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痛哭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痛哭

第2349章 “你知道阿里的下落?”吕涛无比激动地说道。 他气喘如牛,而且,眼神当中迸发出了一股骇人的光芒。 当然,对于杨凡来说,这一股骇人的光芒很是稀松平常。 可足以显露出吕涛那无比激荡的内心世界了。 这就足够了。 “哦,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不是以前的你了,而阿乐也终于成为你的记忆了。” “你放屁,老子从未忘记过她,也从未放弃过找寻她的机会。”吕涛无比激动说道。 “好,既然阿乐对你如此重要的话,那你说说看,你现在跟杨麒麟走的这么近,甚至为他马首是瞻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阿乐为什么离开你的?还是说你已经忘记她肚子里边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了。” 这话一出,那吕涛顿时定住了。 他呆若木鸡的看着杨凡。 下一秒,眼泪便开始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他开始痛哭。 声音悲痛,似乎心中有无比难过的事情。 这一瞬间,杨凡便彻底的读懂了吕涛的心思,也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没有一天不想着报仇,没有一秒不想着报仇,那是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女人,我吕涛是个废物啊。” 说着,吕涛哭的更加的伤心了。 杨凡不是没有见过男人哭,但是却从未见过哭的如此伤心之人。 看样子他是真的难过。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所以,你是在蛰伏?” “我在蛰伏,我在找机会,我在找他的破绽,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找到,然后弄死他,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但是,四年了,四年过去了,我却从未找到,我一天比一天绝望,我开始醉生梦死,我开始失眠,四年了,我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那个未成谋面的孩子在叫我爸爸,我被惊醒,我时常一宿一宿的失眠,我想找到阿乐,我想用我的余生来回报她,可是,可是她不给我这个机会,她走了,就好像从这个世界伤心消失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杨凡,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吕涛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 杨凡感受的到他内心的伤痛。 杨凡没有说话,他开始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坐在一旁慢慢的喝了起来。 杨凡没在看吕涛一眼。 吕涛哭的很是凶残。 杨凡喝完了一杯酒之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瓶酒差不多下肚了之后,吕涛的哭声也逐渐弱了下去。 杨凡又去拿了一瓶酒,然后给自己跟吕涛各自倒了一杯之后,杨凡举起了酒杯说道:“喝点,心情会舒坦一些的。” 吕涛也不废话,直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杨凡又给他倒了一杯。 “我这些年一直在等一个可以跟我一起干掉他的人,但是等了这么久,一个都没有等到,没想到就在我即将要绝望的时候,你出现了,老实说,你有几成把握干掉他?” “百分之百。”杨凡很是笃定地说道。 “别吹牛,我知道你的实力不俗,但是,杨麒麟也不是吃素的,在加上杨家给他撑腰,你想要撼动他,就等于是跟整个杨家做对,你能有一半的把握,我就足以谢天谢地了,可你却说你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不是吹牛是什么!” 杨凡摇头说道:“我可真不是在吹牛,本来我确实如你所言只有五六成的把握,但是有了你之后,我顿时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我不懂!”吕涛说道。 “你以为我找你图的是你们吕家的实力?你错了,吕涛的实力我当然也需要,但是,我真正需要的是,你不在帮杨麒麟,你要知道,一个你,还有一个朱昌,另外还有一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你们三个顶尖纨绔给了杨麒麟巨大的支持之后,现在很多小纨绔都纷纷效仿,而且,你也知道,现在有多少小纨绔被杨麒麟拉着上了贼船,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杨麒麟,这就是狭天子令诸侯啊,那些小纨绔的家族完全也被控制住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得先放弃对杨麒麟的支持?” 杨凡点头。 “你放弃了之后,下一个就是朱昌,我得先逐步把你们这些支持他的顶尖大纨绔先拿下,剪掉杨麒麟的翅膀,然后跟开战,杨家确实不俗,可我手中拥有的背景也不是吃素的。” 吕涛眼睛一亮。 吕涛觉得这真是一个不错的计划。 而且,吕涛甚至可以想象的到,一旦没有人帮杨麒麟的话,到时候的他必定是孤掌难鸣,就算是杨家再厉害,也不可能比这么多帮助杨凡的家族加起来厉害。 不错,这个办法不错。 吕涛开始鼓掌。 杨凡说道:“当然,想要剪掉杨麒麟的翅膀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你之外,还有朱昌跟另外一个我不知道是谁的人,你知道吗?” 吕涛摇头说道:“抱歉,我也不知道,我跟你一样,也只知道朱昌。” 吕涛说的无比真诚,不像是在扯淡。 杨凡却有点吃惊,万万没想到这吕涛竟然也不知道第三个大纨绔的存在。 不得不承认杨麒麟做事儿还真是神秘。 “那么,你能查的出来吗?我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朱昌了,所以,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查第三个人。” 吕涛点头说道:“行,这事儿包在我的身上,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那个最神秘的人查出来的,一旦查出来之后,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嗯,那就预祝我们可以早日干掉杨麒麟。” 说着,杨凡举杯。 吕涛没有拒绝,与杨凡碰杯之后,彼此一饮而尽。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阿乐的下落了吧!”吕涛说道。 杨凡却摇头说道:“不行!” “什么?你难道是在骗我?杨凡,你这就有些没意思了吧。”吕涛面色一沉极其不悦地说道。 杨凡耸了耸说道:“我问你,找不到阿乐你难道就不想报仇了?” “想,但这是另一回事儿,是你告诉我你知道阿乐的下落的,可是却是在骗我。” “吕涛,你怎么还不明白,你怎么还是如此的愚蠢,我再问你,你觉得你现在去找阿乐会博得阿乐的原谅,还是你干掉杨麒麟之后在去找阿乐会博得她的原谅!” 这话一出,那吕涛顿时怔住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 ,杨凡说的对。 自己现在冒冒失失的去找阿乐,找到了又能如何? 求她原谅吗? 她会原谅自己吗? 但是,如果干掉了杨麒麟之后,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必定,阿乐恨得是杨麒麟,不是自己,到那个时候,自己去找她,想必会博得她的原谅。 念及如此,吕涛说道:“好,我相信你说的话,但是杨凡,我要你发誓,你真的知道阿乐的下落,我不想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发誓,我不知道。”杨凡说道。 吕涛瞬间面红耳赤,一双眼睛犀利的宛若刀锋。 他生气了。 他觉得杨凡是在耍自己。 吕涛刚刚建立起了的强大复仇念头,瞬间被杨凡的这一句打击的无影无踪了,就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知道,而这个人一定会告诉我阿乐的下落。”杨凡又说道。 “般若?”吕涛瞬间激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