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败给你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六十九章 败给你了

杨凡本想问问这妞,你喜欢不喜欢我。 杨凡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问什么苏白墨都会按照杨凡想知道的答案回答。 但,这样一来的话,显然就是利用苏白墨的同情心了。 而且,答案也未必是真实的。 所以,杨凡改变了注意。 “你吃饭了吗?” 苏白墨正伤心欲绝。, 可突然听到杨凡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这妞先是一怔。 随后便又哭了。 却是听她哭着说道:”你这个人好讨厌,都这个时候了,还搞什么笑!” 不过,杨凡却笑了。 笑着说道:“别难受,我死不了的。” “你怎么知道!” “我还没有娶你,你还没有给我生一大堆的孩子,我当然不能这么快就死了!” 苏白墨俏脸一红。 正要说话。 这妞却突然觉得不对劲。 很不对劲。 首先,杨凡病的很严重,自少从他的状态来看,他病的很是严重。 刚才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现在却能笑了。 而且,说话的语气只是比平日里弱了一丝丝。 难道,这家伙是在伪装? 有些时候不能不承认,苏白墨确实不凡。 带着几分怀疑,苏白墨看了杨凡一眼。 却是见杨凡眼睛又闭了起来,眉头紧皱,脸色惨白,一副无比痛苦的模样。 再加上自己可是亲眼看到杨凡上吐下泻的情形。 看样子是自己多想了。 “你还疼吗?”苏白墨柔声问道。 杨凡睁开了眼睛,眨巴了几下。 但,随后又摇了摇头。 苏白墨愣住了,这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杨凡再一次后悔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装病啊!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嘛! 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了。 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了。 病房内的气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尴尬。 苏白墨不在说话。 杨凡更是不能说话。 偷偷摸摸的看了苏白墨一眼,这妞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凡更加的不敢说话了。 因为,这妞真的是太聪明了,杨凡可真怕一不留神就被她发现自己是伪装的。 好在,萧媚跟阿甲很快就回来了。 三个小妞说了一番话之后,阿甲劝苏白墨跟萧媚回去休息。 但,俩妞说什么都不回去,尤其是苏白墨,非要陪着杨凡。 阿甲费了好大的口舌,这才将俩妞劝说的愿意回去休息。 杨凡听到苏白墨同萧媚愿意回去休息的时候,总算是松了口气。 三个小妞在病房内墨迹了一会儿之后,苏白墨跟萧媚起身离去,阿甲将俩个小妞送了出去。 等到三个小妞走了之后,杨凡忽地坐了起来。 总算是不用装了,太憋屈了。 活动了活动筋骨,突然听到传来的脚步声。 杨凡瞬间倒在了床上。 继续装病。 很快,门开了。 阿甲走了进来。 看了杨凡一眼,阿甲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墨墨跟媚儿也不在了,你还装什么装啊!” 对于阿甲觉得自己是在装的这件事情,杨凡可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尽管刚才装病的时候,杨凡将自己的气息都死死的压制着,但,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显然没什么用。 杨凡睁开了眼睛。 笑眯眯的看着阿甲说道:“你到底是聪明!” 阿甲白了杨凡一眼说道:“你这家伙也真是讨厌,好端端的干嘛非要装病,让我们担惊受怕,尤其是墨墨,简直就好像是失魂了似得,刚才临走的时候,还叮嘱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你这么骗她你的良心能过意的去吗?” 这话让杨凡的心里边着实不痛快,他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被迫无奈啊!” “你无奈个毛线啊!” “你不懂!” “废话,你不说,我当然不懂!” “有人要刺杀白少宗,白少宗想让我保护他!” “就这样的理由?” 杨凡点头。 “那你保护他一下不就行了?” “废话,我要愿意保护他的话,还能有这么多的破事儿?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关键是刺杀白少宗的那个人我认识,关系要远比白少宗的好,另外,他并非是想刺杀白少宗,而是想达到一些目的!” 阿甲吃惊的看着杨凡,问道:“这么复杂?” 杨凡点头。 “那看来,你装病这个策略倒是不错,但,你为什么不跟墨墨说清楚呢?” “你废话不是,我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刘正阳跟白少宗都在,你让我怎么说?” 阿甲说道:“也对,当时确实不方便说,但,他们走了之后呢?墨墨跟你独处的时候,你难道也没有告诉吗?” “我特么很想开口啊,但,当时的气氛特别的尴尬,简直让我无法开口啊,而且,你可能不了解墨墨,她最讨厌的就是有人骗她,这样的情况下,我跟家开不了口了,好在白少宗那边只需要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我的病也就自然而然的好了!” “好吧,你要觉得这样可以的话,那你当我没说!” “这俩天辛苦你一下,好好的照顾一下墨墨她们!” “这你放心,我会照顾她们的!” “那就好,现在去给我买些吃喝的东西回来吧,我都要饿死了!” “饿死活该!” “阿甲,你这样可一点儿也不可爱了!” “想吃什么?”阿甲问道。 “大鱼大肉,还有酒!” “吃不死你啊,你现在可是病人!” “我愿意,你管的着嘛!” “那你别让我去给你买啊!” 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算了,饿死我算了!” 阿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真是败给你了,我去给你买。” “这才像话嘛,记得多买点!” 阿甲应了一声。 起身出了病房。 阿甲刚走没多久。 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杨凡正要说话。 却猛地意识到,自己现在是病人,如果阿甲回来了,她肯定不会敲门,也就是说,敲门的不是阿甲。 杨凡没有理会这个敲门的声音。 他迅速的装出了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很快,病房的门的推了开。 范耀辉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