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 我们是朋友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五十二章 我们是朋友吗?

给苏白墨治疗完毕之后,杨凡马不停蹄地朝着褚家奔去。 苏白墨的病再过几天就好了,可褚正清的病却还要好久,不过,杨凡却突然庆幸自己为褚正清治病这事儿,因为,到时候即便给苏白墨治好了病,自己也有理由留下来。 很快,褚家到了。 杨凡今天的心情相当不错。 褚熊的心情也非常不多。 正在悠闲的喝着茶。 见杨凡来了,便赶紧招呼杨凡喝茶。 杨凡也不客气,刚才给苏白墨治疗的时候耗费了不少的精力,正好喝点茶休息一下。 “杨先生,你昨天说打算做药厂的事情可是真的?”喝着茶,褚熊问道。 杨凡点头说道:“对啊,是真的!” “是这么个情况,我手底下正好有个药厂,杨老弟你要打算开药厂的话,直接拿去用吧,如何?” 褚熊这一手让杨凡有些意外。 今天还真财神爷商量这事儿呢。 没想到,这褚熊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真是瞌睡了就有人来给送枕头。 杨凡笑道:“不妥吧,毕竟是你的药厂。” “没什么不妥啊,老弟你的医术这么高明,我相信药厂到了你的手里边一定会发展的更好!” “这样吧,你的药厂值多少钱?” “不谈钱,我白送,权当是感激你给犬子治病的医药费了!” “那可不行,一马归一马,再说了,褚正清的医药费你早就给过了!” 杨凡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别人敬他,他自然也敬别人,别人要跟他玩儿心眼,那他肯定毫不留情的出手。 褚熊却不说话了。 杨凡笑道:“明白了,看样子这个药厂值点钱,跟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相比那个更值钱!” “差不多!”褚熊笑了笑说道。 杨凡明白了,褚熊的意思就是置换,用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来换这个药厂。 不过,杨凡相信这个药厂会更加的值钱。 直觉,直觉告诉他,药厂更加的值钱。 “那这么着吧,我用手里边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来换!”杨凡很是痛快的说道。 “这,不合适吧,杨先生,我可丝毫没有这样的意思!” 杨凡笑道:“在商言商,就算你有这样的意思,我也不怪你!” 这话让褚熊颇为感慨。 “杨先生,你让我感动了。”褚熊略显激动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就这么着吧,你回头起草合同,到时候我签字。” “好好好,我回头就让律师去弄!” “行,这事儿抓紧点,我先去给褚正清治疗!” 褚熊赶紧点头。 杨凡起身上了楼。 看着杨凡的背影,褚熊不由得感叹道:“这才是做大事儿的人啊!” 给褚正清治疗完毕之后,杨凡跟褚熊又喝了一会儿茶,便起身告辞。 褚熊亲自送了出来。 驾车回别墅的时候,杨凡将电话给财神爷打了过去。 “老大,有什么指示?” “你知道褚熊名下有个药厂的事情吗?” 杨凡相信财神爷对于临安市大大小小的企业都门儿清,来了也有段时间了,要是他连这么点事情都不调查清楚的话,那杨凡对他可就太失望了。 “知道,叫正德药厂,还不错,市值十五个亿左右!”财神爷直截了当的说道。 杨凡有些意外。 不是意外财神爷对褚氏集团的事情门清,而是意外褚熊名下的这间药厂竟然值这多钱。 尽管褚熊说出这事儿的时候, 杨凡就觉得他的药厂肯定要比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值钱,但,没想到贵了这么多,要知道,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也就最多值十个亿左右。 看样子,还是自己占便宜了。 “过几天那个药厂就是我的了!”杨凡笑了笑说道。 财神爷一惊,说道:“老大,你怎么拿下的?” “这你别管了,等着接手就是了!” “成,那其他的药厂我就不看了,褚熊名下的这间药厂还不错,有自己的拳头产品,也没什么不良资产,一直运营的都不错。” “这样更好!” 财神爷应了一声。 “行,这俩天你就着手处理这个事情,其他的事情先缓一缓!” “好的,老大!” 杨凡叮嘱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回到了别墅之后,刚要回房间。 苏白墨却突然开门出现杨凡的面前。 “我想出去走走!”苏白墨淡淡说道。 杨凡笑道:“好啊,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可以让自己放松一下!” 这可是苏白墨第一次主动要跟自己出去,杨凡自然不会拒绝。 傻子才会拒绝呢。 尽管,杨凡知道,苏白墨要让自己跟她出去的目的是什么。 并肩走在别墅外面的路上,清风阵阵,着实舒服。 “你是想问我关于你三叔早上说的那事儿吧!”杨凡笑了笑问道。 杨凡清楚的知道,苏白墨邀请自己出来的目的,就是想问这事儿。 听了杨凡的话,苏白墨说道:“是的!” “抱歉,让你失望了,因为,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三叔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苏白墨停下了脚步问道。 杨凡点头说道:“真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出去,问问他?” “有必要吗?你三叔那个人你觉得我还有必要搭理他吗?其实就算不用脑子想,我也想的出来,你三叔完全是想报复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三叔知道是我找到的账本,也就是说,是我害的他失去了这一切,不客气的说,他现在对我简直是恨之入骨!” 苏白墨不否认杨凡说的这一番话很对。 可她却觉得杨凡肯定知道苏世忠早上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杨凡,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 “那你可以对我坦诚一些吗?” 黑暗中,苏白墨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视杨凡。 她的眼神中包含着太多的色彩。 “墨墨,哥真不知道啊,我要知道的话,肯定就告诉你了。” “好,这事儿我相信你,那你能跟我说说鸢鸢是怎么回事儿吗?” 杨凡一惊。 问道:“什么鸢鸢?” “你是她男朋友,你不知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杨凡傻眼了。 “你的意思是,我不在的这一个多小时内,有个叫鸢鸢的来过?” 苏白墨点头,幽怨的说道:“所以,你还不打算摊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