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傻孩子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三百八十章 傻孩子

喜欢杨凡这本该是一件无比欢喜的事情,可是却因为看到了穿着睡衣从杨凡的房间内出现的这一刻,萧媚的心瞬间跌入了谷底,上班的路上,这妞一言不发,情绪明显低落。 杨凡当然看出了萧媚的不开心,可是问这妞,这妞却只是淡然一笑,默不作声。 杨凡不知道萧媚的心思,但,苏白墨却是清楚的很。 所以,到了公司之后,原本会第一时间投入工作的苏白墨却破天荒的将萧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我昨天晚上确实是在杨凡的房间睡的,但,媚儿,不是你的想那样!” 萧媚没想到苏白墨会跟自己解释。 “墨墨,你不用跟我解释的!”萧媚说道。 “我怕你会胡思乱想!” 萧媚一怔。 她以为自己的内心的东西会掩藏的很好,可没想到,却还是被苏白墨一眼看穿了。 萧媚有些尴尬。 站在苏白墨面前的她有点不知所措。 “安心工作吧,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萧媚逃命似得,逃离了苏白墨的办公室。 给褚正清治疗完毕之后,杨凡接到了萧锋打来的电话。 杨凡迅速的接了起来。 “兄弟,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我是说白少宗那边,这小子给我打电话,问我七彩广告公司的那几个单子是怎么回事儿!” 杨凡笑道:“这事儿啊,白少宗不是要做广告公司了嘛,他想提前跟苏白墨开战,但,这个时候,苏白墨的七彩广告公司突然多了几个亿的订单,白少宗的消息来源数不胜数,这样的事情,他自然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询问你一下也是正常的,毕竟,这次七彩广告公司那四个亿的订单是来自京城,以白少宗的人脉,稍微调查一下,便知道肯定是你帮忙了,你是怎么回应的他。” “我告诉他,苏白墨给我打电话了。” “这个理由很完美啊!”杨凡笑道:“你曾经跟他说过你喜欢苏白墨,现在帮苏白墨做点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白少宗估计要恨死你了!” “不,他没有恨我,而是也想让我帮忙给他拉几个业务!” “你答应了?” “我为什么要答应,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答应。” “没答应就对了,别管他了,这家伙虽然说是帮忙对付范耀辉,可实际上一直按兵不动,他倒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 “这事儿我知道,所以我没有答应!” “对了,你知道一个叫王麟的家伙吗?” “王麟?知道啊,京城的一个准一线的家族子弟,人倒是凑合, 怎么,你跟他见过面了?” “嗯,见了一面。” “你倒是人脉甚广!”电话那头的萧锋笑着说道。 “没办法,谁叫我有一个兄弟叫萧锋呢!” 这个马屁拍的萧锋冷汗淋淋,鄙视了杨凡几句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中午跟褚正清吃了饭之后,杨凡便回了别墅开始修炼。 不说与阿甲的赌约,即便是没有这个赌约,杨凡也会尽心尽力的修炼。 同一时间。 中州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阿甲满怀心事的坐在沙发上,怔怔的发呆。 “乖孙女,你从中午吃了饭到现在已经快俩个小时了,一言不发,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是不是杨凡那小子惹你了!”乞丐老头问道。 “爷爷,没有!”阿甲回过神说道。 “你是爷爷从小带大的,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如果是杨凡那小子欺负你了,你就跟爷爷说,敢欺负我的孙儿,这小子简直胆大妄为,我这就去找他算账!” 听了这话的阿甲急了,连忙摇头数道:“爷爷,真的不是他!” “那是谁?” “那是谁?” “爷爷,谁也没有欺负我,我只是有些小小的郁闷!” “好端端的郁闷什么?” 阿甲却又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这妞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杨凡喜欢苏白墨!” 老头一怔,随即笑道:“杨凡与苏白墨确定了恋爱关系没有?” 阿甲摇头。 “那他们二人结婚了没有?” “都不是恋人,结哪门子婚啊!” 老头笑道:“既然不是恋人,也没结婚,那你郁闷什么?前俩天你不是还告诉我要同苏白墨争一争吗?这才几天,怎么就要放弃!” “唉,爷爷,你是不知道,我昨天晚上跟杨凡说了这事儿,但他明显的不愿意,我无奈之下,与他来了一个半年之约!” “什么半年之约?” “半年之内,他能打的过我,我就不在纠缠他,可若是他打不过我的话,那就得做我的男朋友!” 老头咧嘴一笑说道:“这不挺好的吗?” “那小子的实力虽然不俗,可终究差了你俩个层面,就算是疯狂的修炼,半年之内他也未必追的上你,再说了,在这半年之内,你也可以继续修炼,拉开与这小子的距离,这不是还有希望吗?” “爷爷,事情没您想的那么简单。” “那你说说看,有什么难的!” “我昨天晚上问他,如果先遇见我的话,会不会先喜欢上我。”阿甲叹息道:“可是他回答不出来!” “傻孩子,这样的问题,别说是杨凡了,我也回答不了,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又能知道到底会怎么样呢!” 阿甲一怔,说道:“爷爷,杨凡也是这么说的!” 那老头笑道:“那看来,那小子还算坦诚,不过,乖孙女,可千万别太过于着迷,爱情这东西虽然看上去无比美好,可却是一把双刃剑,带给你甜蜜的同时,也会带给你一定的伤害,乖孙女,你并非不是没有人要,所以,根本就无需为了这件事情而伤神,杨凡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潜力股,可,这个世界上并非只有杨凡一个人是潜力股,比如说,端木禅,这小子的潜力也很巨大,你也可以考虑他啊!” “爷爷,您说什么呢,我跟端木禅是绝对没可能!” 老头笑道:“你看,端木禅那孩子对你的心思,就像你对杨凡的心思。” 阿甲叹了口气,说道:“我喜欢的人却不喜欢我,而喜欢我的人,我却不喜欢,爷爷,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这么郁闷的事情啊!” “别郁闷,喜欢了就去争取,哪怕到最后失败了,但,你在将来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不会因为没有争取而后悔,明白吗?” 阿甲沉思了片刻,捏着粉拳,说道:“爷爷,我听您的,我这就去争取!” 说着,一阵风似得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头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的道了句:“真是个傻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