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那你求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二十三章 那你求我

“想知道吗?”阿甲笑问道。 杨凡点头。 “那你求我!” 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你想多了!” 阿甲咧嘴笑道:“好了,我不卖关子了,你知道我爷爷这次是去干什么去了吗?” 杨凡摇头说道:“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具体的,我爷爷也没告诉我,只是说,去寻找可以迅速提升你实力的东西去了!” 杨凡一惊。 阿甲说道:“怎么,很意外?” 杨凡没有否认。 阿甲笑道:“其实,能否找到,也是个未知数啊!” 杨凡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得谢谢你爷爷,这个人情我会铭记于心的!” “不用铭记于心,你对我好就算是回报了我爷爷了!” 杨凡无语。 不过,杨凡清楚的知道,阿甲的爷爷好端端的去寻找可以帮助自己提升功力的东西,这显然也是为了自己的孙女。 很多事情无须说破。 说破就尴尬了。 “好了,不逗你了,时候不早了,我去睡觉了,哦,对了,我就住在你对面,如果晚上你无聊的话,可以来找我聊天哦!” “你想的美!”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 阿甲故作了一个伤心欲绝的表情。 “赶紧去睡觉,再不睡觉的话,你就要变老了,变老之后就没人要了!” 阿甲使劲点头说道:“对哦,那我得赶紧去睡觉,我才不要变成黄脸婆!” 说着,迅速闪人。 杨凡忍不住笑了。 这妞有的时候聪明的让人害怕,但,有的时候却又笨的如此可爱。 这妞走后,杨凡便又开始修炼了起来。 敌人粉墨登场,留给杨凡的时间,可真的不多了。 一夜无语。 第二天陪着苏白墨晨跑的时候,阿甲也来了。 杨凡猛地意识到,让这妞住进来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 因为,很多原本属于自己跟苏白墨的时间,因为阿甲的到来便不再属于自己跟苏白墨。 杨凡有些蛋疼。 而且,看的出来,苏白墨也多少有些不悦。 晨跑完毕之后,杨凡给了苏白墨一个抱歉的眼神。 苏白墨冷冷的看了杨凡一眼,没有言语。 送俩人去上班的时候,阿甲自然也跟来了。 看着苏白墨同萧媚俱都一言不发的样子,杨凡很是担心,阿甲这妞住不了几天,就得闪人。 到了公司之后,杨凡道了句:“墨墨,方道明的事情怎么处理?” “会有人来处理的!”苏白墨淡淡的说道。 随后,下了车。 萧媚也一起下了车。 “看出来了没有。”杨凡问道。 “什么?” “苏白墨跟萧媚都不大喜欢你啊!”杨凡无比担忧的说道。 阿甲笑道:“我不在意,因为我住进来,又不是为了讨她们的喜欢!” 杨凡不说话了。 因为,阿甲这话的言外之意已经说的很是清楚了。 “怎么不说话了!”阿甲笑问道。 “你接下来去哪儿?”杨凡问道。 “你要去给褚正清看病吗?” 这妞倒是门清。 “对,我要去给褚正清看病,你呢?” “我当然跟你一起去啊!” “不行!” “为什么?”阿甲不悦说道。 “没有原因,就是不行!” 阿甲不高兴了。 嘟着嘴巴说道:“杨凡,你这家伙不够意思。” “我怎么不够意思了?” “你把我一个人撇下,你说你够意思吗?别忘记,你可是答应过我爷爷,要照顾我的!” “别拿你爷爷来压我!” 阿甲听了这话,瞬间笑嘻嘻的说道:“我那舍得用我的爷爷来压你啊,杨凡,我是真觉得我可以帮你。” “你不给我添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你把我说成什么了,我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阿甲又特别委屈的看着杨凡说道。 “得,别装出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行不行?你说,你能帮我什么?” 阿甲想了半天。 最终叹了口气说道:“哎,还真帮不上忙!” “所以啊,你该干嘛,就干嘛去!” “可我没什么事儿干啊!” 杨凡也是无语了。 扫了这妞几眼说道:“得,谁叫我心地善良呢,你可以跟着我,但是不许乱来。” “明白!” “更不许多嘴!” “好的!”阿甲笑面如花的说道。 放佛能够跟着杨凡对于她来说,便是一件值得她开心的事情。 驾车朝着褚家奔去的时候,阿甲好奇问道:“杨凡,我有些不明白,褚家并非是超级一流的家族,你给褚正清治病到底是为什么??” “一,为钱,褚家支付了一笔庞大的治疗费用,二,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褚正清是我被打伤的,当时为了对付一个纨绔子弟,弄伤了他,所以我得给他治,三, 我是一个医生,虽然不是什么好医生,可毕竟也是一个医生,最起码的医德还是有的!” “我对你肃然起敬!” “不需要。” “必须敬佩你一个,你知道,我一直以为,你给褚正清看病是图谋不轨啊!” “你以为我是范耀辉?” 阿甲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个笑话可一点儿也不好笑!” “对了,你知道蒋氏集团吗?” “不知道,这种事情你问苏白墨不是更好吗?” “这几天忙的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突然想了起来!” “怎么了?” 杨凡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不说算了!” 杨凡白了这妞一眼,没有言语。 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褚家到了。 杨凡临下车的时候,突然问道:“对了,我问个,你肯定知道的事情!” “什么事情?” “你知道岭南秦家吗?” “谁?”阿甲一惊问道。 “岭南秦家!” “你,你什么意思?”阿甲的表情略显慌乱的问道。 杨凡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大对劲。 “没什么意思,就是问你知道吗?” “不,我不知道。” “哦,这样啊,褚正清的大妈就是岭南秦家的人。” 这话一出,阿甲突然说道:“我,我突然觉得不舒服,你进去吧,我还有事儿!” 说着,阿甲也不等杨凡说话,便开门下了车,头也不回的朝着别墅区外面走去。 杨凡下了车,看着这妞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