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身不由己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三十九章 身不由己

觥筹交错。 气氛着实不错。 就连一向冷冰冰的苏白墨,也暂时的放开了自己,说了很多话。 苏世雄更是回忆起了不少关于宝宝成长的事情。 杨凡听的精精有味。 吃罢了饭之后,苏世雄让苏白墨晚上就住在这边吧。 苏白墨答应了下来,她知道,父亲这是想跟宝宝多呆一会儿。 自从宝宝回来之后,苏世雄便忙的没时间照顾宝宝,吃饭的次数更是少的可怜,他是想尽量的弥补一下。 吃罢了饭之后,苏世雄让佣人泡了壶茶,说道:“杨凡,咱俩聊聊!” 杨凡点头。 随着苏世雄上了他的书房。 其实就算是苏世雄不跟杨凡聊,杨凡也要找他聊一聊关于苏白墨的事情。 喝着佣人泡好的茶,杨凡惬意坐在宽松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这日子不能再舒坦了。 “墨墨的病你费心了!”苏世雄诚恳的说道。 这一刻,他不在是苏氏集团的掌舵人,也不是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的座上宾,而是一个人父亲。 杨凡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跟苏世雄的谈话便是在这个书房之内。 一转眼,都快俩个月了。 “不费心,我是在为自己奋斗!”杨凡笑了笑说道。 苏世雄当然知道杨凡这话是什么意思,淡然一笑,说道:“墨墨的病好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还不知道。” 酝酿了一番之后,苏世雄正色说道:“杨凡,我想跟你谈笔买卖!” “好啊,什么买卖!” “等到墨墨的病治好了之后,离开墨墨,我可以给你一笔足够你挥霍一辈子的钱。” 苏世雄说的很是认真。 看样子这件事情在他的心里边已经思考了许久。 “我要是不答应呢?”杨凡笑着说道。 “别着急,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并非不喜欢你,坦白的说,我很欣赏你,你比同龄人不知道优秀多少倍,但,这件事情不是简单的欣赏就可以解决的,我并非是一个说话不算数之人,我清楚的知道我答应过你,只要你把墨墨的病治好,我就把墨墨嫁给你,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变,想必,你也知道,范耀辉一直很喜欢墨墨,我知道,墨墨嫁给他未必会有幸福,可我只能选择他!” 其实坦白的说,苏世雄的这一番话,杨凡特别的能够理解。 在杨凡看来,苏世雄还是想选择一个能够对苏白墨事业上有帮助的人。 这并没有有错。 但,这一切是建立在牺牲苏白墨幸福的基础上。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还是觉得范耀辉是最佳人选,对不对?” 苏世雄没有否认。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就墨墨这么一个女儿,将来苏氏集团肯定是她来接手,我希望她好,最起码,这辈子什么事情都不用发愁,而范家,恰好可以给她这样的保障!” 杨凡笑了笑说道:“范家现在看上去是挺强大的,但,将来呢?万一倒了呢?” “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但,那都是将来的事情了,我知道你给了墨墨很大的帮助,而且,我也确实很感激你,可杨凡,很多事情不是感激就能改变的!”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因为我没有一个逆天的背景,对不对?” 苏世雄没有说话。 但,这表示默认了。 “苏先生,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你说!” “是墨墨的幸福重要,还是苏氏集团重要?” “都重要,我希望是两者兼得。”苏世雄淡淡说道。 “可,鱼与熊掌注定不能兼得。” “我知道,所以,我只能选择后者。” “你要放弃苏白墨的幸福?” “我知道我的选择会让你鄙视,而且,我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辩驳什么,但,杨凡,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也有我的身不由己,你明白吗?”苏世雄很是无奈说道。 “就是因为范家给你施压了?你就那么害怕范家?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女儿的幸福呢?当然,我不是说,苏白墨跟了我就会幸福,我的意思是,可不可以给她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 “不,不是害怕,是无奈,你有没有经历过特别无奈的事情?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无奈吗?真正的无奈是没有选择。” “不,真正的无奈不是你自认为没有选择,而是你不想选择,大不了苏氏集团彻底的垮掉,我相信,以墨墨的能力,就算是再造一个苏氏集团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对她有信心!” “你错了,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选择过,杨凡,能做的,能尝试的,我都已经尝试过,可,没什么用!” 这话让杨凡着实意外。 杨凡沉默了。 他的脑袋中突然涌现出来一些不一样的思绪。 苏世雄却继续说道:“今天能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真的把你当成了自己人,杨凡,你很好,我也说过,真的很欣赏你,但,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实情,我只能说,选择走这一步,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苏氏集团,希望你能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想一想!” 杨凡相信苏世雄说的都是真的。 但,杨凡就是不服输。 他笑了笑说道:“从我看到了苏白墨的第一眼,我就沦陷了,我喜欢她,所以,这些天,我一直在努力,虽然苏先生你有你的打算,但,我也有我的想法,苏白墨必须嫁给我,这是没有商量的事情,我知道这条路我会走的很辛苦,但,任何想要阻止我娶苏白墨的人,我都会毫不留情的踩在脚下,刘伟我能除掉,范家我自然也扳得倒!” 苏世雄一惊。 “刘伟是你扳倒的?” “当然,你以为白家会莫名其妙的出手?” 苏世雄笑了。 笑着说道:“杨凡,你还是太嫩了,区区一个刘伟,范家不知道要比他强大多少倍,就算你连手白家也绝对憾不动范家,我不是在打击你,这都是实话!” “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但我想试试,哪怕最后真的失败了,但,至少我不会后悔!” “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好吧,既然谈不妥的话,那我们就不谈了,你自己的路你自己走,我不管你,但,墨墨一个月之后,必须得跟范耀辉订婚,任何想要阻止这件事情的人,我同样不会客气!” “那就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