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怪我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怪我吗?

夜已深,但酒还没有喝完。 苏白墨却不再喝了。 因为,杨凡不让了。 他舍不得这妞真的陪自己喝一宿。 便让她去休息。 苏白墨没有任何的反驳言语,很是听话的起身上了楼。 有些事情总是在慢慢的发生变化,比如说,人心,感情,甚至是一些别的。 萧媚没有走。 但,她的情绪低落。 “怎么,不开心?”杨凡笑问道。 “你怪我吗?”萧媚突然问道。 杨凡当然知道这妞的话是什么意思。 摇了摇笑道:“当然不怪,如果你的功夫没有丧失的话,我相信你会在第一时间跳出来,但,此一时彼一时,因为现在的你知道,就算是跳出来,也无济于事,所以我不怪你,也没什么资格怪你!” “可墨墨跳了出来。”萧媚眼眶一红说道。 “墨墨可能是为了感激我,因为这段时间我或多或少的帮了她一些忙!” 萧媚摇头说道:“不,我是败给了自己的懦弱!” “笨蛋,你并不懦弱。”杨凡柔声说道。 他见不得女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哭,尤其是萧媚同苏白墨俩人。 萧媚不说话了,眼泪肆虐。 杨凡抽了几张纸递给了这妞说道:“再哭的话,妆就花了!” 杨凡本想逗这妞笑一笑。 但,萧媚却突然伏在桌子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边哭还边说道:“我又没化妆!” “好好好,你没化妆,但,别哭了,好不好?” 萧媚不再说话。 只顾着哭。 杨凡其实特别能够理解此刻萧媚的心情,但,理解有什么用。 等了好一会儿之后,萧媚不哭了。 突然抬头看着杨凡,一双原本妩媚的眼睛此刻红肿的着实让人心疼。 “别哭了,去休息吧,我待会儿也去休息!”杨凡柔声说道。 “不,我不要。” “可你明天还得上班呢,我白天又不在你们的身边,你得帮着墨墨对付周边的那些小人!” 萧媚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这你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之后,擦掉了眼泪说道:“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再也没有多余的话。 说着,这妞迅速的上了楼。 杨凡躺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 苏白墨跳出来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幕又在脑袋中回想了起来。 真不知道这妞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勇气。 其实杨凡并不知道的是,萧媚并非懦弱,她只是被当时的那一幕刺激的彻底震惊了,以至于好久都没回过神,等到这妞回过神的时候,苏白墨已经跳了出来,挡在了杨凡的面前。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萧媚就算是不跳出来,杨凡一点儿也不生气。 首先萧媚没有跳出来保护自己的义务,其次,当时的情况那么危险,跳出来无济于事。 当然,能跳出来,杨凡还是很感动的。 想了一会儿这事儿,杨凡又想起了突然出现的那个神秘人。 越想越觉得好奇。 好奇那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是谁。 只可惜杨凡也没看到对方的长相。 纠结了一番之后,杨凡知道,所有的谜团都会有解开的那一天,自己现在纠结显然是再做无用功,另外,今天晚上遭遇的一切再次让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实力的孱弱。 念及如此,杨凡不在胡思乱想,转身回了房间开始修炼。 一夜无语。 第二天将俩妞送去上班之后,杨凡正驾车朝着褚家奔去。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杨凡不是一个喜欢过分纠结的人。 但,奔行了没多久,手机突然响起。 电话是周三打来的。 杨凡微微一怔,随即接起了电话。 “来别墅一趟!”周三的声音无比疲惫的说道。 “什么事情?”杨凡问道。 话音刚落,周三便挂了电话。 带着几分疑惑,杨凡给褚正清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天有点事情,晚点过去。 个把小时之后,杨凡到了周三的别墅。 再次见到了周三的时候,杨凡吓了一跳。 只是几个小时没见,这老东西竟然苍老了十多岁,披头散发的他,站在别墅的院落内,再加上深秋的气候,纷纷飘落的树叶,让眼前的一切显得无比的萧杀,凄凉! 周三不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杀气腾腾的老者,而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周三的那双充血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 许久之后,周三无比哀伤的说道:“你赢了,账号给我!” “认输了?”杨凡冷笑着说道。 周三没有言语。 杨凡迅速的进了周三的别墅,找到了纸跟笔,迅速的写下来了自己的账号,随后递给了周三。 “钱,下午就会到账,我希望今天晚上可以见到破军!” “钱一到账,你自然就会见到破军,不过,并非是在这儿见。” “你什么意思?”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那么,我自然就得送你离开,破军晚上会到京城,明天一早的飞机出国,你要愿意的话,现在可以收拾东西去京城了!” 说着,杨凡转身便走。 走了几步,杨凡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说道:“昨天晚上对你出手的人你似乎认识,他是谁?” 周三想起了那个人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要敢把我的身份告诉了杨凡的话,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虽然距离他说这话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但,现在想起了周三依然觉得心悸不已。 “无可奉告!”周三说道。 不是不想告诉杨凡,而是不敢。 “好,那么再见!” 周三这时突然说道:“杨凡,你以为你赢了我,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吗?你等着吧,我发誓,一定会有人找你报仇的!” “欢迎送死!”杨凡头也不回的喝道。 说着,迅速离去。 周三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要多颓废有多颓废。 他恋恋不舍的扭头看着这房子,看着别墅院落内停放的汽车。 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可周三的心情却是那样的绝望。 终于结束了。 辛辛苦苦盘算了这么多年,却在一夜之间彻底的输掉。 这种感觉不是任何人都能体会。 “天道不公啊!”许久之后,周三仰天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