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疼吗?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一十七章 疼吗?

带着几分忐忑与不安,杨凡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果然传来了苏白墨的声音。 冷冷的,不带一丝的温度。 杨凡太了解这妞了,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这说明,这妞生气了。 “在外面呢,怎么了?” “你认识一个叫阿甲的?” 果然,阿甲真的去找苏白墨了。 这妞的速度可真够快的。 只是不知道这妞到底跟苏白墨是怎么说的。 “认识。” “什么关系?” “朋友!” “关系很好?” “算不上吧,但,她帮过我的忙!” 一听这话,苏白墨沉默了。 “墨墨,怎么了?” “她来找我了,说是想搬过来跟咱们一起住,还说,是你给我请的保镖,我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凡无语了。 着实没想到阿甲会找这么一个破烂的借口。 保镖,她咋不说的更玄乎一些啊! 但,杨凡还偏偏不能戳穿。 故作镇定的笑了笑说道:“嗨,我都忘了跟你说这事儿了,阿甲确实是我给你请来的保镖,我这段时间不是特别的忙嘛,又是给褚正清治病,又是给刘正阳治病,有的时候,晚上还得出门,把你跟媚儿留在别墅我特别的不放心,阿甲的功夫还算不错,所以,我就萌生了请她给你们做保镖的这个念头,不过,决定权在你的手中,你若是觉得不行的话,就辞退她,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杨凡答应过阿甲的爷爷要照顾她,杨凡说话算数,但,至于阿甲能否说服苏白墨让她搬进去住,那就是阿甲自己的能耐了,可跟杨凡没半毛钱的关系。 能帮她圆这个谎,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她的功夫可以?” “这个你可以试探一下,我说实在的,她比我厉害!” “比你还厉害?” “恩!” “好,我知道了,你忙吧,我先挂了!” “等等,墨墨,你打算让她住进来吗?” “你想让她住进来吗?” 苏白墨将这个难题抛给了杨凡。 “咱家你说了算!”杨凡咧嘴一笑说道。 杨凡很想告诉苏白墨,自己压根就不想让阿甲住进来,但,这么说的话,可就是在打自己的脸了,因为前面刚刚说过,阿甲是自己给苏白墨请来的保镖。 “知道了!” 说着,苏白墨挂了电话。 杨凡郁闷的叹了口气,说道:“阿甲,你这可是个妖孽啊!” 没过多久,便到了中州大酒店。 站在刘正阳的房间门口,杨凡使劲的敲了敲门,很快,房门打开。 刘正阳的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 看到了这牲口的时候,杨凡二话不说,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刘正阳猝防不及,直接被杨凡这一脚踹飞在地上。 好在杨凡并没有真的痛下杀手,刘正阳挣扎着站起来之后,怒骂道:“麻痹,你找死?” 杨凡才不鸟这牲口。 大摇大摆的进了房间,往沙发上一坐,翘着二郎腿说道:“有没有觉得丹田之处有了一股热气!” “特码的什么意思?” “意思是,老子在给你看病!” “你骗鬼呢?” “你爱信不信,反正,这就是我看病的方式,你要接受,那咱们继续,你要不接受,我滚蛋!” 刘正阳的心中显然是有一些不能告诉杨凡的打算,听了杨凡的话,刚刚还怒不可遏的刘正阳却突然笑了笑说道:“你这牲口还在生昨天的气?” “我没你想的那么小肚鸡肠!” “冲你这话我就知道你是在生气,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给你说说吧!” “说什么?” “说说我跟白少宗的关系!” “这跟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其实坦白的说,我是在利用白少宗!” “你快拉倒吧,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 “你怎么这么愚蠢啊,我还以为你能看的出来,我问你,你知道我喜欢苏白墨吧,我不扯淡的告诉你,我喜欢苏白墨已经到了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地步,而白家跟苏家的关系,你也知道,我怎么可能背着苏白墨跟她的对手联盟,所以啊,我不过是在利用白少宗搞到范耀辉,就这么简单!” 杨凡信这话才有鬼呢。 刘正阳确实不俗,智商情商俱都高绝,但,杨凡也不是什么傻子。 “是吗?看样子我错怪你了!” “你当然错怪我了,我告诉你,昨天你走了之后,我很不爽,所以,就蹂躏了白少宗一顿,权当是发泄了,你没见白少宗今天没过来吗?” 听了这话,杨凡笑眯眯的说道:“来来来,告诉我,除了利用白少宗之外,你还有什么计划?” “我当然有计划,但我不可能告诉你,至少现在不能,谁知道你这牲口会不会一不小心告诉范耀辉!” “小看人不是。”杨凡故作不悦的说道。 刘正阳笑道:“你也别郁闷了,回头能告诉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哦,对了,你知道范耀辉去京城做什么吗?” “做什么?” “寻求帮助,你又知道他是去寻求什么人的帮助吗?” “我哪儿知道!” “他是去找我们刘家的对头去了!” “你们刘家还有对头?” “当然,那个家族没有几个敌人呢,只是,恐怕范耀辉要失望了。” “这话怎么说?” “想知道?” 杨凡笑道:“是啊,我太想知道了!” “那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儿?” “你先答应我,我就告诉你!” 杨凡笑眯眯的看着范耀辉。 范耀辉笑眯眯的看着杨凡。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突然不笑了。 “刘大少,扯淡时间结束,现在可以开始治疗了!” “好啊!”刘正阳很是配合的躺在了沙发上。 杨凡大手一挥,五六枚银针便出现在了手中。 “刘大少,你说,你觉得这些银针漂亮吗?”杨凡笑眯眯的问道。 刘正阳扭头扫了一眼。 瞬间觉得头皮发麻。 却是见杨凡手中的银针俱都长达六七公分,犀利无比。 “几个意思?” “哦,给你看病呢,你说什么意思!” 说着,杨凡大手一挥,手中的银针,便悉数扎入了刘正阳的脑袋中。 刘正阳一声惨叫。 “刘大少,疼吗?”杨凡笑眯眯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