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让不让人活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四十九章 让不让人活了

萧媚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妞开始喜欢调戏杨凡,尤其是看着杨凡被自己欺负的无处躲藏的窘迫时,萧媚就抑制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 萧媚没有继续追。 一来,她的憋气能力不如杨凡,二来,这妞清楚的知道凡事点到为止,要是再继续下去的话,就有些过火了。 杨凡在水中憋了整整四十分钟,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没办法,谁知道萧媚会不会继续守着。 杨凡可真的怕了这妞了。 从水中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了看,这才发现萧媚早就不在了,杨凡这才上了岸。 哑巴竟然在别墅。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哑巴顿时咧嘴一笑,那张善良的面孔写满了欢乐。 杨凡突然觉得有的时老天爷可真是不公平,像哑巴这么好的人,却不能说话。 盯着哑巴看了几眼,杨凡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给他瞧瞧,看看他能否有说话的机会。 可惜,当杨凡提出了这个要求的时候,哑巴的脑袋顿时摇的跟拨浪鼓似得,那叫一个坚决。 随后,他从口袋拿出了纸跟笔。 看样子,前几次的交流让哑巴做好了随时跟杨凡交流的准备。 “杨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从小就是这样,属于先天的,所以,是治不好的!” 哑巴迅速的在纸上写到。 他的字着实漂亮。 为了公平起见,杨凡也在纸上写道:“我的医术还算不错,没准有治愈的希望呢?” 哑巴看了看杨凡写出来的字,笑着摇头,写道:“没希望的,曾经看过很多大夫,都没什么用,好了,你吃饭吧,我先走了,明天见!” 说着,哑巴收起了纸跟笔,上了车,迅速驾车离去。 杨凡转身进了别墅。 萧媚正在餐桌前大快朵颐,看到了杨凡的时候,萧媚笑了笑说道:“哟,你可算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要住在水里边了!” “妈蛋,你以为小爷我不想啊,要不是实在憋不住的话,我还真打算住在那里边,免得一出来,就被某人欺负!”杨凡无比幽怨地说道。 萧媚咯咯地笑了起来。 花枝乱颤。 这妞变了,真的变了。 变得让杨凡越来越不认识她了。 兴许,这才是萧媚原本的性格,之前就是压抑的太厉害了。 “笑什么笑,吃饭!” 说着,杨凡坐在了萧媚的对面。 “杨凡,宝宝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啊?”萧媚突然问道。 “你怎么这么讲?” “看看你俩分别时的情形,宝宝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尤其是看到你来送她的时候,她扑入你怀中的情形,如果不是你们在年龄上有着巨大差异的话,我还真以为你们就是一对儿情侣!”萧媚笑着揶揄道。 “瞎说什么呢,宝宝才多大。”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 “我也没说你们就是情侣啊,只是以为。” “以后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杨凡淡淡说道。 萧媚笑道:“怎么,不高兴了?” 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蛋疼!” 萧媚爆笑了起来。 杨凡懒得再理会她,起身走到酒柜前,拿了瓶啤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我也要喝!”萧媚娇嗔着说道。 “喝个屁啊,你不知道自己酒精过敏?上次带你去酒吧差点被墨墨骂成猪头!” “你本来就是猪头啊,一只笨的要命的猪头!”萧媚笑道。 “你才是猪头!” 说着,杨凡拿着啤酒瓶出了别墅。 “你不吃饭了?” “看到你就没胃口了!”杨凡头也不回的说道。 萧媚没有生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的很是得意的说道:“我知道我秀色可餐!” 杨凡差点摔倒。 萧媚见状,得意无比的大笑了起来。 一瓶酒很快下肚。 杨凡趁着萧媚洗碗的瞬间,迅速的上了楼,直奔苏白墨的房间。 苏白墨正在看资料,被突然出现的杨凡着实吓到了。 正要说话,杨凡却二话不说先将门反锁。 “你要干什么?”苏白墨无比警觉的问道。 杨凡笑道:“别担心,我什么都不干,只是为了预防媚儿进来,我就把门反锁了,等给你治疗完毕之后,我就打开!” “媚儿怎么了?让你如此的害怕!”苏白墨问道。 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好奇。 杨凡却说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换衣服,换好之后,开始治疗!” 说着,杨凡进了卫生间。 苏白墨没想到杨凡会直接进卫生间。 正要说话,杨凡却已经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了。 而且,故意弄的动静很大。 苏白墨知道,杨凡这是在用如此的方式告诉自己,他不会偷看的。 不知道为什么,苏白墨就是相信杨凡不会偷看,哪怕他不锁门,苏白墨也相信他不会偷看。 这份信任可是多日的相处慢慢建立起来的。 苏白墨正要换衣服。 却突然听到一声惊呼。 “杨凡,你,你出来!”苏白墨面红耳赤的说道。 “怎么了?”杨凡问道。 “你出来!” 苏白墨也不说原因,语气很是急迫的说道。 “好吧!”杨凡笑了笑说道。 说着,开门走了出来。 转身将门关上的那一瞬间。 杨凡突然石化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那些东西正挂在浴室的半空中,飘飘荡荡,布条极少。 杨凡惊呆了。 他瞬间明白苏白墨刚才为什么那般的急迫了。 “你,你出去,半个小时之后再进来!” 说着,也不管杨凡走不走,苏白墨直接将他推着朝着外面走去。 回到了房间的杨凡一头扎在了床上,他拼命的压制着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的脑袋不去想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但,脑袋好像突然失去了控制似得,想的全部都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杨凡不敢想象苏白墨将那几件布条极少的衣服穿在身上时的情形。 因为,太刺激了,刺激的让人几乎要疯了。 并非杨凡的抵抗能力太弱,而是那几件布条极少的衣服实在是太销魂了。 杨凡起身进了浴室,使劲的将冷水泼打在自己的脸蛋。 好了一会儿,亢奋的内心这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再次躺在床上的他,仰天叹道:“爷爷个菊花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