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算计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算计

夜已经深了,偌大的酒店更深静的落针可闻。 白狼跟端木禅也休息了,俩人一瓶酒喝完之后,便没有在喝。 白狼本想喝醉的,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几天的神经实在是绷得太紧,好几天没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他的脑袋已经开始疼上了。 可是越喝,白狼发现自己就越发的清醒。 清醒的让白狼觉得自己实在是丢人,身为华夏地下世界的掌舵人,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可自己倒好,竟然解决不了。 但,这还不是最丢人的,最丢人的是,凶手堂而皇之的来挑衅,可是自己却跟对方擦肩而过。 越想,白狼便越发觉得郁闷。 虽然这事儿杨凡没说什么,可也正是因为杨凡什么都没有说,白狼的心中就越发的愧疚了。 他甚至发誓自己一定要亲手抓住凶手。 连七八糟的想了一会儿之后,睡意渐渐袭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白狼便进入了梦乡。 但,没有人知道的说,就在这个时候,酒店外面的巷子内突然闪过了两道黑影,却是见这两道黑影的速度极快,顷刻间便已经抵达了酒店的楼下。 彼此对视了一眼,只听的一个沉声说道:“我去杀人,你去送信。” “真的不把白狼也弄死?他可是替杨凡执掌着整个地下世界的人,一旦弄死了他之后,那么杨凡手中的地下世界必定会掀起一阵巨大的波涛,这股波涛没准会把杨凡淹没,就算是淹没不了他,我们也可以从中获利嘛。” “这事儿你去问麟少吧,他让弄死,你就弄死,他不让的话,那我们就别画蛇添足了,好了,时候不早了,好不容易杨凡滚蛋了,我们又可以开始捣乱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浪费时间了,开始行动吧。” 另外一个点了点头,俩人迅速的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血煞的成员在这个酒店内安置了十多个,前几天死了四个之后,其他血煞的兄弟们便开始卯足了劲儿想着复仇,要知道死的可都是自己的兄弟。 血煞的人向来团结。 只是,众人等了三天了,却没有人在来刺杀他们,这不免让他们有些沮丧,有些着急,甚至是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今天晚上似乎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没有人能扛得住这连续好几天不眠不休的日子,血煞的众人也是人,一样也会扛不住的。 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偌大的酒店内依然没什么动静,于是乎,有人开始撑不住了。 “老黑,你的感冒怎么样了?怎么一晚上也没见过说句话。”有人说道。 “我没事儿。”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传来。 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偌大的房间内变得鸦雀无声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内的窗户突然开始慢慢的打了开,然后就看到一个蒙着面的家伙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众人具都一惊,可是谁都没有吭气,他们依然保持着睡觉的姿势。 很快,那黑影便翻身进了房间。 “你们装睡的样子可真够迷人的。”那黑影冷笑着说道。 他似乎已经知道床上的众人谁在装睡。 这话刚一落地,床上的众人便迅速的跃下床,然后便朝着那合影扑来。 那合影一声冷笑说道:“可惜了,杨凡愚蠢的走了,不然的话,今夜就能抓到我们的现形了,但,他走了,回京城去了,注定与我们无缘,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可就对不起了。” 说着,便猛的迎了上去。 这黑影的速度明显要比血煞众人快的多,众人还没扑倒这黑影的跟前,这黑影便已经欺到了众人的跟前,然后抡起了自己巨大无比的拳头朝着距离他最近的血煞兄弟袭击而去。 众人只听的啪地一声脆响,然后便是惨叫地声音在众人的耳畔响起。 听这声音似乎,不是血煞兄弟发出来的,倒像是刚才说话的那个黑衣蒙面的家伙。 一声惨叫过后,偌大的房间又陷入了寂静中。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啪的一声脆响,雪白的灯光瞬间洒满了整个房间。 不知道是谁把灯打开了。 众人一惊。 他们吃惊的不是已经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那黑衣男子,而是开灯之人。 他不是老黑,他是老大。 “老大,你,你,你不是走了?”有个兄弟问道。 因为,杨凡是这个兄弟开车送到机场的,而且,亲眼看着杨凡上了飞机。 但现在杨凡却活生生的战在他的面前,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我走了,但是我又回来了。”杨凡说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现在不是扯淡的时候,你们把这个家伙给我看好了,我去去就来。” 说着迅速出了房间。 白狼睡的很死,就连黑衣人在他面前站了足足有五分钟都没有觉察到。 “真是头猪,这种人也能替杨凡执掌华夏的地下世界?”那黑衣人鄙夷的看着白狼说道。 “可惜,这家伙的命大,若是麟少让我弄死你的话,我早就毫不客气地出手了。” “确实有点可惜,杨昭。”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漆黑的房间内响起。 那黑衣人顿时一惊。 “你小子不是走了?”那黑衣人无比震惊地问道。 “你还在这个城市那,我怎么舍得走,来吧,今天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后悔。” “杨凡,你别找死,你以为我会惧怕你?”杨昭喝道。 这是话虽然是这般说的,但是他的眼睛却已经飘向了窗户。 是的,杨昭想逃,跟杨凡交过手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杨凡的对手,若是执意要打架的话,吃亏的必定是自己。 所以,杨昭想逃,他想活着。 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妙了。 但是,杨凡似乎不给这个机会。 因为杨凡看穿了杨昭的心思。 “忘记告诉你了,杨凤已经被我拿下了,你若是现在投降的话,我可以考虑饶你不死,但你若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我拿下的话,那对不起你了,你必死无疑。” 说着杨凡冷冷的看着杨昭。 期待着他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