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舍不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舍不得

第2391章 中午跟苏白墨母亲的饭是在杨凡的酒店吃的。 杨凡回来之前已经给酒店方面打过了电话,让他们好好的准备一下。 酒店方面自然没有让杨凡失望。 “阿姨,您不是刚回来嘛,怎么又要走。”杨凡说道。 “宝宝还在那边,我得去照顾她,这次也是因为想墨墨了,所以就回来看看她。” “哦,可真可惜啊,两地分居,彼此思念着对方,却又见不着,这种感觉一定不好受。”杨凡惋惜说道。 苏母笑了笑说道:“你这是在说你跟墨墨了吧。” 杨凡咧嘴笑了笑说道:“有点这方面的意思。” “其实我也觉得你们俩人非常可惜,明明就在一座城市,而且,离的也不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化解彼此的误解,说到底,墨墨还是没有从他父亲离去的事情中走出来。” 杨凡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去找她,其实有很多次我都想去找她,但是,我也知道,她一直都没有从苏叔叔离去的事件中走出来,又怕冒然去找她只会给她增添悲伤,这样一来的话,恐怕彼此的感情会更加的糟糕!” “你说的有道理。”苏母说道:“以你现在的能力,调查一下当年刺杀你叔叔的凶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吧?” 言外之意是你怎么不调查一下呢? 杨凡摇头说道:“其实阿姨,不瞒您说,我一直都在调查,我也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尽快结束,但是,真的不好调查,不过,总算是有点眉目了。” “什么眉目?”苏母迅速问道。 她虽然跟苏世雄分居两地多年,可毕竟是结发夫妻,感情还是有的。 苏世雄的离世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苏母当然也想知道凶手到底是谁。 “您知道杨麒麟吧。” 苏母点头。 苏母岂能不知道鼎鼎大名的杨家大少。 “我得到的消息是,凶手就是他派出去的,但我现在还没有找到证据,也没有找到凶手,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凶手恐怕已经被灭口了,当年那凶手去刺杀叔叔的时候,整个医院的监控全部都被破坏掉了,可见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刺杀。” “我同意你说的,现在唯一能指望上的人就是你了,杨凡,我希望你能够找出真凶来,不仅仅是为了你叔叔报仇,这也关系到你自己的幸福,你说呢?” 杨凡点头说道:“阿姨,我的幸福什么的,暂且不说,我最起码先得还我自己一个公道啊,就冲这一点我也必须得把凶手找着,不能任由他逍遥法外。” “那如果凶手真如你所言,已经被干掉了,该如何是好?” “不怕,凶手若是真的被干掉了,那么凶手的背后还有指使他去刺杀叔叔的人,到时候这笔帐就会算在他的头上,事实上,就算是找到了凶手我也依然会让他供出指使他这么做的人是谁,然后将全部的账算在那个人的头上。” “你觉得那个人是杨麒麟?” “十有八九是他,当时他跟叔叔在一起做生意,苏氏集团也是杨麒麟用尽手段掏空的,那么大的一个企业,在短短的半年的时间内被他折腾成了那个样子,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都必须要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 苏母缓缓点头,随后举杯说道:“杨凡,我敬你一杯。” “阿姨,这就见外了啊,还是我敬您吧。” 说着,杨凡举杯。 彼此碰杯之后,俱都一饮而尽。 落杯之后,苏母又说道:“昨天晚上我跟墨墨彻夜长谈到了凌晨五点,我们说了很多话,但其中最少有一半的话是围绕着你说的,我认认真真的询问了一下墨墨的想法,她说她现在也没有什么想法,兴许是你们分开的时间太久了,墨墨现在也说不清楚她对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感觉了。” 说着,苏母扫了杨凡一眼。 这话对于杨凡来说是一个极其微信的信号,这才过了多久,难道苏白墨就不爱我了?杨凡的心里边如此的暗道了句。 苏母继续说道:“后来我问她还爱着你吗?你知道墨墨是什么反应吗?” “她沉默了吗?”杨凡笑了笑问道。 苏母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因为这才是墨墨的个性啊,我太了解了。” 苏母点头。 “所以,你真的要加快速度了,争取早点把凶手找出来。” “明白!” 一顿饭在还算不错的气氛中吃罢,吃了饭之后,苏母便要去机场了,杨凡自告奋勇送她去机场。 “宝宝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其实今天中午约你吃饭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但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便没有说!” “阿姨,您是想说宝宝的事情吗?”杨凡试探性地问道。 “你果然聪明!” 杨凡苦笑了几声没有说话,直接告诉杨凡,苏母估计要说出一些惊世骇俗的话来了。 “既然你主动提到了宝宝,那我就说一说我想跟你说的事儿吧。” 杨凡点头说道:“阿姨,您说。” “我不打算让宝宝跟叶雪禅父女相认,换个说话,那就是宝宝就是我们苏家的人。” 果然,杨凡就知道苏白墨的母亲要说出惊世骇俗的话了。 杨凡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这种事情按说是跟杨凡没什么关系的,可偏偏叶雪禅跟宝宝的dna坚定是杨凡偷偷摸摸去做的,而且,也是杨凡告诉叶雪禅宝宝是她的妹妹。 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那么,这事儿就跟杨凡有了很大的关系。 “怎么沉默了?”苏母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不知道该怎么接您的话,按说这是苏家跟叶家或者说是唐家的事情,我本不该插手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叶雪禅跟宝宝的dna是我拿去对比的,所以,这事儿多多少少跟我有那么一点儿关系,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说说我的一些想法,要是说的不好的话,您也别生气,好不好?” 苏母点头说道:“行吧,你说吧。” “其实,您不想让宝宝跟叶家的人相认我是特别能够理解的,虽然宝宝不是您亲生的,可毕竟您陪伴了她十多年,一点点的把她拉扯大,感情已经深的不能在深了,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冒出来要把宝宝抢走,给了我,我也接受不了,只是,我觉得这事儿得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宝宝毕竟不是什么东西,她是有血有肉的人,所以,我的想法是,要不在等等,等到宝宝在大一点的时候,把这些都告诉她,让她自己做决定,您觉得呢?” “让她自己做决定?”苏母重复了一遍杨凡说的话。 杨凡点头说道:“对,这么一来的话,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就不至于彼此痛苦了,你呢?” 苏母再次沉默了。 她不在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叹了口气说道:“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舍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