 杨凡疑惑地看着宝宝问道:“有吗?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去做的啊!” “得,你赢了,我不跟你说了。” 说着,起身出了叶雪禅的办公室。 杨凡笑了笑,跟着这妞一起去了博物馆里边。 反正朱昌过来还有段时间,杨凡便决定看一看博物馆里边的东西,打发一下时间,要知道,杨凡也对这些老物件很感兴趣呢。 来博物馆参观的并不是特别的多,好在叶雪禅也不指望博物馆盈利,所以并不在意。 此刻的叶雪禅正在跟一个老头说着话。 老头年纪着实不小了,驮着背,拄着拐杖,而且,还戴了一副度数不小的老花镜。 “老先生您对这画感兴趣?”叶雪禅问道。 对方缓缓点头。 叶雪禅说道:“那我给您讲一讲?” “你是这间博物馆的馆长吗?”老头问道。 “老先生,您怎么知道?” “哦,我听别人说的,老实说,我也参观过不少的私人博物馆,但是像你这间有这么多贵重东西的博物馆可真是不多,我今天看的很是开心,至于这幅画自然也不需要你讲解,因为我自己就知道这幅画的来历,其实我今日来,一是看这些老物件,二是,想跟你咨询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叶雪禅问道。 “你可有男朋友?”那老头问道。 叶雪禅狐疑的看着对付,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老先生,您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啊,因为老头我不喜欢有对象的c女。” 这话一出,叶雪禅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她厉声喝道:“老东西,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