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二十六章 不来的是孙子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四百二十六章 不来的是孙子

第2426章 “怎么了?”杨凡问道。 叶雪禅不在说话。 显然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杨凡将目光对准了上官樱舞。 这妞眼眶红红的,一脸委屈的模样。 看样子是她开出来的一些条件让唐家的人不满意了。 不然的话,不会谈崩,或者是唐家的提出了让她不能接受的条件,不然的话,上官樱舞也就不会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了。 念及如此,杨凡说道:“这都几点了,你们都还没有吃饭吧,我本来打算是边吃边聊,可是没想到般若也来了,所以就去接了她一趟,这样吧,我不管你们谈到了什么地方,暂时都停下来,先吃饭,吃了饭之后,把你们要谈的都跟我细说一些,我来给你们调解调解,如何?” 杨凡作为中间人有责任将谈判推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去。 听了杨凡的话,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番之后,叶雪禅的父亲点头说道:“行,那就先吃饭把!” 众人俱都表态。 杨凡开始让酒店方面上酒菜。 很快,饭菜上齐,众人开始吃喝了起来。 不过,谈崩了之后的尴尬气氛依然存在,杨凡觉得这样可不行,吃饭的时候就要有种欢乐的气氛嘛,这么僵硬 干什么。 于是乎,杨凡提议大家伙儿都举杯,然后他主动敬酒,连续几杯下肚之后,气氛这才逐渐开始缓解。 又喝了几轮儿之后,气氛总算是回到了正常水平。 杨凡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却怂恿着上官樱舞给叶雪禅的父亲等人敬酒。 起初上官樱舞觉得别扭,不过,在杨凡的劝说下,终于开始敬酒。 这么一来的话,尴尬的气氛便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融洽。 等到一顿饭吃罢之后,一切都变得正常了起来。 杨凡让服务生撤走了残羹剩饭,给众人上了茶之后,说道:“樱舞,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卡在什么地方了吗?” “其实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唯独在赔偿这一块儿谈不妥。” “哦?什么价格?”杨凡笑问道。 本以为是什么别的大事儿呢,原来是钱的问题。 这就好办了。 上官樱舞说道:“五百亿,其实说起来也不是特别的多,雪禅她们的要求也不过分,只是现在上官家族一下子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唐先生就觉得我没有诚意,然后就生气了。” “伯父,是这样的吗?”杨凡扭头冲着叶雪禅的父亲问道。 对方点头。 杨凡笑道:“那樱舞,你看这样行不行,上官家族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没关系,我借给你,然后三年之内你还给我就行了,期间没有任何的利息,如何?” 上官樱舞一怔。 话已经说道了这儿,这妞还能说什么。 她点了点头说道:“行,我这边没问题。” “叔,你也没问题吧?”杨凡冲着叶雪禅父亲问道。 “杨凡,要不算了。”叶雪禅父亲说道。 “别介,千万不能算,这是上官家族应该赔偿的,有了这笔钱,你就可以重建唐家,难道这不是你的心愿吗?” 一句话说的叶雪禅父亲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重建唐家,这确实是他的心愿。 “行,我听你的。” “谢谢伯父。” 三言两句搞定了之后,众人的内心这才彻底的打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般若突然说道:“秦家也愿意道个歉,并且给予唐家一定的赔偿。” 这话一出,众人一惊。 因为除了杨凡之外,没有人会想到般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般若,你这是干啥?”叶雪禅好奇问道。 “当年的那一场浩劫虽然秦家没有出手,可是从江湖上的道义来说,没有阻止,所以我一直都觉得秦家是亏欠唐家的,趁着上官家族这次要道歉的机会,我们秦家也一并道个歉,并且给予一定的赔偿,不过,秦家经济实力不怎么样,就赔偿五十亿吧,诸位觉得如何?”般若无比认真地问道。 对于众人来说,般若的行为可真是天上掉馅饼啊。 只不过,她这满满的诚意实在是让众人受宠若惊。 “般若小姐,你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其他的就算了吧。”叶雪禅的父亲说道。 别的不说,叶雪禅的父亲整天跟般若的父亲秦大山厮混在一起,感情好的不得了,从这一层面来说,叶雪禅的父亲自然是不希望般若道歉的。 “叔,心意是心意,心意若是没有执行的话,那也就是一句空话,我们秦家上上下下可是充满悔改之意的,您得给我们这个机会。” “这......” 叶雪禅的父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扭头看向了叶雪禅。 叶雪禅想了想说道:“要不,赔偿就算了,有了上官家族的这笔钱,也够唐家重建了,而且,唐家现在已经在重建了,唐家今后住的地方已经快要修建完毕了,樱舞给的这笔钱足够往后的运营了。” “那可不行,当今社会什么做实在,钱啊,虽然住的地方有了,但是招兵买马什么的都需要巨大的金钱来支撑,我既然提出来要给你们补偿,就是经过我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你们就别推辞了。” “那,那好吧。”叶雪禅说道。 “ok,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祭拜一下那些逝去的前辈们呢?到时候我也好代表秦家正式的道个歉。” “下周一,这是我们商量的结果,你意下如何?”上官樱舞问道。 般若点头说道:“今天周三,距离下周一还有几天,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一切了,我看行。” “嗯,那就订在下周一吧,我们周日就提前出发。” 众人点头。 搞定了这事儿之后,众人又喝了一会热茶,便相互作别。 叶雪禅载着她的父亲与唐雨诗的父亲闪人,杨凡则是让上官樱舞跟般若一起上了自己的车,然后驾车载着俩妞朝着上官樱舞的别墅奔去。 “怎么,不开心?”杨凡冲着上官樱舞问道。 这妞上了车之后,就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上官樱舞说道:“不是,只是听叶雪禅的父亲说起了五十年前的那场浩劫,我才知道,我们上官家族的一些人做的有多么的过分,所以心里边有些堵,其实他们提出的五百亿的赔偿我完全可以接受,只是上官家族现在账户上没有那么钱,我就说这笔钱分三年,但雪禅的父亲不满意。”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对于我来说,这些都不算是事儿。” 上官樱舞点了点头,笑道:“杨凡,谢谢你啊。” “谢他的话,就把自己献给他吧。”坐在一旁的般若煽风点火地说道。 那知道话音刚落,上官樱舞便说道:“好啊,要不,你也一起吧?” 这分明是在叫嚣啊。 般若妩媚一笑说道:“好啊,不来的是孙子。” 杨凡瞬间被刺激的剧烈的咳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