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八十四章 怎么着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八十四章 怎么着

第2384章 唐雨诗总算是获救了。 当杨凡反复确认这妞体内没有任何毒之后,悬着的心这才彻底的落了地。 唐雨诗休息了,但杨凡一丁点儿的睡意都没有。 因为,唐雨诗的事情给杨凡敲响了一个警钟。 杨凡猛地意识到,看样子这些跟自己有关系的小妞们俱都安全的很,因为有血煞的人在暗中保护,但是,敌人总会在其他方面谋杀她们。 杨凡觉得自己的对手在暗地里下毒比明着来对付这些小妞们更加的可恨。 不过,现在还不是秋后算账的时候,现在要做的赶紧将这些小妞们的身体俱都检查一遍,若是有中毒的立刻治疗。 所以,安顿好了唐雨诗之后,杨凡便起身出了她的房间。 站在叶雪禅的房间门口,杨凡敲了敲门,说道:“雪禅我进来了啊!” 叶雪禅确实没有睡着,刚才听到唐雨诗那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能睡着才怪呢。 不过,好不容易唐雨诗的叫声消失了,叶雪禅正准备睡觉,却听到了敲门的声音,然后就听到了杨凡的声音。 叶雪禅一听说杨凡要进来顿时就有些慌了。 天知道这三更半夜的杨凡要做什么,万一他像对待唐雨诗那般对待自己的话,自己该如何是好啊。 念及如此,叶雪禅立马说道:“我,我睡着了。” 杨凡一怔,失声笑了出来。 “还真没见过一个睡着人告诉别人我睡着了。” 说着,杨凡推开了门。 叶雪禅深知阻拦不及,便迅速的用被子将自己紧裹了起来,然后缩在了角落。 “你,你来做什么?都这么晚了。”叶雪禅没底气地说道。 杨凡笑道:“你说呢?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你说我要做什么呢?” 说着,杨凡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叶雪禅瞧着杨凡邪魅的笑容,只觉得自己心跳快的宛若坐上了火箭。 “你,你别乱来,雨诗跟阿甲就在隔壁。” “你放心,她们都睡着了。” “你” “你什么你,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让我们干起来吧。” 说着,猛地一把抓住了叶雪禅的手腕。 叶雪禅一惊,下一秒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尖叫。 声音之高,让杨凡觉得自己的耳鼓膜都要被震碎了。 “姑奶奶,我错了,我只是想给你检查一下身体,你想那儿去了。”杨凡一边捏住了这妞的命脉一边极其崩溃地说道。 叶雪禅又是一惊,她怔怔的看着杨凡,实在是不明白,这三更半夜的杨凡为什么要给自己检查身体。 杨凡看出了叶雪禅的疑惑,便压低声音说道:“唐雨诗中毒了,很严重,刚才我给她治疗了一下。” 叶雪禅猛地怔住了,她怔怔的看着杨凡,心里边忍不住暗道了句:“难道,刚才雨诗的惨叫是因为杨凡给她解毒造成的?难道俩人不是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念及如此,叶雪禅白皙漂亮的脸蛋瞬间绯红一片。 叶雪禅相信杨凡说的话,她知道杨凡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欺骗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叶雪禅赶紧问道。 杨凡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当时正在跟雨诗聊天,她突然说肚子疼,然后就去了一趟厕所,我当时也没多想,等到她回来之后,脸色惨白,好像瞬间大病了一场,我觉得不对劲,就询问了几句,那知道这一问才知道,她的肚子像这样疼痛了有半个月了,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就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真是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吓了我一大跳啊。” “很严重?”叶雪禅眉头紧皱问道。 唐雨诗中毒了,这可不是小事儿。 “相当严重,得亏我们这次来了,我们要是不来的话,在过一段时间,她就没命了!”杨凡沉声说道。 叶雪禅被吓到了。 这妞虽然经历了不少的风浪,可是在生死面前,谁又能保持的了真正的淡定,那怕是杨凡这种经历过生死的人也做不到,更何况是别人。 “现在呢?你治好她了?” “嗯,治好了,没什么问题了,也正是因为她中毒这事儿给了我一些启发,所以我来找你,给你检查一下身体,现在明面上你们都很安全,因为我让人在暗中保护着你们,但是,背地里谁知道会不会中招,毕竟,你也知道我的敌人是多么的奸诈。” 叶雪禅彻底的沉默了。 杨凡说的对,还是检查一下的好,如此一来的话也彻底的放心。 杨凡检查的很是认真。 十多分钟之后,杨凡撒手。 “如何?”叶雪禅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有些紧张。 毕竟,有唐雨诗的例子在前,谁知道自己会不会中招。 杨凡此刻没有开玩笑的心情,点了点头说道:“没问题,身体很健康。” 叶雪禅松了口气说道:“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怎么着了。” “没事儿,你休息吧,我去给阿甲也检查一下。” 叶雪禅点头说道:“那你赶紧去吧,阿甲刚才还发消息问我,你把雨诗怎么了。” 说着,叶雪禅掩嘴笑了起来。 杨凡有点尴尬,便故作生气地说道:“要怎么着也是把你怎么着,我怎么可能把雨诗怎么着呢。” “禽兽!”叶雪禅红着小脸骂道。 杨凡得意的笑着起身闪人。 阿甲自然也没有睡觉。 虽然有点疲惫,可毕竟是修炼之人,而且,刚刚唐雨诗叫的那么凄惨,阿甲被吓到了。 杨凡猛地推门进来的时候,这妞着实被吓了一跳,就差把手中的手机砸过来了。 不过,好在看清楚来人是杨凡的时候,阿甲惊慌失措的心情才逐渐平复了下来。 “你,你来做什么?”阿甲问道。 虽然不紧张了,也不害怕了,但是,阿甲却还是有些担心。 因为,唐雨诗惨叫的声音还不断的在阿甲的脑海中浮现,她甚至已经脑补了一处杨凡“欺负”唐雨诗的画面。 “把手给我。”杨凡开门见山地说道。 没有跟阿甲开玩笑是因为杨凡待会儿还要去给安安检查一下,虽然坦白的说,杨凡有点怀疑安安,但,作为唐雨诗的经纪人,杨凡自然也不能落下,毕竟她已经服务了唐雨诗一段时间,若是她有个什么闪失的话,唐雨诗肯定会难受好久的。 “干什么?”阿甲警觉地问道。 杨凡将唐雨诗的遭遇跟阿甲说了一番,阿甲瞬间惊呆了。 “真的假的?” “你可以问问叶雪禅,我刚给她诊断完毕。” “雪禅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不放心,所以我才给你们诊断一下。” 阿甲这才彻底的放松了心情,她将手腕递给了杨凡。 杨凡捏住了这妞的命脉,很快,一股温润的气息便进入了阿甲的体内。 “雨诗那边没事儿了吧?” “嗯,没事儿了。”杨凡边诊断边说道。 “你这家伙,给雨诗治疗也不跟我们打个招呼,我们还以为你把雨诗给怎么着了呢。” 说着,阿甲的小脸就有些绯红。 “你放心,要怎么着也是先把你怎么着,轮也轮不到雨诗!” 话音刚落,阿甲小声骂道:“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