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在练功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在练功

杨凡没有接话,专心按摩了起来。 隔着毯子的手感就是不一样。 专心致志的按了一会儿之后,萧媚舒坦的**了一声。 “怎么,不舒服?”杨凡笑问道。 “讨厌,别说话,好好的按!”萧媚的声音无比慵懒的说道。 感情,很舒服。 杨凡笑了笑,继续按了起来。 “杨凡,你这手艺是从哪儿学来的,感觉你就算是开个按摩店,都够你这辈子吃喝了!” “这种事情,只要用心,谁都可以做好!” “那可未必,有些人的手法很是不好,没有轻重不说,而且,还按不到位,要不,以后你每天晚上都给我按一按吧!” “你的美!” “是啊,我想的特别美。”萧媚笑嘻嘻的说道。 杨凡败给了这妞。 在这妞的背上腰上按了有半个小时之后,杨凡问道:“腿需要按摩吗?” “当然,每天穿着高跟鞋累死了!” “累死了,你还穿?” “你懂什么,不穿高跟鞋的女人还叫女人吗?” “大街上那么多没穿的,也没见她们变成男人!” “讨厌!”萧媚娇嗔着说道。 杨凡笑了笑,手搭在了这妞的大腿上。 萧媚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杨凡问道。 “没,没什么!”这妞的声音略带异样的说道。 杨凡也没多想,力道均匀的给她按了起来。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敏感的地方,萧媚当然也不例外,这妞没有告诉杨凡的是,自己的敏感部位就是自己的腿,平时自己碰一下,都觉得异常刺激,更别说是一个异性的手。 萧媚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甚至是左右扭动。 “我说,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吗?扭来扭去的是几个意思啊,在乱动,小心我打你屁屁!”杨凡不客气的说道。 相处至今,俩人的关系早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跨越,再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拔剑弩张的情形。 所以,杨凡敢开这样的玩笑。 萧媚果然不敢乱动了。 只是坚持了没多久,这妞的身子又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俩条腿再次乱动了起来。 杨凡毫不客气,直接在这妞翘起的雪臀上拍了一下。 萧媚一声娇吟,却没有说话。 杨凡意识到不对劲。 “你没事儿吧!”杨凡问道。 萧媚没有言语。 侧着脑袋看了这妞一眼,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雾蒙蒙的,说不出的千娇百媚,说不出的勾魂夺魄。 杨凡惊呆了。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媚幽怨的看着杨凡,吐气如兰的道了句:“讨厌!” 一句话说的杨凡心跳狂乱。 体内的一股邪气更是瞬间爆发了出来,并且占据了四肢百骸。 下一秒,杨凡跟见了鬼似得,迅速的跳下了床,说道:“今天的按摩到此为止,赶紧回去睡觉,我要修炼了!” 说着,不动声色的深呼吸,使劲的将那股邪气压制了下去。 萧媚没有言语,没有动。 依然躺在床上。 房间内的气氛被一种叫做暧昧的东西死死的包裹着,让杨凡呼吸不畅。 他突然开始打拳。 只有这样,才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才能不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杨凡的拳法比他的心更乱。 完全没有一点章法。 但,杨凡不在意,只要能将那股邪气压制下去就好。 他没有在看萧媚,自然也就没有理会这妞。 一套拳法打完了之后,杨凡总算是觉得舒坦了。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 萧媚不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杨凡重重的松了口气。 可算是克制住了。 但,脑袋中萧媚的那双水汪汪雾蒙蒙的眼睛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 本想修炼的杨凡彻底的放弃。 在浴室内,用冷水冲击着自己的躯体,足足有半个小时之后,一切这才归于平静。 重重的叹了口气,杨凡不爽的道了句:“特么的,老子的忍耐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垃圾了!” 一夜总算过去。 第二天陪着苏白墨晨跑的时候,杨凡心里比那叫一个愧疚。 尽管昨天晚上跟萧媚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杨凡就是觉得愧疚。 这份愧疚让一向能言会道的他沉默了。 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放佛说什么都是错的。 “你今天很不对劲!”晨跑完毕之后,苏白墨淡淡说道。 杨凡勉强一笑说道:“哪里不对劲?” “就是不对劲!” “可能是没休息好吧!” “那你上午别送我们去上班了,在家睡觉吧!” “没事儿。”杨凡笑道。 “你确定没事儿?” “真没事儿,再说了,上午还得给人去看病呢!” “谁?刘正阳吗?” “不是,褚正清!” “难怪褚家肯尽心尽力的帮你的忙!” 杨凡笑了笑没有言语。 闲聊了一番之后,俩人开始吃早点。 就在这个时候,萧媚从楼上走了下来。 见着了杨凡的时候,这妞的俏脸一红,故意低头走路,不在看杨凡跟苏白墨一眼。 杨凡同样觉得怪怪的,心里边着实不舒坦。 走到了餐桌前,一向喜欢坐在杨凡对面的萧媚竟然坐在了苏白墨的身边。 “墨墨,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萧媚问道。 这明显是没话找话。 “还好,你呢?”苏白墨问道。 “失眠了!” “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失眠了,凌晨四点多才睡着!” 这话好像是说给苏白墨听的,却又像是说给杨凡听的。 杨凡当然知道这妞为什么会失眠。 只是却不敢说任何话,埋头吃东西。 那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萧媚突然问道:“杨凡,你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 “不好。”杨凡脱口而出道。 “哟,你也失眠了?” “没有,我在练功!” 萧媚笑了笑不在说话。 很快,吃罢了早餐。 杨凡送俩人去上班。 一向喜欢坐在副驾驶的萧媚却同苏白墨一样坐在了后排。 杨凡见状,顿时松了口气。 这妞要坐在前排的话,自己不知道得多尴尬。 但,杨凡想错了。 车子刚刚奔行了没一会儿,萧媚突然笑道:“墨墨,我昨天晚上才发现,杨凡这家伙的按摩手法很是不俗啊,让他给我按了一个小时,浑身的疲惫兼职是一扫而空啊,这以后就让这家伙给咱们按摩吧!” 这话一出,杨凡浑身一颤,车子差点撞在路中央的护栏上。 “杨凡,你没事儿吧!”萧媚似笑非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