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尴尬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七十九章 尴尬

沉默了好一会儿,杨凡笑了笑说道:“阿甲,很多事情你知道是没有如果的,你这个问题我给不了你答案,并非是不想给你答案,而是对于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又能知道结果到底是什么,不过,我可以坦诚的告诉你,你是一个有魅力的姑娘!” 阿甲听了这话,虽然眼神中迅速的闪过了一丝的失落,可这妞很快便笑着说道:“谢谢你的这一番话,说明,你很诚实,嗯,你的又一个优点深深的打动了我,我会加油的!” 说着,这妞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转身下了车,一蹦一跳的进了别墅。 杨凡微微的叹了口气。 直到阿甲进了别墅,杨凡这才驾车离去。 回别墅的路上,杨凡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阿甲对自己的喜欢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过去的职业生涯将杨凡磨练成了一个方方面面都是绝顶的高手,可唯独识别女人心这个技能杨凡没有学会。 杨凡的团队当中不是没有女人,可那都是他的手下,平日里见了杨凡就跟老鼠见了猫似得,跟杨凡关系不错的,却又偏偏都是纯爷们,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糙,哪里懂得女人心。 其实杨凡对阿甲感情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 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喜欢到如此的程度。 杨凡不是不相信一见钟情,只是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自己同阿甲的身上。 回到了别墅之后,苏白墨同萧媚的房间漆黑一片,想必是已经睡下了。 杨凡将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随后在车内安安静静的坐了好一会儿。 坦白的说,苏白墨的拒绝并没有因为出去跟阿甲喝了一顿酒就变好,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时间来抚平的,比如说伤口。 但,不管怎么说,杨凡也不是那种一次拒绝就会放弃的人。 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在车上呆了好一会儿之后,杨凡下了车,翻身进了别墅。 回房间的时候,他整个人蹑手蹑脚,动作轻柔,生怕吵醒了苏白墨同萧媚俩人。 好在杨凡住的是二层,俩妞住的是三层。 很快,回到了房间,杨凡正要开灯,却猛地发现不对劲,房间内有人。 不动声色的将银针反扣在手,杨凡迅速的开灯。 眼前的一幕让他傻眼了。 房间内确实有人。 不过,是却苏白墨,而且,兴许是等的时间太久了,穿着睡衣的苏白墨正缩着身子躺在床上睡着了。 杨凡蒙了。 什么情况? 这妞是在等自己吗? 一瞬间,杨凡的心中既感动,又觉得无比的温暖,但,更多的却是愧疚,愧疚自己大半夜的把这妞抛下出去喝什么酒。 但,此刻的杨凡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方面,他很想叫醒苏白墨,让她回房间去睡觉,但,另一方面,见这妞睡的如此香甜,杨凡又不忍心打搅他。 思考了一番,杨凡做出了一个很是大胆的决定。 他没有叫醒苏白墨,将房间内的空调调整到合适的温度,随后又给苏白墨轻轻的将被子盖了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杨凡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马上就要天亮了,杨凡开始抓紧时间修炼。 修炼一道如果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再加上杨凡与阿甲有了赌约,所以,更加的不可能懈怠。 运行了几个大周天之后,杨凡睁开了眼睛,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多。 苏白墨还没有醒过来。 却因为有些热的缘故,将被子瞪了开。 整个人以一种很是奇葩的姿势睡着。 这一刻的苏白墨是彻底的走下了神坛,不过,在杨凡的眼中却是最美的。 正盯着这妞看着。 苏白墨突然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到了眼前的杨凡时,先是楞了几秒钟,随后便忽地坐了起来。 一副很受惊吓的样子。 杨凡笑了笑说道:“醒了?” 苏白墨点了点头,略显尴尬的这妞没有说话。 因为,实在够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见你睡的很香,所以就没有吵醒你,抱歉。”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睡在你的床上!”苏白墨突然说道。 “不不不,是我不好,我不该出去喝酒,让你担心了!” “我没有担心!” 杨凡无语。 既然没有担心的话,那你来我的房间做什么?等我等的这么晚。 但,这样的话,杨凡没有说出口。 总得给苏白墨留点面子不是,要是戳穿了他的谎言的话,那她得多尴尬。 “是是是,我知道你没担心,好了,回去换衣服吧,咱们去晨跑!” 苏白墨的俏脸微红,也不吭气,下了床就朝着外面走去,那叫一个慌张。 但,杨凡却觉得超级的可爱。 很快,苏白墨打开了房门,正要出去,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看到了下了楼的萧媚。 苏白墨下意识的就想退回来。 如果让萧媚看到自己穿着正睡衣大清早的从杨凡房间出来的话,指不定萧媚会怎么想。 但,为时已晚。 苏白墨看到了萧媚的同时,萧媚也看到了杨凡。 俩妞俱都怔住了。 苏白墨从萧媚眼神中看到了震惊,萧媚好像看到了外星人似得,震惊的无以复加。 而,萧媚却从苏白墨的眼中看到了慌张,尴尬,甚至是略带几分羞愧。 萧媚彻底的惊呆了。 也就是说,苏白墨昨天是在杨凡的房间内过的夜?也就是说,俩人孤男寡女的在房间内待了一宿?也就是说,俩人在一起了? 一连串的问题迅速的出现在了萧媚的脑袋中。 苏白墨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尴尬,尴尬的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什么,我来拿点东西!” 说着,苏白墨匆匆忙忙的上了楼。 留下萧媚傻乎乎的站在了楼道口。 但,很快,萧媚的心突然就觉得很疼。 那种感觉从未有过。 就好像有人用针猛地扎了心口一下。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就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呆呆的站在楼道口,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这一刻的萧媚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多余,她突然开始羡慕苏白墨,羡慕苏白墨的一切。 也正是这一刻,萧媚突然意识到。 自己可能是真的爱上杨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