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零二章 什么主意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四百零二章 什么主意

第2402章 倾国倾城。 当杨凡再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了苏白墨的时候,心里边自然而然的冒出了这四个字来。 苏白墨的颜值对的起这四个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此刻自己距离苏白墨是如此之近,可是杨凡的心中却又觉得彼此好像隔得很远。 杨凡知道,自己的内心当中之所以会涌现出这样的感觉来,完全是因为彼此有太久太久的时间没有在一起过了。 盯着苏白墨看了好一会儿,杨凡开始为这妞治疗。 毕竟,这是杨凡此番过来的目的。 毕竟,苏白墨的身体健康牵动着杨凡的全部心思。 一番检查之后,一切正常。 不过,杨凡知道,所谓的正常是因为苏白墨在修炼的缘故,但杨凡并没有因此就放松警惕,他又认认真真的给苏白墨检查了一番,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便给她简单的巩固了一番身体各项机能。 从苏白墨的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三点多了。 杨凡倒是很想一晚上就陪在苏白墨的跟前,但是,又怕呆的时间太久惊醒了她,所以,杨凡只能带着不舍离开。 萧媚还没有休息。 看到了杨凡出来了之后,便迅速问道:“怎么样?” 杨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问题,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再加上睡眠也不怎么样,我给她简单的修复了一下。” “谢谢你啊。”萧媚说道。 杨凡诧异地看着萧媚。 萧媚轻轻的给了杨凡一拳,略显羞涩地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说谢谢的。” “这才对嘛,下次要再说的话,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杨凡说的很是凶残。 萧媚妩媚一笑说道:“说的好像人家不说谢谢,你就不会把人家就地正法一样。” 杨凡被这妞的媚眼电到了。 但杨凡清楚的知道现在不是胡来的时候,再说了,苏白墨就在隔壁的房间,杨凡可不想在跟萧媚缠绵的时候被她抓包。 “你们最近都在忙什么?”杨凡笑着问道。 他故意岔开了话题。 “老样子啊,公司进入了一个无比迅猛的扩张时期,你本来就给了不少钱,再加上有财神爷的鼎力支持,现在的公司简直是突飞猛进,你知道我现在每天要做的工作是什么吗?” “什么?” “面试,奇怪吧,这种事情要是搁在以前的话,可是根本就不需要我来做的,但是没办法,这段时间公司发展的太快,财神爷源源不断的介绍了一些顶尖的人才过来,这些人才可俱都不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他们都是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好一段时间,所以来了公司之后,职务什么的自然不会低,所以,我得亲自面试一下,虽然我们是百分之百的相信财神爷,因为某种时刻他代表的就是你,但是,就怕一些面试者太会伪装了。”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了,面试的如何?” “还不错,基本上都是百分之百的没问题,想必财神爷在推荐他们过来之前,已经预先筛选过了吧。” 杨凡说道:“嗯,他办事儿一向滴水不漏,不过,你们该面试的依然得面试,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保不齐就会有人混进来,哦,对了,你们要做酒店是怎么回事儿?” 虽然在电话中萧媚已经给杨凡解释的很清楚了,但是杨凡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询问一番。 萧媚笑了笑说道:“怎么,是替阿甲抱打不平来了?” 杨凡摆手说道:“那里的话,我真的只是想了解一下,毕竟,酒店跟房地产是两种不同的行业。” “那就是在担心我们?” “我看你真是想让我就地正法啊。”杨凡故意生气地说道。 萧媚咯咯地笑了起来,这妞依偎在杨凡的怀中,柔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们,其实做酒店也是深思熟虑过后做出来的决定,该解释的我也都给你解释过了,所以,你接下来等着看结果就是了,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做出一个傲人的成绩来的。” “嗯,这话我信,有什么难题尽管跟我说。” “那是自然,你可是个宝库啊,有什么问题我们自然会找你的,哦,对了,其实酒店已经开始偷摸的进行了,我们打算同时在京城跟华亭市开俩家最顶级的酒店,京城的楼已经盖好了,已经在内部装修,华亭市那边也在三个月之前在外滩黄金位置拿了一块儿地,正在办理相关的手续,以及前期的一些准备。” “看样子是准备大展拳脚了,我可是期待着你们的好消息啊。” “放心吧,我们会努力的。”萧媚笑着说道。 闲聊了一番之后,杨凡见时间确实不早了,萧媚明天还得上班,便提出了要离开的请求。 萧媚很是舍不得。 自动献吻。 简单的缠绵了一会儿之后,彼此作别。 萧媚依依不舍的将杨凡送出了别墅,直到杨凡消失不见了,这妞才转身回了别墅。 但,萧媚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转身去了苏白墨的房间。 “他走了?” 刚打开房门,黑暗中便传来了一个温润的声音。 如果杨凡还在的话,一定听的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白墨。 萧媚应了一声说道:“走了,走的时候又悄悄的来看了看你,墨墨,我看的出来,你们纵然分开了这么久,可是他依然很爱你,不,是很爱很爱你,所以,你真打算就这么耗下去吗?” 苏白墨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却是听她幽幽说道:“我又何尝想这样呢,只是当日伤心过度,对他说了那么说的狠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挽回他。” “要不,我去跟他摊牌?你总是用身体不舒服这样的招数来见他,时间久了怕也会露馅啊,毕竟他的医术是那般的不俗。” “别,你千万别去,事情是因我而起,自然也应该由我自己去解决。” “那你打算怎么办?” 苏白墨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 萧媚这时突然说道:“其实,我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你要不要听一下?” “什么主意?”苏白墨迅速问道。 萧媚笑了笑,起身进了苏白墨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