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惊变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零五章 惊变

时间进入了倒计时。 再一次结束了治疗之后,杨凡重重的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的这顶阻碍了他与苏白墨的帐篷,杨凡说道:“再过俩天,墨墨你就再也不用躲在这个讨厌的帐篷内了!” 苏白墨没有言语。 但,此刻的她内心当中却是激动不已。 因为,再过俩天便终于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莫名其妙的昏厥,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人生进入了倒计时。 原本讨厌的生活,在这个一刻变得的是那般的美妙。 “谢谢!”良久,苏白墨轻声说道。 杨凡笑道:“早点休息!” 这句话杨凡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但,今天却格外的与众不同。 简单的洗漱之后,杨凡便开始了疯狂的修炼。 但,就在这个时候,别墅的门口却突然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杨凡迅速起身出了别墅。 灯光的照耀下,一个灰袍老者直挺挺的站在了别墅的门口,那双眼睛在看到了杨凡的瞬间,突然变得无比的犀利。 来者不善。 但,杨凡并没有退缩。 迅速的朝着别墅的门口走去。 很快,俩人的距离便是一门之隔。 杨凡更加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面孔。 苍白的有些慎人。 “什么人?”杨凡问道。 老者缓缓说道:“受刘正阳所托,来给你点教训,好让你知道,刘家并非收拾不了你。” “要打架?” “不,我是收拾你!” 杨凡笑道:“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收拾我!” 说着,一翻身便站在了老者的面前。 就在杨凡双脚刚刚站稳的那一瞬间,老者的拳头便猛地袭来。 快,快的让杨凡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对方的拳头便狠狠的击中了自己的胸口。 痛,剧痛袭来。 伴随着剧痛,杨凡的身子飞了出去。 随后,便狠狠的撞击在了一旁的大树上。 咚的一声闷响。 杨凡的身子又摔在了地上。 高手。 绝对的高手,这是杨凡出道以来,遇见过的最凶残的高手。 他的实力至少要比杨凡高出俩个层面。 杨凡从未小瞧过刘家,但,杨凡没想到,刘家竟然会有如此逆天的高手。 就在杨凡摔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对方的身形一闪,便站在了杨凡的面前,一双眼睛犀利的盯着杨凡说道:“听闻你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却已经练到了武帝的境地,着实难得,按说,我与你无怨无仇,本不应该对你下手,但,你太嚣张,且目中无人,所以,我必须得给点教训!” 说着,猛地一脚朝着杨凡踹来。 杨凡忍着剧痛,一个驴打滚躲了过去。 但,饶是这样,腰间却还是被这老东西的脚尖扫了一下。 火辣辣的疼。 杨凡暴怒。 忽地站了起来,不由分说的朝着那老东西扑了上来。 “有点意思!”灰袍老者突然狞笑着说道。 说话间,突然扑了上来。 杨凡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杀气朝着自己蜂拥而来,死死的压制着自己,呼吸顷刻间变得无比的困难。 那股杀气死死的将杨凡包裹了起来,仿佛对方稍微一用力,杨凡就会被这股杀气碾压成碎片。 这才是高手。 杨凡的战意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 猛地迎了上去。 嘭的一声脆响。 杨凡瞬间懵了。 因为,这一声脆响并非是自己同那灰袍老者交手而发生的的声音。 杨凡定睛一看,月光下,一个蒙着脸的黑袍老者杀气腾腾的挡在了杨凡的面前。 感情刚才的脆响,是他与灰袍老者交手所发出来的声音。 再看那灰袍老者的身子已经爆射出了十多米,而黑袍老者却纹丝不动的站在杨凡的面前。 高下立判。 灰袍老者的面色中带着几分诧异吃惊之色。 显然,他没想到,半路会突然杀出这么一个程咬金来。 而且,实力还是如此的彪悍。 “你是谁?”灰袍老者声音森冷的问道。 “你无需知道,你只要知道,若是你再敢对杨凡出手的话,我必定会让你生死不如!”黑袍老者淡淡说道。 夜色中,他的声色带着几分说不出的霸气。 “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竟然连名字都不敢说,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如你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 说着,灰袍老者再次扑了上来。 黑袍老者身形一晃,便彻底的失去了影踪。 下一秒,杨凡便突然听到了一声惨叫。 定睛一看,灰袍老者的身子好像是断线的风筝似得,飞了出去。 杨凡彻底的震惊了。 他刚才同灰袍老者交过手,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实力,可不曾想,如此彪悍的灰袍老者竟然连黑袍老者一招都接不住。 这得彪悍到什么程度。 杨凡不敢想。 也顾不得想。 落地之后的灰袍老者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好,算你狠,这个仇,我记下来了,他日我必定会找你复仇的。” 说着,凌空一跃,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前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前辈,敢问您叫什么,他日有缘,我定会报答您今日的救命之恩!” 黑袍老者突然转身,暴露在空气中的那双眼睛笑的无比阴森的说道:“无需报答,另外,你想多了,救你,并非是因为想让你欠我一个人情,而是,你必须得死在我的手中!” 杨凡一惊。 万万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前辈,你我从未见过,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有些事情,等你死的时候,我会亲自告诉你的,但,现在不行,有缘再见!” 说着,这黑袍老者一闪,顷刻间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杨凡站在别墅的门口,久久回不过神来。 本以为这黑袍老者是友非敌,可不曾想,他竟然也是敌人,而且,比灰袍老者更狠的敌人。 杨凡有些蛋疼。 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这么逆天的高手。 但,杨凡并不惧怕。 他的人生中没有惧怕这个词。 愣了许久,突然觉得胸口处传来了一阵剧痛。 下一秒,杨凡哇的一声,一大口触目惊心的血液从口中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