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多么愚蠢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多么愚蠢

第2362章 朱盛丰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宛若一条死鱼似得,躺在自己父亲的一旁,看着自己父亲的面色越来越苍白,朱盛丰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弄死杨凡。 但是,他没有这样的实力,而且,永远都没有这样的实力了。 因为,就在刚才,杨凡废掉了他的一身修为。 这是他作为跟杨麒麟联盟的代价。 做错事情就要付出代价,这是杨凡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 朱盛丰是朱昌的父亲。 也是朱家现在的掌舵人。 “怎么样,这失去一身修为的滋味儿不舒服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在告诉你一个坏消息跟一个好消息吧,你父亲中毒了,你看到他的脸色没有?可是越来越苍白了,这就是中毒的迹象,如果不及时解毒的话,最多三天就得归西,好消息是我碰巧能解的了这种毒,但是报酬是五百亿,而且,明天上午必须到账!” “小子,你,你做梦!” 说话的是朱盛丰的父亲,也就是朱昌的爷爷。 这老头叫什么杨凡不知道,但他是朱家的老祖宗,所谓的老祖宗就是最值钱的,所以杨凡才选择给他下手。 当然,下毒只是手段,而这样的手段不过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罢了。 别以为朱昌找了个替罪羊就可以把他盗窃叶雪禅博物馆镇馆之宝的这件事情压制下去,杨凡可没打算轻饶他。 “我是不是做梦你很快就知道了,这么说吧,其实我这次来云北市根本就不是为了所谓的钻石,钻石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就是想看看你们朱家到底有几斤几两胆敢跟我作对,当然,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我也不逼你们,什么时候想好了,要解毒的话,就给我电话,但是事先说明一下,最多三天,过了三天,老头你的身体就会溃烂而亡,到时候神仙都没有办法。” 说着,杨凡大摇大摆的朝着天台的门口走去。 该说的都说了,也该的也做了,杨凡自然没有在留下来的必要了。 所以,他转身便走。 朱昌就在通往天台的那道门后面守候着,或者说是蛰伏着。 他在等杨凡。 等着杨凡出现之后,好给他致命一击。 朱家是云北市最掉渣天的家族,而朱昌可是云北市最大的纨绔子弟,所以,这些年来朱昌过的是肆无忌惮,或者说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到了极限。 他才不管杨凡有多牛逼,有多凶残,他现在只想弄死杨凡。 对,就是弄死他。 替自己的爷爷跟父亲报仇。 所以,当杨凡的前脚刚刚迈过了门槛之后,一个黝黑的枪口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然后手持这黝黑枪口的主人便开枪了。 速度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所谓的猝不及防是给普通老百姓准备的,对于杨凡来说,他只有想不想躲开,而没有能不能躲开。 所以,杨凡躲开了。 就在朱昌开枪的那一瞬间。 朱昌的速度虽快,但是杨凡的速度更快。 子弹打在了门的边缘,然后击穿了铁门之后,又撞击在了墙上,最后没入了墙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朱昌却是一惊。 他正要迅速的发射第二枚子弹,可是,故事接下来的发展就不在按照他设想的剧本去走了。 枪被杨凡夺走了。 准确的说是被杨凡眨眼的功夫就夺走了。 然后,黝黑的枪口便对准了朱昌的脑袋。 朱昌瞬间惊呆了。 他呆若木鸡的看着杨凡,好像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然后杨凡就开枪了。 嘭的一声巨响,子弹直接朝着朱昌的脑袋射去。 但,千钧一发之极,杨凡手一抖,那子弹竟然好像是读懂了杨凡的心思似得从朱昌的耳朵划过,然后没入了墙内。 朱昌被吓懵逼了。 一个哆嗦,直接瘫在了地上。 杨凡丢掉手中的枪,然后迅速的上了电梯。 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人在阻拦杨凡,杨凡大摇大摆的出了朱家。 但,很快,杨凡便怔住了。 因为,杨凡看到了杨昭与杨凤。 俩人刚刚从车上下来。 似乎要回到朱家。 很快,俩人也看到了杨凡,也愣住了。 “怎么又回来了?”杨凡问道。 杨凤说道:“我们知道你的实力不俗,或许会化险为夷,但,不管怎么说,你是为了去救我们才遭遇了这一切,若是在这个时候我俩人自顾自的跑路的话,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也显得太怂了不是?所以,我们回来了,不一定能帮的上你的忙,可也想尽一点绵薄之力,希望你别嫌弃。” 杨凡听到了感动。 是的,杨凤说了这么多话,杨凡最大的感受就是感动。 笑了笑,杨凡说道:“不用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回去喝酒。” “回那里,酒店还是别墅?”杨凤问道。 杨凡说道:“别墅,喝酒的同时,也顺便清理一下帮派里边的垃圾。” “你怀疑我是被出卖的?”杨昭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被出卖的,很快就会有定论了,现在都跟我走!” 说着,三个人便要上车。 但,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巨响。 原本杨昭与杨凤所驾驶的车子在这个时候突然就爆炸了。 一个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不说,空气被炸开产生的冲击波瞬间将杨凡与杨昭跟杨凤三个人一起撞飞。 落地的瞬间,杨凡的脑袋狠狠的撞击在了一旁的电线杆上。 坚硬的电线杆瞬间被撞断。 杨昭与杨凤俩人算是运气不错,直接装在了一旁的护栏上,结果就是护栏被撞断,俩人的身子也倒了下去。 杨凡最先挣扎着站起来,耳朵内嗡嗡作响。 深吸了一口气,先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得知没什么大碍之后,杨凡迅速的朝着杨昭与杨凤俩人走去。 杨凡必须得确认一下他们俩人的情况,然后在做下一步的打算。 很快,杨凡便蹲在了俩人的跟前,齐齐的捏住了他们的命脉。 一切还好。 俩人俱都正常,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 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很快,俩人坐了起来,无比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杨凡,这,这不是我们干的。”杨凤惊慌地说道。 杨凡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别纠结,我从来都不怀疑你们。” 杨凤半信半疑的看着杨凡。 杨凤并不是不想相信杨凡,可是眼前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由不得杨凤多想。 “怎么,不信我说的?” 杨凤赶紧摇头。 杨凡说道:“是朱家干的,不过别担心,这笔帐我会一并算在朱家老祖宗的身上,而且,很快朱盛丰就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