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继续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四百一十二章 继续

第2412章 尽管昨天晚上才见过苏白墨,可是今日再次看到了熟睡中国的这妞时,杨凡依然觉得美实在是有些不像话。 真不知道这妞上辈子做了什么,以至于让老天爷如此的厚爱她。 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俱都是最顶尖的。 但杨凡无暇多欣赏,因为白天萧媚的那个电话让杨凡到现在都是心惊胆战,在没有彻底的给苏白墨治好之前,杨凡都会活在忐忑中。 捏在了苏白墨的命脉,轻轻的度了一丝丝的气息进去。 兴许是熟睡中的苏白墨感应到了这股气息,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杨凡生怕吵醒她,没敢继续。 等了一会儿见苏白墨没什么动静之后,这才继续诊断。 十多分钟之后,杨凡撒手。 跟昨天的情况一样,这妞健康的很,对于自己的医术杨凡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会晕厥? 杨凡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杨凡还是为苏白墨多多少少治疗了一番。 就算没有问题,但可以继续优化一下嘛! 治疗完毕之后,又在苏白墨的房间停留了一会儿,杨凡痴痴的看着这妞,本想说点什么,可是又怕吵醒她。 杨凡可是清楚的知道这妞的觉特别的轻,稍微有点动静都能吵醒她。 杨凡虽然巴不得跟这妞和好如初,可是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吵醒她,天知道苏白墨现在对自己是怎样的一个态度,万一这妞还是跟之前一样恨自己呢? 那岂不是就弄巧成拙了? 这种事情还是别干的好。 依依不舍的从苏白墨的房间退出去之后,萧媚已经在门口不知道等候多久了。 “怎么样?”萧媚神色紧张地问道。 杨凡说道:“不错啊,墨墨的身体健康的很。” “那为什么会昏厥?” “这我就不知道了,按说我的医术已经到了一个相当不俗的程度了,今天晚上我还特意给她更加专注的诊断了一番,但依然没什么有什么问题,兴许就是你说的,她太累了,事儿太多了吧!” 萧媚叹了口气说道:“唉,可真是郁闷啊,你都不知道墨墨今天昏厥过去的时候,我都差点被吓死,我当下就想让你赶过来,但墨墨不让,后来我实在是不放心,就偷摸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难怪你没直接让我过去呢。”杨凡说道。 萧媚说道:“是啊。” “其实媚儿,这段时间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好啊,你说。” “墨墨现在对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态度,你知道吗?” 这问题一出口,萧媚登时愣住了。 “怎么了?”杨凡问道。 萧媚回过神说道:“没什么,就是没想到你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这有啥好奇怪的,你整天跟墨墨在一起,我相信她应该多多少少的跟你聊过此刻对我的感觉吧!” “确实有说过。”萧媚说道。 杨凡眼睛一亮问道:“快说,她说什么了。” “额,她说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萧媚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杨凡的神色暗淡。 萧媚看到了,心里边有些内疚。 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杨凡。 其实坦白的说,萧媚很想告诉杨凡苏白墨此刻的真实想法,那就是墨墨也想着跟你和好,但是萧媚又怕贸然说出来之后,会刺激到杨凡,又担心杨凡会做出一些特别冲动的事情来。 所以,只好隐忍着。 而且,苏白墨曾经叮嘱过萧媚,千万不要提前把自己的真是感觉告诉杨凡,俩人之间的问题是因为自己而起,苏白墨也想由自己来解决。 “算了,当我没问,你这边也帮忙劝说着她,另外也要叮嘱着她多休息。” 萧媚应了一声说道:“你放心吧,我会的。” 杨凡又跟萧媚聊一会儿,这才起身离去。 等到杨凡走了,萧媚这才起身进了苏白墨的房间。 “他走了。”萧媚说道。 “你觉得他发现了没有?” 黑暗中传来了苏白墨的声音。 “没有,只是,墨墨,有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你说吧!” “我觉得吧,杨凡是想跟你和好的,既然也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为什么不和好呢?” 苏白墨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苏白墨沉声说道:“我觉得我对不起他。” 这话一出,萧媚登时惊呆了。 她吃惊地问道:“墨墨,你做了对不起杨凡的事情?” “你想什么呢。” “那你怎么说对不起他?” “我的意思是,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就和好的话,我觉得我对不起他。” “这是什么意思?” “当初我父亲的事情发生了之后,我听信了谗言选择了跟他分开,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的知道他对我的感情,也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的知道我们在分开之后他的痛苦,是啊,他遭受了那么多的痛苦,现在,一句我们和好吧,就要轻易的在一起吗?那对他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可你们分开之后,你也很痛苦啊。”萧媚辩驳道。 “但这是我自找的,因为,当初是我选择分开的。” “可你也不是故意的啊,当初苏先生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心智俱都已经崩溃了,别人在这个时候利用了你,你也是无辜的啊!” “但我毕竟说了呀。”苏白墨说道。 萧媚沉默了。 苏白墨也沉默了。 “墨墨,我觉得,相爱的人真的不要相互折磨,杨凡是一个大度之人,我相信他不会生气的,也不会跟你计较那些的,现在只要你一句话,我相信他会毫不犹豫的就把你拥入怀中的。” “在等等吧。” “等什么?” “等一个时机,我总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萧媚再次沉默。 这妞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苏白墨了。 其实萧媚特别能够理解苏白墨此刻的心情。 但也正是因为太过于了解了,所以,萧媚也有些郁闷了。 每一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都不一样,选择的方式也不一样,苏白墨只是觉得自己把杨凡折磨了那么久,现在轻易的说一句和好实在是不足以弥补对杨凡造成的伤害。 可是在这段感情当中她又何尝没有遭受过伤害呢? 只是,她选择了忽视自己。 “那我们明天晚上还继续吗?”萧媚问道。 苏白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嗯,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