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七十章 辛苦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七十章 辛苦了

第2370章 杨凡是一个眼中容不得沙子之人。 所以,他回到京城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找杨九楼。 若是杨龙的活着真的与他无关的话,那还好说,若是杨龙没死与他有关系的话,那就对不起了,就算你是我的师弟我也得弄死你。 因为,杨凡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师兄,你,你怎么了?”杨九楼小心翼翼地问道。 杨九楼的修为就算是真的渣可他的脑子没问题啊。 杨凡如此冷漠的眼神看着他,杨九楼要是在看不出来杨凡生气的话,那就真的是缺心眼了。 “你去哪儿了?”杨凡问道。 “酒吧。” 说着,杨九楼很是羞愧地低下了脑袋。 “公司的财务报表学习的怎么样了?你的功夫修炼的如何了师傅走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他的,又是怎么答应我的?” 杨凡的嘴巴就好像是机关枪似得突突突的攻击着杨九楼。 杨九楼本就惧怕杨凡,现在听了杨凡的话,便越发的有些扛不住了。 这小子的脸色红成了猴屁股。 “师兄,我错了!”杨九楼愧疚地说道。 杨凡一声冷哼,说道:“还不开门?” 杨九楼赶紧打开了大门。 杨凡阔步走了进去,杨九楼赶紧跟了上去。 杨凤没有跟上去,事实上,他连车都没有下。 但是杨九楼看到杨凤在进了别墅的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是无心的还是真的发现了杨凤的存在,却是见他扭头扫了一眼车内的杨凤,然后赶紧跟上了杨凡的脚步。 “师兄,我,我真的错了,你惩罚我吧,不管怎么样的惩罚我都接受。” “当真?”杨凡冷眼看着杨九楼问道。 眼前的杨九楼还是杨凡熟悉的那个杨九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杨凡就是觉得他与之前有点不一样,可到底是那里不一样,杨凡又说不清楚。 “当真,千真万确,什么样的惩罚都行!” “好,你这话我记住了,现在我也不惩罚你,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儿!” “师兄,你说,什么事儿?”杨九楼赶紧追问道。 开玩笑,杨九楼可是清楚的知道师兄生气之后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很有可能就不让自己在京城待着了。 “我接到线报说是杨龙还活着。” 杨凡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句话。 眼睛更是犀利地盯着杨九楼的眼睛。 杨九楼一脸茫然。 “师兄,杨龙,他是谁?”杨九楼好奇问道。 “还是你告诉我,你已经把他活埋了,怎么,忘记了?” 这话一出,杨九楼顿时一惊。 他的面色巨变,他似乎总算是明白杨凡为什么生气了。 “师,师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亲自活埋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埋掉的,他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还活着,我不信,我不信!”杨九楼震惊的无以复加地说道。 “怎么,你觉得我是在欺骗你?” “不不不,师兄,我从未觉得你是在欺骗我,我只是不敢相信,也不能接受一个明明已经被活埋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件事情,师兄,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去见见他,必要的时候,我亲手弄死他,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我杨九楼说话算数。” 杨九楼特别的激动,激动的在地上走来走去。 “他在杨麒麟的会所内。”杨凡说道。 杨凡不想坑杨九楼,但是,杨凡必须得搞清楚杨龙活着是怎么回事儿,也必须要弄清楚杨龙能够活着到底跟杨九楼有没有关系。 “我现在就去。”杨九楼面露杀机地说道。 是的,他生气了,甚至是已经进入了暴走的状态。 在杨九楼看来,这事儿实在是太严重了,自己必须得亲自去一趟,哪怕杨麒麟的会所是刀山火海。 “好,我等着你的消息。” 杨九楼点头,然后迅速转身离去。 杨凡没有走。 杨凡自然不会走,因为,杨凡还要等消息。 杨凡没有走的话,杨凤自然也不会走。 俩人一个在别墅里边,一个在车里边,安安静静的等着。 四个小时之后,杨九楼回来了。 浑身是血,模样恐怖。 杨凡看到了他的时候,站了起来。 “师兄,我,我弄死他了。” 杨九楼语气无比的平静。 但这话却好像是一个炸雷似得在杨凡的耳畔响起。 杨龙的修为杨凡是知道的,杨九楼的修为杨凡也是清楚的,可以说,俩人的修为差着十万八千里。 万万没想到,这杨九楼竟然干掉了杨龙。 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但杨凡没有问杨九楼是怎么干掉的杨龙,尽管杨凡很是好奇,但是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杨龙已经死掉! “辛苦了,明天好好的学习公司的资料,好好的修炼师傅教授给你的功夫,我一周之后会对你经行一个全面的评估,若是可以的话,你继续留在京城,若是不行的话,你回到师傅的身边!” 说着,杨凡起身闪人。 没有给杨九楼一丝辩驳的机会。 或许,杨九楼也不需要辩驳的机会,他的拳头紧握了起来,目光变得很是坚毅,他深深的看着杨凡离去的背影,沉默不语。 “去那里?”杨凤问道。 “找个地方吃点饭吧,我有点饿了。”杨凡说道。 杨凤再次点头,随后迅速发动了车子。 十多分钟之后,杨凤将车停在了一个小饭馆儿的门口,俩人进了饭馆儿之后,点了五六个菜,要了几瓶酒,然后吃喝了起来。 “我见他浑身是血,似乎伤的很重!”杨凤说道。 杨凡点头说道:“确实有伤,不致命,知道他做什么去了吗?” 杨凤摇头。 “他去杨麒麟的会所干掉了杨龙。” 杨凤的瞳孔在放大,充满了震惊之色。 杨凤不能不震惊。 杨龙的修为杨凤是最清楚的,他清楚的知道杨龙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可他却被干掉了,被一个完全不如他的人给干掉了,杨凤不能不震惊。 “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没有问题!” “可真是个人才啊,杨凡,那你还说人家是个渣,这是渣的话,那我们是什么?渣渣?” “嗯,你们都是渣渣。”杨凡点头。 杨凤无语,埋头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