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挟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挟持

第2459章 苏白墨名下的绿景地产的总部是一栋高达八十多层的建筑,高达两三百米,气势磅礴。 此刻的苏白墨就在楼顶。 挟持她是一个老头。 萧媚就站在天台的入口处,眼神犀利地看着挟持了苏白墨的老头怒道:“你到底是谁?我告诉你,你这是违法行为。” 别看萧媚说的无比正气,可是内心当中却是慌的要死。 好在已经给杨凡打了电话,不然的话,萧媚的腿都在打颤。 “我是谁?小姑娘杨凡没告诉过你吗?”那老头笑咪咪地问道。 明明笑起来无比慈祥的老头,可是出手却是如此的歹毒。 “你是杨凡的师傅?”萧媚试探着问道。 “不错,是我!” 这话一出,萧媚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既然是杨凡的师傅,那你可知道,你挟持的人是杨凡的最爱之人,你这么做,就不怕杨凡生气吗?” “最爱之人?可我怎么听说,她已经跟杨凡分开了很久,似乎她并不怎么爱杨凡吧!” 说着,那老头扫了苏白墨一眼。 苏白墨没有言语。 她被捆绑着站在天台的边缘,那老头手中一根绳子牵扯着苏白墨,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老头一撒手,那苏白墨必定机会从这高达八十多层的楼上掉下去,然后粉身碎骨。 “你胡说,墨墨也深爱着杨凡,而且,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比她更加的爱杨凡。”萧媚怒吼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可不是来听这些的。” “那你想怎么样?” “我的乖徒弟呢?怎么还没有到呢?”老头没有回答萧媚刚才的问题,而是是冷笑着反问道。 “他已经在路上了。” “他最好是已经在路上了,不然的话,我一撒手,他这辈子都别想在看到他最心爱的这个女人。” 萧媚瞬间明白了,这老头是打算用苏白墨来威胁杨凡。 看样子,他们的师徒情分已经尽了。 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儿来。 萧媚庆幸自己没有挂电话。 刚才老头说的话,杨凡多多少少也听进去了。 萧媚此刻很想询问杨凡一句听到了没有,但是又不敢问,怕问出来之后,刺激到眼前的这个老东西。 终于,在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听到了阵阵脚步声。 萧媚一回头便看到了杨凡。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似得。 萧媚整个人身子一软,若不是杨凡眼疾手快的话,差点倒在地上。 “好了,别怕,交给我吧!”杨凡沉声说道。 “你一定要救墨墨,她很爱你,前几天我故意骗你她生病了,其实是她想看到你,杨凡,你不要生墨墨的气,她......”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啊,我知道她在装病,而且,也在装睡。” “你,你怎么知道?”萧媚瞠目结舌地问道。 杨凡笑道:“我又不傻,我的医术你可能还不够了解,好了,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你且看着,看我怎么惩恶扬善。” 说着,杨凡将萧媚扶到了一旁。 然后一跃站在距离师傅不到十米的地方。 是的,挟持了苏白墨的人就是杨凡的师傅。 “果然是你。”杨凡笑着问道。 尽管杨凡恨不得现在就弄死眼前的这个老东西,但是,杨凡知道,自己必须得谨慎小心,因为,他的手中抓着苏白墨的命。 “是啊,小子,你总算是出师了。”师傅同样笑咪咪地说道。 “我得多谢你这么多年的栽培。” “你是得谢我,谢我给了你一身的本事,让你能泡到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女人。” “嗯,我谢谢你,我不仅要谢谢你,我还谢谢你的全家。” 师傅哈哈大笑了起来。 狂妄且肆意。 “小子,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没想到,你也没想到吧。” “确实没想到,你的进步让我震惊,但是,那又如何?你现在还不是得乖乖的求我?给我跪下。” 杨凡没有动。 “看样子你一点儿也不心疼眼前的这个美妞啊,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要是不跪的话,我现在就撒手。” “杨凡,不要。”一直沉默不语的苏白墨突然喊道。 杨凡笑了笑,跪了下去,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师傅,你老人家可真会开玩笑。”杨凡笑着说道。 “开玩笑?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现在,把惊天阙丢过来。” 杨凡没有废话,直接将戴在手上的那两枚戒指丢了过去。 师傅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登时咧嘴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你还是我最爱的那个徒儿。” “接下来呢?师傅,你还想让我做什么。” “放人,把杨麒麟给我放了。” “简单。” 说着,杨凡开始拨打白狼的电话。 电话很快通了。 杨凡打开了免提。 “老大,有何指示?” “把杨麒麟放了。” “老大,为什么要放他?” “少废话,让你放你就放。” “好,好吧,老大,还有别的指示吗?” “没有了。”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师傅,接下来呢?”杨凡笑着问道。 “来吧,跟你最心爱的女人站在一起吧!”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的。” 说着,杨凡突然朝着师傅磕头。 一个,两个,三个。 师傅微微一怔。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诧异,但很快就变成了冷血。 师傅知道杨凡这是什么意思。 杨凡不是在求饶,而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跟自己彻底的决裂。 磕头完毕,杨凡起身,凌空一跃,便站在了苏白墨的跟前。 这是俩人分开许久之后,杨凡第一次在苏白墨睁开眼的情况下站在她的身边。 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可是却又有点陌生。 苏白墨在哭。 无声的流着眼泪。 杨凡伸手去给她擦眼泪,柔声说道:“不许哭,再哭的就不美了,我可不喜欢你不美的样子。” 这话一出,苏白墨的眼泪便彻底的肆虐。 杨凡说道:“我从未有过,有一天我们会在这样的地方见面,但是墨墨,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虽然分开了那么久,可在我对你的感情没有丝毫的改变,你依然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这是杨凡的肺腑之言。 “啧啧,还真是感动呢,小子,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从这儿跳下去,那么你的女人就能活命。” 话音刚落。 苏白墨的身子便猛地朝着外面倒去。 杨凡的师傅猛地一惊,随后用力的扯住了手中的绳子。 苏白墨半个人呈九十度站在天台的边缘。 杨凡见状,迅速将她拉了回来。 “傻瓜。”杨凡抱住了苏白墨说道。 说着,突然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