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你笑什么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一十章 你笑什么

杨凡迎了上去。 一瞬间,俩人的身子便猛地撞击在了一起。 那哑巴修炼的必定是蛮横一类的功夫,因为,他的撞击力度非常彪悍。 但,杨凡显然也不是吃素的。 俩人的身子撞击在一起的瞬间,巨大的力道让俩人迅速的分了开。 哑巴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三四步,杨凡则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高下立判。 哑巴的眼神中出现了满满的震惊之色。 因为,杨凡的实力显然远在他之上。 “有点意思!”哑巴声音无比沙哑的说道。 说话间再次扑了上来。 杨凡狞笑着迎了上去。 刚才的那一招不过是彼此间的试探,这一次,才是正儿八经的较量。 对待敌人,杨凡的态度一向很是明确,绝对要用最彪悍的实力将对方碾压,而且,不给对方任何还手的机会。 所以,扑上去的瞬间,杨凡的力道便凝聚在了拳头之上。 哑巴似乎不敢同杨凡正面交锋,面对杨凡袭来的拳头,哑巴的身子迅速一闪。 可惜,杨凡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就在他躲闪的那一瞬间,杨凡爆喝一声,拳头猛地重击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只听的喀嚓一声,这哑巴一声惨叫,身子飞了出去,随后便狠狠的摔倒了一旁的花圃中。 杨凡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 再次扑了上去。 擒住了着哑巴的身子之后,杨凡硕大的拳头便跟下雨似得,疯狂的落在了哑巴的身上。 一分钟,杨凡出了一百多拳。 起初这哑巴稍微还有一点反抗的能力,但,很快,他便彻底的失去了反抗。 等到杨凡收拳的时候,这老东西已经彻底的不行了,只有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了。 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杨凡说道:“这就是犯错的代价!” 说着,杨凡迅速的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很快,白狼接起了电话。 “来园林这儿收尸,目标是哑巴!” 白狼一惊,说道:“老大,你出手了?” “你知道我的个性,这种事情我不想拖。” “老大,我这就过去!” “嗯,别弄死他,留活口,让他把知道的都吐出来!” “老大,我知道!”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又扫了哑巴一眼,杨凡起身朝着别墅奔去。 就在杨凡刚刚走了没多久。 一个身着黑袍的老者突然出现。 如果杨凡在场的话,他一定会认识这黑袍老者。 因为,昨天晚上他刚刚救了杨凡一命。 这黑袍老者出现之后,看了看哑巴,随后,冷冷说道:“好狠的手段,此子留不得!” 说着,将哑巴提了起来,迅速闪人。 回到了别墅之后,杨凡心情大好。 苏白墨看到了杨凡的时候,迅速问道:“他去哪儿了?” “去他该去的地方!”杨凡笑道。 “毒害墨墨的人,真的是他?”萧媚问道。 看样子,苏白墨已经把事情都跟萧媚说了。 杨凡点头说道:“对,包括今天中午在火锅中下毒的人也是他。” “为什么?” “不知道,他没说!”杨凡说道。 这是扯淡。 有些事情,还是暂时不告诉苏白墨跟萧媚的好。 并非是不想,而是杨凡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着俩人。 天知道苏白墨要是知道有人想要弄死她的话,会怎么想。 还有没有心思工作。 苏白墨沉默了,萧媚也沉默了。 杨凡笑道:“对了墨墨,这事儿告诉你父亲没有?” 苏白墨点头,说道:“已经通知了他,他正在赶来的路上!” 说话间,别墅的大门口响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 打开了大门,一辆迈巴赫缓缓的驶了进来。 这是苏世雄的座驾。 市值一千两百多万的豪车。 车刚刚停稳,没等到司机开门,苏世雄便迅速下了车。 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问道:“墨墨,你没事儿吧!” 苏白墨点头说道:“父亲,我没事儿!” 苏世雄悬着的心这才落地,看了看杨凡,又看了看萧媚,苏世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哑巴在咱们家已经十五年了,怎么可能是下毒之人?” 看样子,这事儿让苏世雄很是震惊。 杨凡淡淡的道了句:“苏先生,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别忘记陈道阁的前车之鉴!” 这话一出,苏世雄瞬间沉默了。 陈道阁的背叛对他的打击特别的大,没想到,现在又出来一个哑巴。 苏世雄现在怀疑,苏家到底还有多少来历不干净,想对自己跟苏白墨下手的人。 “哑巴哪?”苏世雄问道。 “已经处理,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他?”苏世雄冷冷说道。 “当然没有这么轻松,这事儿我已经处理妥当。” “你是怎么处理的?报警了没有!” 杨凡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苏先生,你老江湖一个了,这事儿你觉得报警管用吗?警察最多把他抓走,甚至判刑,还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苏世雄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这事儿你来处理!” 苏世雄坐了半个多小时,安慰了苏白墨一番之后,便起身离去。 临走的时候,苏世雄眼含深意的看了杨凡一眼。 杨凡视而不见。 他同苏世雄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 尽管杨凡可以理解苏世雄一些做事儿的方式,也愿意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可杨凡接受不了的是,作为一个父亲,为什么不能认真的倾听一下自己女儿的心声。 就在苏世雄刚刚上车的那一瞬间,杨凡的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是白狼打来的。 杨凡迅速的接了起来。 “老大,出事儿了!”白狼的语气无比急迫的说道。 “怎么了?” “我跟小九翻遍了整个园林,没有找到哑巴,不过,倒是在地上发现了血迹,顺着血迹找了有一公里,然后就彻底的消失了,我想,是有人带走了他,会不会是他的帮手?” “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不过,找不到就算了。” “老大,我回去就调查这事儿。” “可以,但当务之急是先调查我上次让你调查的。” “明白!”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会是谁把哑巴救走的呢?”杨凡眉头微皱,心里边忍不住暗道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