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闹大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九十章 闹大了

上午的时候,杨凡给阿杰打了一个电话。 在电话中,杨凡跟阿杰说了一下周三早上打电话时跟自己说的事情,阿杰听罢,哈哈大笑了起来。 杨凡很是严肃的说道:“别笑,这事儿可大可小,周三的算盘打的很好,他一直不想让破军参与进来,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所以,你要当心!” 阿杰点头说道:“老大,我知道,我接下来的打算就是收拾破军跟周三。” “嗯,你按照你的计划走就是了,其余的事情我来处理!” 阿杰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之后,杨凡又仔仔细细的想了一番这个事情。 越想越觉得诡异。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起。 是白狼打来的。 杨凡接了起来。 “老大,你的卡里边有人给打进来一个亿,我查了一下,是周三名下的一个公司给转进来的!” 杨凡笑道:“很好,把钱转一半给财神爷,其余的一半捐出去!” “好的,老大!” 简单的聊了几句,彼此挂了电话。 刚电话没多久,杨凡收到了周三的短信。 “钱已经到位,好好干,我的钱,可是这个数字的数百倍!” 这话足够吸引人,也足够刺激人。 但,对于杨凡来说,没那么大的诱惑力,不是杨凡不爱钱,而是杨凡知道这老东西不怀好意。 换句话说,杨凡并不着急马上就得到这个钱,反正,到最后这个钱,必须是自己的。 杨凡对此很有信心。 吃罢了中午饭之后,杨凡便载着苏白墨朝着省城奔去。 坐在后排的苏白墨认认真真的看着手中的资料,车厢内的气氛有些怪异,杨凡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便打开了音乐。 舒缓的音乐一泄而出,车厢内的气氛瞬间变得美妙了起来。 苏白墨起初还能认真的看资料,但,很快,这妞就有些看不进去了。 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苏白墨说道:“把声音调小一些!” 杨凡却没有理会。 刚才开音乐,一方面是缓解一下车厢内的气氛,另一方面就是打搅的这妞看不成资料。 在杨凡看来,苏白墨几乎要走火入魔了。 除了睡觉不看之外,其余的时间,去公司的路上在看,上班的时候看,吃饭的时候看。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也不放松一下。 “跟你说话呢?”苏白墨不悦说道。 但,声音并不冷漠。 杨凡笑道:“我听到了,但,我不准备执行!”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就是怕你再这么下去的话,就要走火入魔了,你看你,除了睡觉的时间,其余的时间每天都在看这些枯燥的东西,墨墨,你是人,干嘛非要把自己当成是一台机器!” “你懂什么!”苏白墨不高兴的说道。 杨凡不悦说道:“我是不懂你每天都在看什么,但是我懂你的身体要是在这么折腾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垮掉!” 苏白墨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这妞的语气缓和了不少的说道:“我才二十三岁,我也很想每天跟别人一样,肆无忌惮的享受着青春,可是不行,我没那个资格,我得对苏氏集团几万名的员工负责任。” “墨墨,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但,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的身体因为高强度的工作而垮掉的话,你拿什么对你的员工负责任?” 一句话说的苏白墨瞬间沉默了。 杨凡见状,笑了笑说道:“所以,听我的,从临安市到省城,也就俩个小时的车程,我带你玩一下刺激!” “你要干什么?”苏白墨问道。 但,话音刚落。 车子瞬间便像是脱缰的野马似得,飞了出去。 速度那叫一个凶残。 苏白墨没有准备,被刺激的尖叫了一声。 杨凡将车窗打开。 凶残的风吹了起来,吹乱了苏白墨的秀发,但,也让她瞬间觉得无比刺激。 俩个小时的车程,被杨凡用了一个多小时跑完。 到了省城之后,苏白墨还觉得意犹未尽。 看样子,这妞也需要发泄。 “回去的时候,你也可以开的快一些!” 杨凡笑着说道:“好啊!” 在苏白墨的指引下,杨凡在省城的到路上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将车停在了一间名为七彩广告公司的门口。 这公司的名字虽然不咋地,但,公司的规模倒是不小。 三十多层的写字楼竟然全部都是这间广告公司的产业。 “这是苏氏集团的分公司?”杨凡好奇问道。 “不是,只是一个子公司。”苏白墨淡淡说道。 “你们苏氏集团可真是财大气粗啊,一个小小的广告公司竟然整的这么气派。”杨凡忍不住说道。 苏白墨淡淡的道了句:“但,就是这间公司上半年已经连续亏损了七个亿!” 杨凡一惊,他瞬间明白了,这苏世雄哪里是派自己的女儿来工作的,这分明是派苏白墨来填补这个窟窿的。 杨凡正要说话,苏白墨却继续说道:“半年的时间,扭亏为盈,不然的话,我将失去接班的资格!” 这事儿闹大了。 杨凡说道:“墨墨,你确定你父亲是来让你锻炼的?而且不是故意给你设置这么大的难题!” 苏白墨说道:“这是我必须做的,我也知道很难,可再难也得去做!” “我精神上支持你,不过,咱们来半天了,怎么也没个人来迎接一下?” “没有人知道我今天会来!” 说着,苏白墨率先朝着公司里边走去。 杨凡紧随其后。 苏白墨倾国倾城的容貌顿时吸引了不少的注意,没有理会这些人的目光,苏白墨直接走到了前台,说道:“你们方总现在在公司吗?” “你是?” “苏白墨!”苏白墨淡淡说道。 前台显然并不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便说道:“小姐,是这样的,您要是没有预约的话,是不可能见到我们方总的,要不要现在给您预约一下!” “不用了,你告诉他,苏白墨来了!”、 前台的接待很是郁闷,可却也按照苏白墨说的,将电话给方总的秘书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