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四十八章 确定是他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四百四十八章 确定是他

第2448章 带着迷茫,杨凡在约定的时间赶到了机场。 在出机口处,果然看到了师傅。 杨凡将车停在了师傅的跟前。 师傅打开车门上了车。 “师傅,您一个人?”杨凡好奇问道。 杨凡可是清楚的记得,两个多小时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师傅可是告诉过自己,说是抓到了杨九楼等人的师傅,并且已经带着来到了京城。 可现在怎么就他一个人。 “我已经让人先把他带走了。”师傅淡淡地说道:“等到我们回去之后,你自然就会看到他!” 杨凡哦了一声,便迅速发动了车子,朝着市区奔去。 “杨九楼的事情我很抱歉。”奔行了一会儿之后,师傅突然说道。 “师傅,你这话就见外了吧。” “不,不是见外,是真的抱歉,我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卧底,不瞒你说,我已经跟当初推荐给我的那个老友翻了脸。” “师傅,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就为了这么一个人翻脸,真不至于。” “当然至于,哦,对了,杨九楼死的时候还跟你说了什么?” 杨凡摇头说道:“他说我都告诉师傅你, 起初他污蔑你,我没有搭理他,后来他叫嚣着说你来了之后我要遭殃,再后来,他就开始求饶,可惜,我没给他机会。” 杨凡还是忍住了,没有把杨九楼告诉他的那个关于他师傅喜欢过一个女人的事情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 “那个畜生,真是枉费我对他的一片心意了。” “无所谓了,反正你还有我。”杨凡笑了笑说道。 “你说的对,我还有你,幸亏我还有你。” 杨凡笑了笑,不在说话。 师傅似乎也有些累了,便开始闭目养神。 杨凡直接将车开会了之前专门给师傅跟杨九楼买来住的别墅,也是杨九楼咬舌自尽的地方。 “怎么来这儿了?”师傅面色阴冷地问道。 杨凡说道:“这不是当初买来给您住的嘛,怎么,您不喜欢这儿?” “本来挺喜欢的,但一想到那个垃圾死在了这儿,我就觉得这儿晦气的很。” 杨凡笑道:“师傅,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在意这些啊,对了,杨毅等人的师傅不是送到这个地方了吗?” “自然不是,我准备了另外一个地方。” “嗨,您不早说,说吧,什么地方,我们这就过去,我现在特别想见见他们的师傅到底是个什么人,到底有多么的变态,以至于竟然用药来提升他们的修为。” “不用了,我打个电话,让他们把人送来吧。” 说着,师傅就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也不知道是打给谁的,等到电话通了之后,只听的师傅冷声说道:“把人给我带过来。” 随后便挂了电话。 “稍等一下,人马上就会送来的。” 杨凡点头。 师傅下了车,转身进了别墅。 站在别墅的院落中,他突然看着眼前的那辆跑车愣住了。 这是杨九楼曾经让杨凡买来的。 可是现在却再也没有人开它了。 杨凡又想起了那个晚上,杨九楼还没有咬舌之前说过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杨凡就是觉得杨九楼口中的师傅,就是在说杨凡的师傅,也就是眼前这个收留自己,也将自己养大,并且教授了自己一身本事的老头。 但,杨凡又觉得不是他。 总之,杨凡很矛盾。 有好多次,杨凡都想开口问一问,他到底是不是培养了十个顶尖高手来对付自己的那个人。 “师傅,我明天就让人去把车卖掉,免得你看到心烦。” “算了,留着吧,他虽然做了很多错事,可毕竟与我有过一段师徒之缘,再说了,他现在已经死了,死者为大,东西就留着吧,反正你也不缺这点钱。” “行, 我听你的。” 师傅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杨凡跟了上去。 师傅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说道:“你在外面候着吧,人很快就会送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杨凡停下了脚步。 安安静静地看着师傅进了别墅,又看到他将别墅的门关了上。 杨凡坐在别墅院落总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这个巨大的院落开始发呆。 深秋了,树叶落满了整个别墅的院落。 萧索且寂寞。 杨凡想了很多事情,也想起了很多人。 明明他才二十三四岁,可是杨凡却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活了几百年似得。 不知道坐了多久,别墅的门口突然响起了汽车按喇叭的声音。 杨凡回过神,迅速地朝着别墅门口望去。 却是一件运货车停在了门口。 杨凡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什么人?”杨凡冲着站在门口的司机问道。 “送人的。” 杨凡想起了师傅说过的话,便说道:“稍等!” 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 那小货车倒着开了进来。 后备箱打开,两个人上去捣鼓了一会儿,将一具尸体搬了下来。 那是一个满目疮痍的老头。 身子还算柔软,看样子死了没多久。 杨凡一怔。 “这是谁?”杨凡问道。 “杨九楼的师傅。” 师傅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杨凡转身,不解地看着师傅。 师傅解释道:“其实这也是为什么你在机场没有看到他的缘故,不是不想让你看到他,而是因为他已经死了,我让人将他运回了京城。” “师傅,确定是他?” “是他,这一点我敢发誓。” 师傅的声音掷地有声,容不得杨凡怀疑。 杨凡说道:“得,既然已经死了,那也没什么看头了,拉走吧。” 师傅说道:“行,拉走吧。” 那两个人迅速的又将尸体搬到了车上,然后就拉走了。 “会不会觉得我在欺骗你?”师傅突然问道。 杨凡摇头说道:“不会,你是我师傅,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别人怎么诽谤你,怎么诋毁你,但是就冲你从小将我养大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了一切,所以我相信你,无条件的相信你。” 师傅很是意外的看着杨凡。 但,下一秒,他笑了。 点了点头,师傅说道:“没白疼你,对了,明天我就要回师门了,临走之前,我想跟你的那些女人们一起吃顿饭,顺便替你把把关。” 杨凡笑道:“不好吧。” “怎么,嫌弃我这个糟老头?” “那道不是,只我现在跟苏白墨正处于冷战当中,肯定是没法儿叫她出来了。” “她就算了,我见过,确实不错,其他人我知道,可是都没有见过,你都叫来吧!” 得,既然师傅已经这么说了,杨凡还能说什么,只好开始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