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到账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六十六章 到账

第2366章 在等待着朱家投降的第二天的上午,杨凡站在酒店的落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世界时,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那就是上官轻舞。 杨凡清楚的记得她似乎就在华夏西南的某个地方做支教。 想到了她的时候,杨凡竟然有点激动。 于是乎,杨凡将电话给上官轻舞打了过去。 但,可惜的是,电话已经关机,这情况跟杨凡上次给她打电话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 杨凡有点沮丧。 便给这妞发了一条信息。 “我在云北市,突然有点想你。” 短信没有回音,如同杨凡所想的那样。 这一天因为这件事情杨凡过的极其无聊,极其郁闷。 中午吃饭的时候杨昭邀请杨凡喝酒,杨凡拒绝了,因为,他实在是觉得索然无味。 晚饭杨凡甚至都没有吃。 按说以杨凡的心胸实在是不至于,可不知道为什么,杨凡就是觉得无趣的很。 吃了晚饭之后,杨凡想出去溜达溜达,可是又不放心将杨昭与杨凤俩人丢在酒店,万一朱家的人来犯的话,他们俩人肯定是招架不住的。 在现在的情况下,多一事儿还不如少一事儿。 反正朱家的老祖宗快撑不住了,相信朱家很快就会投降。 杨凡估计的不错。 朱家的老祖宗确实有点扛不住了。 先是浑身绵软无力,然后就是皮肤上长了很多的小红点,不痛不痒,可是看着实在是渗人。 等到傍晚时分,正要吃饭的朱家老祖宗突然就瘫在了地上,扛不住了。 那些皮肤上长出来的小红点正在用肉眼看的到的速度生长,没一会儿的功夫便长成了一片,然后连接在了一起,他原本皱巴巴的皮肤突然就变得暗红无比,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这些皮肤开始痒,痒的几乎要人命。 老祖宗让人挠了挠,皮肤竟然开始溃烂。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再也不敢动了。 而朱家的老祖宗突然开始惨叫。 任凭别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 医生早就给看过了,诊断不住任何的病情来。 看到了这一幕的朱盛丰知道看,自己得给杨凡打一个电话了。 是的,朱家输了。 至少这一次的对垒上是输了。 输的毫无悬念。 杨凡的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起。 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 但杨凡知道,肯定是朱家的人打来的。 于是乎,杨凡接了起来。 “我是朱盛丰,你赢了,帐号给我。” 杨凡报出了帐号。 “怎么,不是国内的?” “国内的你现在能转账?”杨凡反问道。 朱盛丰被呛了这么一句,顿时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是救不了我父亲的话,我一样会让你死!” “好,救你父亲没为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价格变了。” “什么意思?” “我现在要一千亿,昨天我跟你说过的。” “你” “你什么你,你觉得你父亲不值一千亿吗?再说了,这一千亿听上去似乎很多,可转换成美金也就一百多亿,你们在金三角造了那么多的毒品,这点钱算钱吗?” 朱盛丰沉默了。 杨凡知道的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多。 “我现在转账,十五分钟之后,我要看到你出现在我们朱家。” “半个小时。”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随后将电话给财神爷打了过去。 “老大,有何指示?” “待会儿我在米国的那个账户会有一大笔资金的进账,若是资金到位了,你告诉我一声。” “好的老大,我最喜欢听到这种消息了。”财神爷笑嘻嘻地说道。 “行,那就这样,你先忙着。” 财神爷应了一声,彼此挂了电话。 “杨凡,怎么了?”杨凤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赢了,走吧,我们现在可以去朱家了。” “现在去朱家?”杨凤颇为担心地问道。 他并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在担心杨昭。 杨凤的修为可是相当不俗的,朱家能跟他打成平手的除了朱家的老祖宗之外,再无他人,可朱家老祖宗现在正在病榻之上根本就无力对付杨凤。 可是杨昭就不同了,他的修为没有了,朱家寻常看家护院的高手就能干的掉他。 所以,杨凤是在为杨昭担心。 “别担心,他们不敢乱来。”杨凡笑咪咪地说道。 不是杨凡小瞧他们,而是杨凡清楚的知道,以朱家现在的情况真没乱来的机会。 见杨凡说的如此笃定,杨凤也不在纠结,他看了杨昭一眼,杨昭正充满了信心的看着杨凡,杨昭相信杨凡。 简单的商议完毕之后,杨凡便带着俩人出了酒店。 这是在酒店里边待了快两天之后第一次出门。 不仅是杨凤与杨昭,就连杨凡都觉得有种被解放的感觉。 朱家的车已经在等候多时了,但杨凡没有带着杨昭与杨凤上车,而是顺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是的,杨凡信不过朱家人。 两次爆炸的事情给杨凡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杨凡可不想在发生第三次。 出租车走的并不快,这是杨凡特意交代过的。 给财神爷的电话打完十七分钟之后,杨凡接到了财神爷打来的电话。 “老大,钱到账了。”财神爷美滋滋地说道。 这老头明明一点儿也不爱钱,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一个十足的财迷。 杨凡笑道:“有一千亿吗?” “嗯,正好。” “妥了,你继续折腾吧,我挂了。” “好的,老大,也请老大继续努力,多赚一点钱哦。” 杨凡受不了财神爷的这幅德行赶紧挂了电话。 “司机,你现在可以开快了。” 那司机很是听话的开始加速。 没办法,在金钱面前,一切都是浮云,杨凡可是承诺给他十倍价钱的。 半个小时准时抵达了朱家。 朱昌已经带着人在门口等候着。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朱昌登时就有种扑上来拼命的冲动。 就是这牲口害自己在烈日下走了四个小时,这个仇要是不报的话真是枉为人。 但朱昌不敢。 他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因为,朱家的老祖宗还等着杨凡这牲口。 “老祖宗现在如何了?”杨凡笑咪咪地问道。 “你上去就知道了。”朱昌冷冷说道。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带路啊!”杨凡没好气说道。 朱昌一声冷哼,心中不禁暗道了句:“你给老子等着,有你哭的时候!” 想着,迅速转身进了庄园 杨凡也带着杨凤与杨昭俩人一起进了庄园。 刚刚上了顶层,还没到朱家老祖宗的房间,便听的里边不断的传来一声比一声尖锐的杀猪声,不用问也知道是朱家老祖宗体内的毒发了。 老实说,这比杨凡想的要早了一天。 本以为老头的体力至少可以支撑三天,没想到俩天不到就开始发作了。 真是弱的让人鄙视啊。 走廊内站满了萧家的子嗣,见着了杨凡等人的时候,个个恨得是咬牙切齿,可是却还是主动让开了一条路。 杨凡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带着杨凤与杨昭进了朱家老祖宗的房间。 只是刚进了房间,杨凡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