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给爷笑一个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二十四章 给爷笑一个

褚家的能量让杨凡有些意外。 本以为不过是个普通经商人家,可不曾想,竟然也有不俗的背景。 驾车离开褚家的时候,杨凡开始认真的思索,到底要不要带着褚正清一起玩儿。 不过,转念想想,治好褚正清的身体还需要一段时间,没准将来会出现什么变故。 所以,很快,杨凡便不在纠结这事儿。 奔行了一会儿,杨凡给萧媚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番这妞今天发生的事情,萧媚很是隐晦的告诉杨凡回去再说,便挂了电话。 杨凡隐约意识到,苏白墨今天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恐怕不是那么顺利。 想想也是,虽然七彩广告公司是苏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而且,苏白墨又是整个苏氏集团的准接班人,但,这并不表示,下面的人就会对苏白墨言听计从。 时间尚早,杨凡便找了个茶馆喝茶消遣时光去了。 坐在装修儒雅的茶馆内,喝着价格不菲的茶,看着外面形形**的人群,杨凡觉得这才是生活。 真实,平淡。 不过,一壶茶水下肚之后,杨凡便开始怀念自己之前的职业了。 因为,眼前的生活实在是太过于舒坦了。 这家伙注定是一个享受不了眼前这种生活的人。 临近下班的时候,杨凡便驾车直奔七彩广告公司。 刚到了公司的门口,手机便响起,电话是萧媚打来的。 “杨凡你在哪儿?” “公司门口!” “哦,我们马上就出来了!” 说着,萧媚便挂了电话。 等了几分钟,苏白墨同萧媚出了公司。 老远地,便看到了苏白墨的面色冷若冰霜,看样子,这妞的心情不好。 等到俩人上了车之后,杨凡瞬间就感觉到了苏白墨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渗人的寒气。 杨凡给了萧媚一个询问的眼神,萧媚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杨凡便不再废话,迅速驾车朝着别墅奔去。 车内的气氛着实不好,奔行了一会儿之后,杨凡笑了笑说道:“媚儿,今天还顺利吧!” “就那样!”萧媚淡淡说道。 “到底是哪样?” 萧媚白了杨凡一眼,不再言语。 很快,回到了别墅。 刚下了车,苏白墨便踩着高跟鞋朝着别墅里边走去,也没理会杨凡同萧媚。 萧媚正要下车,杨凡一把拉住了这妞。 笑问道:“媚儿,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难不成张大鹏那孙子给你俩脸色看了?” “他一个小小的销售部部长,岂敢给墨墨脸色看!”萧媚不屑说道。 “那墨墨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萧媚沉默了一会儿,略显郁闷的说道:“七彩广告公司现在是就是一块铁板,上下抱成了团儿,也不知道方道明使了什么手段,表面上对墨墨很是恭敬,但,过头了,很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杨凡笑道:“就像演戏?” “对,就是这种感觉!” “行,明白了,看样子,还是得哥出马了啊!”杨凡一副高手寂寞的表情说道。 萧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得,不说了,我去找墨墨聊一聊!” “别,你快别去给墨墨添堵了!”萧媚赶紧说道。 “你就知道我是去给墨墨添堵的?而不是去温暖她的那颗受伤的小心灵?” 萧媚无语。 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这妞的表情落寞,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杨凡,我在你的心里边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苏白墨很是反常的没有一回来就看资料,而是站在窗户前发呆。 杨凡站在了她的背后,盯着这妞妙曼的躯体看了好一会儿,见苏白墨都没有搭理自己,杨凡便笑道:“墨墨,在看什么呢?” 苏白墨没有言语。 杨凡继续说道:“我猜肯定是在看帅哥,全世界最帅的就站在你的背后,你何必舍近求远!” 这话一出,苏白墨随即转身。 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冷的就好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似得,直视着杨凡。 “生气了?”杨凡笑问道。 他才不惧怕苏白墨的冷漠。 跟这妞相处的时间久了,杨凡清楚的知道苏白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墨墨,你不应该把工作中的情绪带回家的,因为,这会让你更加的郁闷。”杨凡突然柔声说道。 苏白墨一怔。 原本冷漠且强大的气场瞬间土崩瓦解。 她失落的坐在了床上,看着杨凡说道:“杨凡,我很不开心!” 杨凡有些心疼。 莫名其妙的心疼。 坐在了苏白墨的身边,杨凡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今天的事情让你很受伤,或者说是很受打击,但,墨墨,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顺风顺水,而且,恕我直言,难道你父亲让你来七彩广告公司的时候,你就没想过,到底是为什么?” 苏白墨面色阴郁的摇头说道:“我当然知道我父亲的意思,但,我没想到情况会是如此的严重!” “所以,你受打击了?” “不,我不开心的缘故并不是因为七彩广告公司的情况糟糕,而是这些人做的事让人难受。” “那就更不应该了,为了一些毫不相干的人而难过,还有比这更无趣的事情吗?他们做的不好,ok,那就让他们走就是了,任何人做错事情,都需要付出代价的。” “可是谈何容易!” 杨凡笑道:“这有何难?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交给我便是了!” 苏白墨眼神之中出现了一抹叫做感动的色彩,但,很快,便被另外一种情绪所取代,那是怀疑。 “杨凡,我并非信不过你,但,你可能不知道七彩广告公司的实际情况!” “不知道又能怎么样?我不会调查吗?我这个人的个性你了解,如果我打定主意要去做某件事情,谁都别想阻挡,神挡我杀神,魔挡我诛魔。” 这句霸气的话,瞬间让苏白墨的内心当中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 她点了点头,说道:“那你打算这么办?” “擒贼先擒王。” “这更加的不容易!” “我知道,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惊喜的。” 苏白墨沉默了。 杨凡笑道:“不过,我也不是白帮忙,我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给爷笑一个!”杨凡坏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