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做你的春秋大梦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四十章 做你的春秋大梦

一番谈话在不愉快的氛围中结束。 苏世雄面色极为阴沉,杨凡起身出了书房。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同苏世雄还没到这样的地步,不过,也差不多了。 杨凡特别不能够理解的是,保住苏氏集团真的要比苏白墨的幸福更加的重要吗?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么一个人渣,苏世雄就不怕苏白墨恨他一辈子? 当然,话又说回来了,从刚才的谈话中,杨凡听出了苏世雄的意思,并非是他想把苏白墨嫁给对方,而是迫于无奈。 但,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缘故,杨凡就是不爽。 所以,结束了谈话从苏世雄的书房出来之后,杨凡直接下了楼。 萧媚正在看电视,见杨凡下来了,便赶紧问道:“聊完了?”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我打算回别墅去,你呢?” 这儿的空气让杨凡觉得压抑。 说白了,就是不想看到苏世雄。 杨凡理解苏世雄,可没办法接受他这样的做事方式。 “干嘛回去?宝宝明天一早就要去机场,你不打算去送她吗?再说了,你还没给墨墨治疗呢。” 杨凡一拍脑门,真是糊涂了。 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笑了笑说道:“我先去给墨墨治病,其他的待会儿再说!” 萧媚点头。 一如第一次见到苏白墨的情形,她正在安安静静的看资料,但,与第一次见面不一样的是,现在的苏白墨的气色明显要比第一次见面时强了太多。 看着她日渐康复起来,杨凡打心眼里边高兴。 不是说看好苏白墨的病会让杨凡有成就感,而是这妞终于不用在遭受病痛的折磨。 这才是杨凡高兴的原因。 度了一丝的气息过去之后,无色无形的光芒将苏白墨笼罩。 随即拉开了治疗的序幕。 “我父亲同你聊什么了?”苏白墨好奇问道。 以前的这妞绝对不可能问出这样的问题,那个时候的她就好像是高高在上的仙女,对一切都莫不在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变了。 “没什么,只是简单的聊了聊,然后,你父亲把我夸了一番,说我是他这辈子见到过的最顶尖的天才,还说要把你许配给我呢。”杨凡笑着说道。 这话当然是在扯淡。 苏白墨何等的聪明,自然知道杨凡这话是在扯淡。 但,这妞没有像之前一样打击杨凡,而是淡淡说道:“那你加油!” 杨凡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治疗进入了尾声的时候,杨凡道了句:“哦,对了,待会儿我想回别墅去,晚上就不在这边过夜了!” “为什么?” “我这个人认床,好不容易习惯在那儿睡了,现在又换了一个地方,我怕睡不着!”杨凡信口扯淡。 苏白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宝宝明天八点半的航班。” 杨凡笑道:“放心,我不会迟到的!” 说话间,治疗结束。 杨凡收手之后,简单的休息了一番,随后起身出了苏白墨的房间。 驾车回别墅的时候,杨凡的脑袋中又想起了苏世雄说过的话。 杨凡不是一个轻易生气的人,但,这一次,苏世雄的话,真的让他生气了。 而且,越想越生气。 可,生气没用。 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王道。 但,话又说回来了,这件事情的解决办法就是推翻范家,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堪比登天。 不过,杨凡不会因为任务的艰巨就放弃。 相反,这会更加的让他有斗志。 顺利的回到了别墅,偌大的别墅内空荡荡的,杨凡还真有些不习惯,兴许是已经习惯了那三个小妞每天存在的缘故,此刻的他感觉到了一丝的孤独。 下了车,拎了一瓶啤酒喝了一会儿,随后杨凡一头扎进了泳池当中。 这一次不是思考问题,而是想放松一下。 在泳池内泡了二十多分钟之后,杨凡出了水面。 但,眼前的一幕让杨凡着实意外。 钻出水面的杨凡清楚的看到了一个人。 竟然是鸢鸢。 “你还没走?”杨凡问道。 “管我呢!”鸢鸢不悦说道。 “得,我不管你,但你三更半夜的来这儿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我就不能来?” “不能!” “可我偏偏就要来!”鸢鸢霸道地说道。 一点儿女人味儿都没有,活脱脱的一个假小子。 “有事儿就说,没事儿赶紧走,别打搅我休息!” “我偏偏不走!” “你确定?”杨凡冷笑着问道。 说话间,杨凡故意用一种很是邪恶的目光看着这妞。 是的,杨凡想吓走她。 对于鸢鸢,杨凡的策略也很是简单,那就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这妞自己确实招惹不起。 但,鸢鸢显然不是被吓大的。 白了杨凡一眼,这妞说道:“别用这种白痴的眼神看我,做流氓,你还真不够资格!” 杨凡大笑了起来。 笑着说道:“见过什么是正儿八经的流氓吗?小姑娘,我劝你赶紧离开,不然的话,小爷我真不客气了,反正孤男寡女的!” “你试试!” 话音刚落,杨凡猛地凌空一跃,从水中一跃而出,站在了鸢鸢的跟前,笑道:“你确定?” 说着,便伸手去搂鸢鸢的***。 这妞被吓了一跳。 迅速后退了几步,表情略显慌乱的看着杨凡。 一方面,杨凡的速度太快了,另一方面,鸢鸢着实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的直接。 “怎么,怕了?”杨凡嘲笑道。 “怕?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我的字典中没有这俩个字!” “那咱俩玩玩?反正,我最近也挺寂寞的!” 鸢鸢哼了一声,眼带不屑的看着杨凡说道:“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恐怕,给自己找不痛快的人是你,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走不走?” “不走!”鸢鸢重重说道。 杨凡冷笑着说道:“那就怨不得我了!” 说着,猛地的朝着鸢鸢扑了上去。 当然,这是个假动作。 本以为这妞会吓的花容失色,然后连说带骂闪人。 可不曾想,鸢鸢仿佛识破了杨凡的计谋似得,一双美目冷冷的看着杨凡,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儿恐惧都没有。 这是在挑衅啊! 杨凡瞬间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