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任务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任务

给褚正清同他大妈治疗完毕之后,杨凡朝着阿甲发来的地址奔去。 几个小时这妞打电话告诉自己的任务到了的时候,杨凡问她是什么任务,但,阿甲并没有告诉杨凡,这妞只是给杨凡发了一个地址。 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目的地到了。 万万没想到,阿甲跟自己约定的地点竟然是天桥下。 老远地,便看到了红衣胜火的阿甲笑吟吟的站在了天桥下面等着杨凡。 雪白的脸颊被大红色的风衣映衬的越发白嫩迷人。 杨凡下了车,快步上前走到了这妞的跟前,问道:“说吧,我的任务是什么?” “喏,看到天桥下的那个乞丐了没有?”阿甲笑眯眯的问道。 杨凡顺着阿甲所指的方向看了看,果然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这位乞丐的腿前端时间被人给打瘸了,你只需要将他的腿治好就行了,这是你作为加入极道盟的任务。” 杨凡瞬间无语了。 着实没想到是这么一个任务。 “怎么,有意见?” 杨凡摇头说道:“没有!” “那还愣着做什么,行动吧,哦,对了,你的时间是一周,如果一周之内完不成任务的话,那你就没有资格再加入极道盟!” 杨凡点了点头,虽然不大明白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一个任务,可杨凡还是迅速朝着乞丐走去。 老头正在睡觉。 杨凡没有打搅他,坐在了这乞丐的身边,安安静静的等着他醒来。 或许很多人很鄙视乞丐,但,在杨凡看来,天下众生人人平等。 这个平等跟你的身份,地位,甚至是财富都没有关系。 阿甲没有走,这妞上了杨凡的车,安安静静的看着杨凡。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这乞丐醒来了。 睁开眼睛看到了杨凡的第一时间,便吓了一跳,那双浑浊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一抹恐惧之色。 “我,我没钱。” 这是乞丐说的第一句话。 声音沧桑。 但,带着几分惧怕。 杨凡笑道:“我不要你的钱。” “那,那,那你要干什么?” “给你治病!” “我,我没病!” “腿都瘸城这样了,还说没病。” 说着,杨凡也不管对方脏不脏,直接将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这乞丐正要挣扎,杨凡突然说道:“别动!” 声音不大,但,却带着几分命令的味道。 乞丐不敢动了,越发恐惧的说道:“我,我没钱!” “不要钱。” “那,那你要什么?” “什么都不要。” 说着,厌烦感度了一丝气息过去。 这股纯正的气息很快便在乞丐的体内游走。 那乞丐兴许是觉得好神奇,一双眼睛那叫一个吃惊的看着杨凡。 杨凡笑了笑没有言语。 几分钟之后,杨凡收手。 这老头的身体相当不错,除了小腿上胫骨和腓骨骨折之外,其余的都还好。 “问题不大,只是左腿的小腿处有两处骨折,一周的时间差不多!” 说着,杨凡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这老头骨头断裂的部位,慢慢的运气开始治疗了起来。 老头兴许是感觉到了杨凡的善意,便不在挣扎,也不在说话,任凭杨凡安安静静的为自己治疗。 一个多小时之后,杨凡撒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来,慢慢站起来,跟我走!” “去,去哪儿?” “给你安排个住的地方,方便我今后为你治疗!” “不,不,不,我哪儿也不去。” “那可不行!” 说着,杨凡伸手去扶这老头。 老头挣扎了一下,便让杨凡扶了起来。 很快,杨凡将这老头弄上了车。 “杨凡,你这是几个意思?”阿甲好奇问道。 “没什么,给他找个地方,治疗起来,也方便一些!” 说着,杨凡迅速开车。 “去哪儿?”阿甲问道。 杨凡想了想说道:“去中州大酒店吧。” “哟,你可真够善良的!”阿甲笑眯眯的说道。 “那不然去哪儿?去周三的别墅?”杨凡笑道。 “好吧,当我没说!” 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酒店到了。 将乞丐扶着下了车。 进了酒店之后,瞬间吸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杨凡懒得理会,直接走到前台,说道:“最好的房间,开一个月!” 前台的服务生瞬间惊呆了。 磕磕绊绊的说道:“先生您好,我们酒店最好的房间是总统套间,一天的费用是两万八!” “嗯,就这个吧!” 说着,杨凡将身份证同银行卡一起递了上去。 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直接刷上一百万,这些老先生有什么需要,你们直接从预付的钱里边扣,不够给我打电话!” 众人惊呆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就没见过有人给乞丐开房间,而且,还是最好的房间。 但,不管怎么震惊,还是在很快的时间内将一切手续俱都办好。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杨凡扶着这乞丐直接进了总统套房。 这地方果然不错。 房间巨大不说,而且,景观也是超级一流的。 当然,房间内的各种生活设施应有尽有。 这才是享受。 安顿下来之后,杨凡冲着老头说道:“老头,这几天你就在这儿住着,哪儿都别去,每天下午我会过来给你治腿!” 那乞丐早就彻底的惊呆了。 杨凡说什么,就是什么。 安排妥当了之后,杨凡正要闪人,手机突然响起,电话是白狼打来的。 “老大,忙不忙?” “不忙的话,咱俩见个面儿?” “有事儿?” 电话那头的白狼应了一声。 杨凡说道:“地址给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白狼说道:“好的,老大!” 杨凡挂了电话。 “阿甲,我有点事情去处理,这边先麻烦你了,有事儿你直接给我打电话。” 阿甲笑着点头说道:“好啊!” 亲自将杨凡送上了电梯之后,阿甲回到了房间。 刚刚还无比落魄的乞丐却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似得,双手负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户前看着外面的世界。 “爷爷,您觉得如何?” 万万没想到,这乞丐竟然是阿甲的爷爷! 乞丐转身,原本无比浑浊的眼睛此刻变得精光闪闪,他缓缓点头说道:“目前来看,还不错,但,得继续考察。” 阿甲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