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算盘打的不错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四十五章 算盘打的不错

“你是不是不打算见我了!” 就是这么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弄的杨凡有些懵了。 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 不过,看到了短信的时候,杨凡就知道这个号码是谁的了。 正要回复,刘正阳这时突然问道:“怎么了?瞧你的脸色不大对劲啊,该不会是喜当爹了吧!” 杨凡败给这孙子了。 想象可真是够丰富的。 “嗯,同喜同喜!” “喜从何来?” “我喜当爹,你是我孙子,那你岂不是也多了一个爹?” 刘正阳瞬间破口大骂道:“你大爷!” “你二大爷!” “你三大爷!” “你四大爷!” “你五大爷!”杨凡反击道。 “艹,老子真有五大爷!”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跟个二笔似得,给老子治病吧!” “躺好!” 刘正阳依言而做,杨凡开始为他治疗。 “你打算帮白少宗吗?”刘正阳问道。 “看你的诚意了!” “跟老子有啥关系!” “你脑残吗?你要对老子不好的话,老子当然要帮白少宗。” “可你别忘记,白少宗是苏家的敌人。” “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喜欢苏白墨吗?” “喜欢啊!” “那你说跟你有没有关系!” “我喜欢苏白墨是一回事儿,我帮不帮白家是另外一回事儿,难道我喜欢苏白墨就不能帮白少宗对付你了?” 刘正阳再次无语。 杨凡继续说道:“所以,赶紧对老子好点,我要真答应帮白少宗的话,那你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敢要帮白少宗对付老子,那老子就跟范耀辉联盟!”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像是看白痴似得,看着刘正阳说道:“你是傻逼吗?你觉范耀辉会跟你联盟?” “为什么不会,我虽与他是情敌,可我们毕竟有共同的敌人,范耀辉现在四面楚歌,他巴不得跟我联盟!” “那你去试试,需要我帮你联系他吗?” “滚!” 杨凡懒得反驳,源源不断的将自己体内的气息度入了刘正阳的体内,开始为他解毒。 这牲口的经脉闭塞,需要一点点的将他的经脉打通,治疗起来倒是不费劲,但,太耗费时间了。 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想要彻底的给他治好,至少得需要半年的时间。 杨凡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亏了。 不过,把刘正阳耗在这儿,自己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还算不错。 个把小时之后,治疗完毕。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杨凡便起身告辞。 出了酒店之后,杨凡接到了白少宗的电话。 “老弟,晚上一起吃个饭如何?” “行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如果杨凡猜的不错的话,白少宗今天十有**要给自己送钱! 本来昨天晚上就要在一起吃饭,结果,杨凡回了临安市。 “那你直接来我的会所,咱们边吃边聊!”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朝着白少宗会所奔去的时候,杨凡给阿杰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已经住了院,而且,明天就可以手术,杨凡叮嘱了他几句之后,挂了电话, 奔行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那个陌生的号码给自己发来的短信。 杨凡深吸了一口气,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将电话给对方拨打了过去。 但,很快,对方便挂断了。 杨凡靠了一声,将短信给对方发了过去。 “几个意思?” 对方没有回应。 杨凡无语。 又打了一次,对方依然挂断之后,杨凡彻底放弃,驾车迅速的朝着白少宗的会所奔去。 饭菜虽然还没准备好,但,上等的龙井茶,却已经准备好了。 等到杨凡到了之后,白少宗亲自将茶端了上来。 “老弟,尝尝这茶,这是我父亲一个朋友送的,据说有钱也买不到,我父亲听说我要跟你吃饭,就给了我一些,让你也尝尝!” 杨凡笑道:“好啊!” 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如何?” “还行!”杨凡笑了笑说道。 事实上,杨凡不是没用喝过好茶,拜师傅所赐的缘故,杨凡从小就跟着他老人家喝遍了天下的名茶。 “老弟你这俩天是不是特别的忙啊!”白少宗不动声色的问道。 杨凡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显是在说杨凡这几天跟范耀辉甚至是刘正阳接触频繁。 既然白少宗能说出这样的话,这说明他对于杨凡的行踪是一清二楚的。 这样一来的话,杨凡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 点了点头,杨凡笑道:“却是有些忙,中午跟范耀辉吃了顿,下午又跟刘正阳喝了茶,刚从刘正阳哪儿出来,你接到了你的电话!” “没办法,老弟你现在是大红人一个,省城谁不知道你的威名!” “白大少打脸了啊!”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就是不知道,范耀辉找你做什么!” “闲扯!”杨凡不动声色的说道。 白少宗知道杨凡是在骗自己,范耀辉可能怎么可能跟杨凡闲扯。 不过,这正是杨凡的目的,就是让白少宗觉得自己不跟他说实话。 白少宗没跟杨凡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笑了笑说道:“范耀辉也就能打打嘴炮了,不像我,喜欢来真的!” 说着,将一张支票推到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扫了一一眼,一个亿。 说起来,这手笔已经不小了,但,与杨凡之前开出的条件相比,这简直就是在打发要饭的。 杨凡有些不大高兴了。 这白少宗的算盘打的可真好,想用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利益,可惜,杨凡也不傻。 没有接白少宗递来的钱,杨凡说道:“白大少你这是做什么,你我之间无须这样!” 说着,将支票推了回去。 白少宗瞬间明白了,杨凡这是嫌少。 心中一声咒骂,但,白少宗不动声色的笑道:“老弟,你别多想,这笔钱,可不算在你我的条件当中的,也就是说,这笔钱是你的活动经费!” 听了这话,杨凡笑道:“白大少,你这是做什么,我都说了,你我之间无须这样,下次不能在这么做了,实在太瞧不起我了!” 说着,杨凡将支票不动声色的收入了囊中。 白少宗的心中一声冷笑,漫不经心的问道:“对了老弟,你还记得那天晚上行刺你的孙劭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 “他出事儿了!”白少宗叹了口气说道。 杨凡故作吃惊的问道:“出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