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问吧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六十八章 你问吧

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 三个小妞一直守护在急救室的门口,陪同他们的还有刘正阳与白少宗。 大夫出来的瞬间,阿甲便迅速上前一步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大夫略显尴尬的说道:“病情已经稳定,在观察几天。” “大夫他得的是什么病?” “一种罕见的,新型的病毒。”大夫硬着头皮说道。 “严重吗?” “严重,不过,我们会尽力的!” 说着,这大夫便迅速走人。 他并非不想多做停留,只是在急救室里边折腾了三两个多小时,却依然没有诊断出里边的那个病人到底得了什么病,这个事情让几个医生俱都觉得丢人。 医生走后没多久,俩个小护士便将杨凡推了出来。 杨凡的脸色苍白,一副得了大病的样子。 “杨凡,你能听到我说话吗?”阿甲着急的问道。 杨凡眨巴了几下眼睛。 “你感觉怎么样?” 杨凡又眨了几下眼。 陪着护士把杨凡送入了独立的病房之后,众人一言不发的看着病床上的杨凡。 刘正阳同白少宗站在一旁,各怀心事。 尤其是白少宗,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下午见面的时候,杨凡还是那般的生龙活虎,可怎么几个小时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期初听到杨凡生病的消息时,白少宗还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抛开别的不说,杨凡可是一个医生,而且,医术还颇为不俗。 很快,白少宗就怀疑杨凡是故意“生病”的,因为,自己刚刚让他出马保护自己的安全。 可是来到医院看到了杨凡的这个情况之后,白少宗这才信了,杨凡是真的病了。 因为,此刻的杨凡看上去要多憔悴有多憔悴,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这分明就是一个病入膏肓之人才会有的状态。 难道这家伙要死了? 白少宗不敢枉下这样的结论,但,杨凡的状态实在让人堪忧。 “墨墨,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直接给我打电话!”刘正阳这时突然说道。 苏白墨心里比乱糟糟的,听了这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却什么都没有说。 见刘正阳要走,白少宗也说道:“苏小姐,我也走了,再见!” 一起相跟着出了病房之后,刘正阳笑问道:“是不是怀疑杨凡?” 白少宗摇摇头说道:“刘大少,你这话说的太诛心了,杨老弟已经病成那个样子了,瞎子都能看的出来,他生病了,更何况我还不是瞎子,再说了,我为什么要怀疑他?” 刘正阳笑道:“怀疑杨凡是故意不想保护你,才生病的!” “怎么可能,我虽然不是医生,但也清楚的知道病来如山倒这个道理,人生在世就是这样,世事无常。” “说的对,要不,一起去吃顿饭?正好跟你说点事儿!” “行啊!”白少宗赶紧笑着说道。 俩人离去之后,萧媚说道:“我去办理入院手续!” 苏白墨点了点头。 阿甲道了句:“我去买饭。” “我没胃口!”苏白墨淡淡说道。 杨凡现在生死不明,苏白墨哪里能吃的下饭。 “墨墨,杨凡一定会没事儿的,你别太担心了!”萧媚说道。 苏白墨点了点头。 说着,萧媚起身出了房间。 临走的时候,给了阿甲一个眼神。 眼神会意,跟着萧媚一起出了病房。 “阿甲,跟我一起去办理入院手续吧!” “好啊!” 萧媚点了点头说道:“其实,你应该能看的出来,墨墨此刻很是伤心,我们应该给她一个宣泄的机会!” “可我也伤心啊!”阿甲郁闷的说道。 萧媚叹了口气说道:“我又何尝不是呢?” 说着,俩人对视了一眼。 彼此瞬间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随后,俩人俱都沉默了。 苏白墨并不伤心。 她只是担心。 无比的担心。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深深的包裹着她。 就在这个时候,苏白墨突然听到了一个呢喃的声音。 却是听这个声音说道:“墨墨,墨墨,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声音很小,但,在静谧的病房内,苏白墨却清楚的听入了耳中。 毫无疑问,这个声音是从杨凡的嘴巴中发出来的。 苏白墨的心中一怔。 迅速上前一步,柔声说道:“我在,我一直在你的身边!” 这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杨凡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说道:“手,我,我要你的手!” 苏白墨赶紧握住了杨凡的手。 杨凡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神特别无神的看着苏白墨。 “墨墨,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杨凡虚弱的说道。 “没关系,是我不好,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你!”苏白墨无比歉意的说道。 说着,这妞的眼眶就红了。 苏白墨的记忆力特别的不俗,她可以清楚的记得很多事情,但,仔细回想一下,从杨凡来了别墅之后发生的事情,苏白墨瞬间羞愧的很。 因为,记忆中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杨凡为自己做的,而且,自己竟然从来都没有为杨凡做过一件事情,一件都没有! 回想起了这些的时候,苏白墨瞬间觉得无地自容。 “不,不,不,墨墨,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杨凡加重语气说道。 “对不起!”苏白墨又道了句。 “不许说这三个字!” 苏白墨的眼泪终于肆虐了。 任凭眼泪流着,这妞点了点头说道:“我不说!” 看到了这妞流泪的时候,杨凡瞬间心疼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虽然伪装生病可以欺骗白少宗,可是却也让苏白墨伤心了。 这不是杨凡想看到的。 杨凡很想告诉苏白墨自己是伪装的,但,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告诉了这妞的话,这妞会不生气大发雷霆,然后不再理会自己。 毕竟,杨凡可是清楚的知道,苏白墨很讨厌别人欺骗他的。 杨凡犹豫了。 但,手却很是主动的去给苏白墨擦眼泪。 “别,别哭,我会伤心的!”杨凡虚弱的说道。 苏白墨赶紧擦掉了眼泪。 “墨墨,我,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杨凡艰难的问道。 苏白墨连连点头说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