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不简单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不简单

第2365章 朱盛丰的眼中登时迸发出了一股骇人的杀气来! 但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却还是转身离去,至始至终没有在说一句话。 倒是朱昌,极其不甘心地道了句:“爸,就这么放过那个垃圾了?” “垃圾?我看你才是垃圾,我跟你爷爷的修为如何你不知道我们却清楚的知道,就是我们的修为在他眼中却连个屁都不如,你还好意思说放过那个垃圾?你以为我们放过人家?我告诉你,是人家放过我们!”朱盛丰极其不爽地训斥道。 朱昌顿时懵圈了,无语了。 “昨天要不是他手下留情的话,你以为你现在能站在这儿他说话?”朱盛丰又训道。 朱昌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杨凡开枪时的情形,明明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但是想到了这个画面的时候,朱昌的腿顿时就软了,有种想要下跪的冲动。 “你好好的非要招惹这种人,你以为他是吃素的?现在好了,骑虎难下,你让我们怎么给你擦这个屁股,你难道真的想朱家就此崩塌?”朱盛丰近乎咆哮着喝道。 他是越说越气啊。 早知道这孽畜这么能招惹事端的话,当初就不应该生下他。 朱昌被自己的父亲训斥的那叫一个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可朱盛丰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 “另外,看看你京城的那个兄弟,我说你们是酒肉兄弟,你还不高兴,事实证明,你们连酒肉兄弟都不是,当初你只要给他投资的时候,我就反对过,你搬出了你母亲来胁迫我,现在好了,那么大的一个数字,你让我怎么跟家族里边的那些人交代,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觊觎我现在的职务?真是个畜生啊!” 朱盛丰气的想吐血。 真是越说越来气。 他现在就想弄死朱昌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朱昌被吓到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生气的父亲,原本就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他现在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脑袋几乎要垂到裤裆了。 父子二人说话间上了电梯。 朱昌见父亲气的浑身发抖,便鼓起勇气说道:“父亲,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真的给他那么多钱吗?” “祸是你闯的,篓子是你捅的,你现在问我怎么办,你说该怎么办?” 坦白的说,朱家不是给不起五百亿,对于朱家来说,五百亿虽然不是什么小数目,可也绝对没有到了破产的境地,之所以不愿意拿出来,是因为实在是太屈辱了。 朱家在云北市经营了那么多年,竟然被一个外来的人欺负的毫无还手之力,这是其一,第二,不仅如此,朱家的老祖宗还被对方拿住,差点命丧黄泉。 这一桩桩,一件件,说起来可实在是太丢人了。 可是,真的不给钱吗? 朱盛丰的心中没了底气。 很快,出了酒店。 上了车之后,见朱昌也跟着上了车,朱盛丰登时喝道:“滚下去,自己走回去,好好的反思一下,要让我知道你敢坐车回去的话,我弄不死你!” 朱昌傻眼了。 可还是赶紧下了车。 因为,他可惹不起正在气头上的父亲大人。 于是乎,朱昌开始往回去走。 燥热的天气让他想死。 杨凡却非常的爽。 他正在喝酒。 饭菜送来的时候,杨凡已经干掉了一瓶红酒。 最近兴许是红酒喝的多了,杨凡觉得自己有种逐渐喜欢上红酒的感觉。 等到饭菜送来的时候,杨昭与杨凤俩人也醒来了。 三个人又是吃又是喝的,好不快活。 一顿饭吃罢之后,服务生进来收走了垃圾。 “杨凡,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杨凤问道。 每天就这样度过,杨凤觉得实在是无趣的很,他想找点事儿做。 杨凡笑了笑说道:“等!” “等?等什么。” “等朱家的人投降,等朱家的人放弃,然后我大赚一笔,随后回京城!” “就这么简单?”杨凤不相信地问道。 杨凡笑道:“简单吗?我怎么觉得一点儿也不简单啊,其实蛮难的。” 杨凤与杨昭俩人不知道昨天晚上在朱家的天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他们以为很简单,但是,对于杨凡这个真正经历过的人来说却非常的不容易。 因为,他差点搭上自己的小命。 “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听从你的安排吧,你说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哦,对了,要不趁着这个时间段,杨凡你可以教杨昭一些入门的功夫啊,这样一来的话,对于他保命来说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杨凡没有拒绝。 对于杨凡来说,入门的功夫俱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功夫,教授给杨昭也没什么。 整个下午杨凡都在教授杨昭修炼。 杨昭的天赋在没有药物帮助的情况下就显得有些平淡无奇了,当然,这个所谓的平淡无奇是跟杨凡的对比,要是放在最普通的人群中的话,他的天赋恐怕还算是不错的。 杨凡相信当初他们的师傅选择杨昭的时候,也不是随意选择的,必定也是看中了杨昭的一些天赋。 一套入门的修炼心法杨昭修炼了整个一个下午才算是学会,而杨凡的话,最多两遍,就会领悟到了。 天赋上的差距让杨昭修炼的异常缓慢,但,每一个很小的进步杨昭都是无比的激动。 同样激动的还有杨凤。 他比杨昭更加的激动,也不知道为何。 杨凡懒得去想,他的任务是教授杨昭,至于其他的,那就无所谓了。 到了晚饭的时候,杨昭总算是将一套入门的拳法修炼会了,当然,动作依然很是生疏晦涩,但总算是全部都记住了,而且,也能勉强演练一遍了。 吃罢了晚饭之后,杨昭便很是自觉的又开始修炼。 杨凡看在眼中,暗自欣慰的点头。 杨凤也没闲着,趁着杨昭修炼的间隙,他开始给杨凡讲述他们所谓的师门生活,用杨昭的话来说,那就是枯燥的不能在枯燥,痛苦的不能在痛苦。 枯燥是因为常年就他一个人独处,痛苦是因为,若是达不到师傅规定的目标的话,就会招致皮肉之苦,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每年到了吃下药丸儿的时候,身体就会变得无比的疼痛,痛的整个人的灵魂都在燃烧,杨凤现在想起来,都依然是一副恐惧之色,可见这东西当真是凶残。 聊了一番之后,杨凤突然求了杨凡一件事情。 那就是等到将来杨凡不在需要他的时候,便将他的一身修为废掉,然后帮他治疗一下体内的伤,杨凡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答应了下来。 这不是什么坏事儿,杨凡也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聊到了半夜之后,杨昭暂停了他的修炼,杨昭整个人就好像是被水洗了似得,浑身都湿透了。 杨昭的态度让杨凡敬佩,没有人能够轻而易举的就成功,杨凡能有今日的成就,也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也不是舒舒服服的躺在被窝里边得来的,他付出了远比今日杨昭所付出的更多。 是的,想要得到,就必须得付出,这是杨凡很相信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