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四章 慢走不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六十四章 慢走不送

第2364章 杨凡记得自己清清楚楚的问过杨九楼干掉杨龙没有,杨九楼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干掉了,而且,还是他亲手埋的他。 所以,杨凡一直以为杨龙已经死了。 可现在杨凤却告诉杨凡,杨龙还活着。 这是什么概念? 杨凡可不是傻子。 他的脑袋运转飞快,很快,便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当日杨九楼确实掩埋了杨龙,但是杨龙命大逃过了一劫,第二,杨九楼在撒谎,他根本就没有弄死杨龙,至于为何没有弄死,那这背后的原因就值得玩味儿了。 杨凡此刻虽然怒愤的想杀人,但理智告诉他,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杨凡忍住了,但杨凡还是给杨九楼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杨九楼接了起来。 “师兄,这么早?”杨九楼的声音无比诧异地问道。 他的声音丝毫没有被电话吵醒的感觉,反而很是淡定,淡定的仿佛知道杨凡要给自己打电话似得。 “怎么,没休息?” 杨九楼说道:“是啊,在修炼,每每想到师兄你的修为那般的不俗,我就着急啊,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勤加修炼。” “辛苦了,要注意安全,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刚忙完,想起来好几天没有联系过你了,所以就给你打更个电话询问一下。” “我中午还想给师兄你打电话,可是又怕影响到师兄你,所以就忍住了。” “没事儿,有事儿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包括你有什么想说的事儿也可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杨九楼说道:“谢谢师兄,我会的!” “好,那就这样吧,先挂了。” 杨九楼应了一声,杨凡挂了电话。 杨凤与杨昭在看着杨凡,俩人的眼神中写满了诧异与不解之色。 “怎么了?”杨凡好奇问道。 杨凤问道:“杨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儿?” “我见你刚才还面色苍白,似乎是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可是眨眼的功夫就又变得神色如常,你坦白的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若是有需要我俩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俩绝对不含糊!” 杨凡笑道:“你们真想多了,我真没事儿。” 其实也不能怪杨凤胡乱猜测,而是杨凡刚才表现的实在是太过于怪异了。 尤其是当他听到杨龙还活着的时候,整个人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所以杨凤推测这事儿跟杨龙有关系,故而才说出了上面的话。 见杨凡说的若如此笃定,杨凤这才哦了一声,但依旧不甘心地说道:“没事儿就好,不过,有什么事儿,需要我们帮忙的,就尽管开口,哪怕是让我去侧翻杨毅等人,我也会答应你!” 杨凡笑了笑,说道:“现在还真的不行,不是拉拢策反他们的时候,杨麒麟在得知你俩叛变之后,肯定会有所堤防的,所以,想要拉拢他们不是易事,没准还会给我们招来新的杀机。” 听了这话,杨凤只好无奈点头。 他得承认,杨凡说的确实对。 现在真不是拉拢杨龙与杨毅的好时机。 杨凡又继续说道:“另外,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最好不要与杨毅等人有所接触,天知道他们为什么让你们回去会使出怎样的手段来,我知道你们已经决心跟他们决裂,但是,就怕有什么意外的发生,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昭与杨凤再次点头。 闲扯了一番之后,继续喝酒。 一直喝到了早上,杨昭与杨凤这才睡去。 杨凡没有睡意,便慢慢的开始修炼。 接到了叶雪禅打来的电话时,已经快中午时分了。 “杨凡,你还在云北市吗?”叶雪禅问道。 “嗯,在这边。” “你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儿,我很好,你那边如何了?” “也还好,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有点担心你,所以就打电话问问你,我知道那云北市是朱昌他们的地盘。” “嗨,我这修为,他们还真奈何不了我,放心就是了。” “嗯,听你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哦,对了,墨墨好像也知道你去云北市了?” “啊?你怎么知道?” “我们昨天晚上聚餐了,墨墨,萧媚,阿甲,我,宝宝跟般若,吃饭的时候,墨墨问般若你是不是去了云北市,般若点头。” “她是怎么知道的?” 杨凡那叫一个好奇。 “会不会是朱昌告诉她的?” 杨凡一拍大腿说道:“对,一定是那垃圾告诉苏白墨的,但是没关系,我会用我的实力告诉朱昌,这事儿就算是告诉天王老子也没用,惹到我,他们朱家注定要衰败,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命运。” 叶雪禅笑道:“霸气,我就喜欢你这股霸气的劲儿,既然没什么事儿的话,那你忙吧,我也要开始忙了,宝宝过俩天就要回米国了,今天要来博物馆帮忙,我得抓紧时间跟她相处。” 杨凡应了一声,彼此又闲扯了一番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敲门的声音在杨凡挂掉了电话的那一刻响起。 杨昭与杨凤俩人已经睡着了,杨凡亲自去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朱盛丰与他的儿子朱昌。 见到了杨凡之后,朱盛丰便沉声说道:“杨凡,我们今日登门道歉的。” 杨凡狐疑问道:“这是为何?” “还不是这个逆子干的好事儿?昨天晚上你折腾完了之后我们才知道他竟然教唆他人盗窃叶小姐博物馆的至宝,可真是气死我们了,我们朱家这么多年了,可从未出过这么一个畜生,所以今日我们是来道歉的,请杨先生你无比要原谅我们!” 杨凡哦了一声说道:“还有其他事儿吗?” 这话将朱盛丰问的愣住了。 朱盛丰本以为按照自己如此诚恳的态度接下来的戏码应该是将自己跟朱昌让进房间,然后在进行交谈,可是杨凡一副事不关己甚至是冷漠无比的态度是几个意思? 难道怀疑我们的诚意? “杨先生,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只要我们能做到的,肯定不会吝啬的。” 杨凡想了想说道:“还是我昨天晚上在天台上说的,五百亿,钱到位了,你放心,我不仅会怀疑朱昌的所作所为,也会给你们朱家的老祖宗解毒的。” 朱盛丰脸上的肌肉抽动,眼底有藏匿不住的愠怒之色。 看的出来,他生气了。 杨凡当然看到了,只是很是不屑地笑了笑说道:“看样子朱先生不高兴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送客了,非常抱歉,哦,对了,我在多嘴的说一句,距离你们家老祖宗毒发还有五十个小时,希望你们抓紧时间,真要等到最后时刻的话,我肯定会坐地起价的,现在是五百亿,到时候极有可能就是一千亿,别怀疑我现在说的话,我一向说到做到。” 说着,杨凡做了个请的手势,又道了句:“慢走不送!” 随后,啪地一声将房门关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