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你要干什么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两百九十八章 你要干什么

“去调查一下张大鹏!”苏白墨犀利的说道。 “谁是张大鹏?” “七彩广告公司销售部也就是业务部的部长,几天之后我的顶头上司!” “查他?” 苏白墨点头。 “好啊!”杨凡笑了笑说道:“回头我就去调查!” “你可以走了!”苏白墨冷冷说道。 杨凡起身离开了这妞的办公桌。 刚坐在,刘正阳出现了。 这牲口笑的跟寡妇得了儿子似得,那叫一个得意。 刚进了苏白墨的办公室,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刘正阳先是一怔,随即说道:“哟,你这牲口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正阳咱俩聊几句?” “行啊,怕你啊!” 杨凡咧嘴一笑,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刘正阳跟了出去。 本以为杨凡就在办公室的走廊外跟自己聊,可不曾想,杨凡出了办公室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朝着楼上走去。 “煞笔,你要带老子去哪儿??” “怕了?”杨凡冷笑着问道。 “滚!” “那就少废话!” 说着,杨凡迅速的上顶层,刘正阳跟了上去。 很快,俩人到了天台。 苏氏集团显然是临安市最高的楼层,高达九十九层的大厦着实是看风景的好地方。 站在天台上,放眼望去,偌大的临安市尽收眼底。 “好地方啊!”杨凡感叹道。 “是挺不错的!”刘正阳说道。 “刘正阳,听说你爹妈今天过来跟苏白墨的父亲谈婚事,谈的如何了?” “关你屁事!” 杨凡并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刘正阳说道:“那你知道我把你带到这地方做什么吗?” “关老子屁事儿,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话音刚落,杨凡猛地一脚朝着一旁的刘正阳踹去。 刘正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杨凡一脚踹飞。 这牲口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杀气腾腾的看着杨凡喝道:“小子,你特么找死?” 杨凡冷笑着说道:“今儿找死的人恐怕是你!” “艹,你特么的真是活腻歪了!” 说着,刘正阳便猛地扑了上来。 杨凡凌空一跃,一记凶残的回旋踢朝着刘正阳的脑袋踹去。 扑上来的刘正阳只觉得脑袋上瞬间被击中了,痛的这牲口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便再次倒在了地上。 杨凡落地之后,居高临下的站在了刘正阳的面前,喝道:“就这样的水平,还号称是西北狼,是谁瞎了,给你取了这么一个外号,刘正阳,别以为你有个不错的背景,就觉得你牛鼻的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能收拾的了你的人多的是,只是不愿意收拾你罢了,今天,不过是给你个教训,以后见了老子客气点,还有,从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别特么的让老子在看到你!” 说着,杨凡转身便走。 只是走了没几步,杨凡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刚刚站起来的刘正阳说道:“你要真牛鼻的话,就去跟范耀辉好好的斗一斗,收拾的了范耀辉,你才真是这牛逼!” 随后,杨凡闪人。 刘正阳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愤恨的说道:“麻痹,第二次了,杨凡,你跟老子等着,等老子的伤好了之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刘正阳走了。 走的时候,还笑眯眯的进来跟苏白墨打了个招呼,而且,再也没有提中午要请苏白墨吃饭的事情。 仿佛他根本就没有说过要请苏白墨吃饭似得。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走了。 苏白墨松了口气。 苏白墨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同刘家的人谈的怎么样了,她也不想去管。 反正,很多事情,苏白墨的心里边已经慢慢的开始有了自己的打算。 吃罢了饭之后,趁着俩个小妞休息的间隙,杨凡在办公室外面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老大,有什么指示?” “给我调查一下七彩广告公司销售部也就是业务部部长张大鹏这个人。” “好的老大,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没了,对了,中午请小六吃饭没?” “自家兄弟,还客气什么,老大,这些事儿你就别管了!” “成,我不管了,你来处理就是了,尽快的调查张大鹏这个人,我急需要拿到他的一切资料!” “好的老大!”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一下午过的很是痛快,没有人来打搅,这样的日子着实舒坦。 临下班的时候,苏白墨被苏世雄叫走了,看样子苏世雄打算跟苏白墨说今天刘家来谈论的事情。 萧媚有些焦虑。 她来回不停的踱着方步,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杨凡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萧媚走来走去的样子,觉得着实搞笑。 “我说媚儿,你这么紧张干吗啊,搞的好像是你要嫁人似得!” “你懂个屁啊,墨墨很不喜欢刘正阳,可我怕董事长把墨墨嫁给他!” “放心吧,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你怎么知道?” 杨凡笑道:“你别忘记,还有个范家,苏世雄之前已经跟范家接触过,所以是绝对不可能答应刘家的!” “可上次董事长去范家据说也没谈出个什么结果来,难保不会把墨墨许配给刘正阳,哎,说起来,墨墨也真是可怜,就好像是一件价高者得之的商品似得,始终都没有办法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 杨凡笑了笑正要说话,但,突然意识到萧媚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很有问题。 “怎么,墨墨之前有过所爱的人?”杨凡问道。 萧媚一怔。 随后猛地摇头说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我一直在她身边,根本就没有人入的了墨墨的法眼!” 杨凡太了解萧媚了。 这妞的反应如此的不正常,这说明,她说的完全是反话。 念及如此,杨凡笑了笑说道:“看样子,媚儿你不坦诚啊,说吧,墨墨之前到底喜欢过什么人?” “你别瞎说,压根就没有的事情!” “看样子,我不使唤点手段,你是不肯说实话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媚儿,对不起了!” 说着,杨凡忽地起身,朝着萧媚走去。 “你要干什么?”萧媚慌乱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