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别生气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二十七章 别生气

“白姨死了!”萧媚的语气略显伤感地说道。 那张原本妩媚靓丽的脸蛋此刻变得无比的黯淡。 看的出来,她是真的难受。 想想也是,白姨在苏家做了十多年的佣人,萧媚跟了苏白墨六年了,这份感情肯定是有的。 杨凡微微的吃了一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凌晨四点左右,陈叔刚给我打了电话!” “这事儿苏白墨知道吗?” “苏小姐还不知道,我没告诉她!” “行,先别告诉她了,陈叔还跟你说什么了。” 萧媚犹豫了一下,说道:“白姨一个儿子的账号内,前天打进去了一百万,然后陈叔顺藤摸瓜调查了一下。” “结果呢?” “钱是一个神秘账号打进去的,无法查询,不过,苏先生已经开始出手,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儿!”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白姨是怎么死的?” “喝了安眠药,发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好,我知道了。”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萧媚点了点头。 杨凡起身上了楼。 萧媚的面色复杂。 苏白墨早已起来,按照杨凡说的,已经早房间内做了一番运动。 香汗涟涟的她,好像一颗熟透的了水蜜桃,带着惊心动魄的诱惑力。 简单的洗了个澡,苏白墨站在衣柜前犯难了。 她的目光一直落在萧媚给买回来的那几件薄如蝉翼的衣服上。 俏脸微红。 尽管昨天已经穿了一次,可苏白墨依然无法接受这样的衣服。 因为,实在是太薄了。 不过,犹豫了一番之后,苏白墨还是换上了这件衣服。 她知道,杨凡一会儿就会过来了。 迅速的换好了衣服之后,苏白墨又穿了一件厚衣服,坐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等待着杨凡的到来。 苏白墨想跟杨凡商量一件事儿。 很快,便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苏白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乱跳的心极力的平静下来。 其实坦白的说,每次让杨凡给自己治疗的时候,苏白墨都尴尬不已, 因为,治疗的过程中,尤其是自己的衣服被汗水打湿之后,苏白墨就更加的尴尬了。 这妞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长什么样子,也清楚的知道,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之后是个什么样子的。 可以说,这是苏白墨第一次,将自己完美的曲线展露给一个异性。 应了一声进来。 杨凡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墨墨,你不吃早饭?” 尽管这一声墨墨叫的依然会让苏白墨感觉不舒服,但,这妞竟然没有反驳。 不是不想,因为苏白墨清楚的知道,即便是反驳也没什么用,这小子的脸皮那么厚。 “我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苏白墨冷冷地说道。 按说自己应该感激眼前这个家伙的,毕竟,他是在为自己治病。 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能治得了自己的病,但,最起码,自己现在需要他。 可,一想到自己赤果果的躯体,以及看病时那妙曼的曲线都被这家伙看到过,苏白墨的心情就着实不痛快。 再加上这家伙说的话,苏白墨就愈发的不痛快。 杨凡说道:“这样可不行,这样吧,我去给你拿杯牛奶!” 说着,便转身出了房间。 也不询问苏白墨的意见。 这小子可真是够霸道的。 但,意外的是,苏白墨似乎并不讨厌他的这种霸道。 很快,牛奶端来了。 苏白墨却不怎么想喝。 多年来的高节奏生活,让她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吃过早餐了。 “怎么,需要我亲自喂你?” “我有事儿要跟你说!”苏白墨冷冷说道。 她希望岔开话题。 杨凡却笑道:“先喝掉牛奶,这对你的治疗有帮助!” 苏白墨无语。 自己竟然拒绝不了这个理由。 端起了温度适中的牛奶,苏白墨一口气喝了下去。 轻轻的擦了擦嘴巴正要说话。 杨凡却突然把手伸了过来,随后,轻轻的在苏白墨的嘴角上擦了擦。 苏白墨一惊。 杨凡的速度太快这妞没有反应过来,要反应过来的话,怎么可能让杨凡碰触自己的嘴角。 苏白墨忽地坐了起来。 这妞怒了。 这家伙竟然敢碰触自己的身体。 哪怕是嘴角也不行。 “找死?”苏白墨冷冷的喝道。 杨凡笑道:“有点牛奶,我给你擦了擦,别生气,你想跟我说什么?” 苏白墨一时语塞。 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生气了。 这妞气呼呼地坐在了床上说道:“我需要一顶帐篷!” 本来这妞还听不好意思说出这话的,但,现在被杨凡这么一气,苏白墨顿时理直气壮地说道。 杨凡笑道:“可以啊,我去给你买!” 杨凡当然知道,苏白墨的目的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为了看病的时候尴尬。 杨凡也尴尬,每次看到那妞毕露的曲线,杨凡就难受很,现在有了解决的办法,所以,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用,我让萧媚联系了陈叔,很快会送来!” “好事儿。”杨凡笑了笑说道。 说话间,杨凡便透过窗户看到了别墅外面正有人走了进来。 带头的自然是陈叔,在他的身后跟着俩个人,手中抬着不少东西。 杨凡见状笑了笑说道:“好快的速度,那就等帐篷安装完毕之后,我在给你看病吧!” 苏白墨点了点头。 陈叔虽然不知道苏白墨为什么要在自己的房间内弄一个帐篷,但,这是苏白墨交代的事情,所以他一刻都没有耽搁,用最快的速度送了过来。 趁着工人给苏白墨的房间安排帐篷的时候,陈叔冲着杨凡道了句:“你来,我跟你聊一聊!” 杨凡跟着他出了房间。 “老头,你想聊什么?” “想必小萧已经把事情告诉你了!” 杨凡点头说道:“说了!” “苏先生现在正在动用力量追查给小白儿子账户打钱的人那个是谁,他让我转告你一句,这边的事情你多费心!”陈叔沉声说道。 对待杨凡的态度倒是变了不少。 杨凡笑道:“我知道!” “好,其他的事情也没什么了,墨墨的病就靠你了。” 这老头有点反常。 送走了他们之后,杨凡的心里边突然多了一重危机感。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嗅到了阴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