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不信任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不信任

同白少宗认识也有段时间了,却从未见识过白少宗如此慌乱的时候。 可见,事情真的很严重。 杨凡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你在哪儿?”白少宗反问道。 “刘正阳这儿!” “我马上过去!” “行!”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什么情况?”站在一旁的刘正阳问道。 杨凡笑道:“白少宗可能遇到难题了,要过来!” “他能遇到什么难题?范耀辉还没开展呢!” “那谁知道!”杨凡淡淡的说道。 “他求你了?” 杨凡应了一声。 “今天的太阳可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白少宗也有求你的一天啊!” “谁知道他是什么事儿,等到他过来之后就知道了!”杨凡说道。 刘正阳点了点头。 说话间俩人回到了房间。 “得,也别管他了,你先给我治疗吧!” 杨凡点了点头。 已经俩天没给刘正阳这家伙治疗了,在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所以,杨凡同意了他的要求。 “杨凡,你估计一下,白少宗要求你什么事儿?”刘正阳好奇问道。 “我特么哪儿知道。” “我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儿!” “废话,好事儿也轮不到我!” 刘正阳哈哈大笑了起来。 却是听着孙子笑着问道:“那我问你,要白少宗所求之事,正好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你帮不帮?” “看情况!” “我突然有点可怜白少宗了,必定要你这牲口敲诈的吐血!” “你还是可怜可怜你吧,我告诉你,你体内的病毒变异了,在这么下去,你过不了半年,就得去见上帝!” “你吓唬谁呢!”刘正阳才不相信杨凡说的话。 杨凡冷笑了一声说道:“明天让你们刘家的医生过来一趟吧!” “艹,你特么吓唬老子有个毛的意思啊!” “吓唬你?抱歉,我可真没兴趣,你爱叫不叫,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老子要挂了,你也别想好过,不管你逃到哪儿,我们刘家的人都不会饶过你!” “跟老子有半毛钱的关系吗?”杨凡不屑说道:“再说了,就算你们刘家的人真来了,功夫上我可能不是对手,但,老子有的是对付你们的办法!” 刘正阳咒骂了几句。 杨凡懒得理会他。 却突然撒手。 “停下来是几个意思?” 杨凡笑了笑说道:“老子心情不好,所以,不想给你治疗了!” 刘正阳怒道:“你这算是哪门子医生啊,说好的医者父母心呢?你的医德呢?你的良心呢?”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个毛线啊!” 杨凡笑道:“我就愿意笑,怎么了?老子就愿意看着你一副恨得咬牙切齿却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艹,变态!” “行了,今天就这样吧,待会儿看看白少宗过来有什么事儿。” 刘正阳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杨凡,说真的,我体内的病毒真的变异了?” “你爱信不信!” “不会是你这牲口给我动的手脚吧!” “对啊,是我动的手,想治好吗?求我啊!” 刘正阳叹了口气说道:“别闹了,快给老子治疗吧,在过半年,就是就是一年一度的家族接班人选拔赛。” “你不是家族接班人?” “是,只是接班人之人,总共有四个,再过半年,就是我们四个决战的日子,赢了,从此成为刘家接班人,花重金培养,要输了,那就从此以后,与掌舵人的职务没有任何关系,而这一战,我只能赢,不能输!” “原来如此,你早说啊,虽然老子看你不爽,但,这种事情我还是很愿意出手帮忙的,行了,我继续给你治疗吧,只不过,有些疼,你忍着点!” “老子最不怕的就是疼!” “这可是你说的!” 说着,杨凡猛地催动着体内的气息疯狂的涌入了刘正阳的体内。 刘正阳一声惨叫。 杨凡鄙夷道:“就这,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怕疼!” 刘正阳痛的几乎要窒息了,哪里还能说出话来,任凭杨凡鄙视了半天。 正治疗着,白少宗过来了。 这小子一脸的着急。 杨凡道了句:“白大少,你稍安勿躁,我这边很快就完了!” 白少宗点了点头。 杨凡没有在理会他,继续给刘正阳治疗。 一番治疗总算是结束了。 刘正阳感觉自己要挂了。 躺在沙发上大口喘气,那叫一个痛不欲生。 “你,你这牲口今天给老子是怎么治疗的?为什么,我觉得我的心脏好难受,你今天的治疗方式似乎与之前的不大一样!” 杨凡一声冷笑,说道:“难受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刘正阳没在说话。 又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是舒坦了。 见杨凡忙完了,白少宗迅速走了过来问道:“完事儿了?” 杨凡点头问道:“白大少,你怎么了?” “有人要杀我。”白少宗很是不爽的坐在了沙发上。 “谁要杀你?” “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杀你?”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遭遇了三次暗杀,第一次是有人想开车撞死我,第二次是在我家,半夜三更的想要刺杀我,第三是我给你打电话前十分钟,有人给我的咖啡里边下了毒。” 杨凡一惊,问道:“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对方还没有露面,但,我收到了一个纸条!” “什么纸条?” 白少宗拿了出来。 杨凡迅速的接了过来,迅速的打开一看。 却是见上面写道:“三天后,就是你的死期!” 没有留名。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什么线索吗?”杨凡问道。 “没有,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线索,老弟,这事儿怎么办?” 杨凡摇了摇头说道:“收到如今,只能让人保护你了。” “我倒是也想啊,可想来想去,我唯一认识的高手就是兄弟你啊!” 杨凡一听瞬间无语了,说道:“白大少,可我也不可能每天都寸步不离的守在你的身边啊!” “老弟,你这样,我只要你保护我三天,我按小时给你计费,你随便开价!” “白大少,这样吧,纸条上也写明白了,三天之后,才是你的死期,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三天之后,我再保护你如何?”杨凡问道。 白少宗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