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直觉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四百七十三章 直觉

“错哪儿了?” 短信秒回。 杨凡懵了。 这妞的手机不是关机了吗? 怎么短信的回复的如此之快。 后来,杨凡才知道,这妞根本就不是关机,手机不过是设置了一下。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总算联系到这妞了。 “你在哪儿?”杨凡问道。 “要你管,你说,你错哪儿了?” 杨凡挠耳挠腮的想了半天,给阿甲将电话打了过去。 但,让杨凡无语的是,依然提示关机。 杨凡郁闷的给这妞回复道:“接电话!” “就不!” 这妞可真是让人郁闷。 “你到底在哪儿?” “你猜!” “少废话,到底在哪儿?” 短信发出去之后,阿甲却不在给杨凡回复了。 杨凡彻底无语。 坦白的说,杨凡最烦的就是这种说话说到一半,突然不理会人的。 这种人太可恶了。 就在杨凡等的实在不耐烦的时候,短信来了。 不过,却并不是阿甲的短信,而是白狼的短信。 短信中,只有一个网站地址。 杨凡没有打开,如果杨凡猜测的不错的话,这个网站上的内容必定是跟范耀辉丢失的照片跟视频有关系。 杨凡没有打开,因为,既然已经知道这里边的内容是什么,那么自然也就没有看一看的必要。 再说了,杨凡对于别人床上的表现没有一丁点儿的兴趣。 正要给白狼打电话。 但,手机却突然响起。 电话居然是阿甲打来的。 杨凡迅速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杨凡迅速问道。 “你管我啊!”电话那头的阿甲不悦说道。 “那你给我打个毛线的电话啊!” “那我挂了!” 说着,这妞就要挂电话。 杨凡深知这妞现在要是挂了电话的话,以她的个性,估计会更加的生气。 “别,我错了,我道歉!”杨凡赶紧说道。 “哼,你错哪儿了!”阿甲问道。 语气中带着几分傲娇的味道。 杨凡说道:“我错在不该惹你生气!” “哼,我为什么会生气?你觉得我是那种莫名其妙就会生气的人吗?” “当然不是!” “那你说,为什么会生气!” 杨凡说不出来了。 不是说杨凡不知道这个答案,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敢说了。 说到底,阿甲之所以会生气,完全就是因为自己昨天晚上没有同意她跟自己在一起。 “不说是吧,那我挂了!”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阿甲,你这是何苦呢?” “哼,我愿意,怎么了?” “好好好,你愿意,你可你也不能把你的意愿强加在我的身上吧!” 阿甲楞了一下,问道:“杨凡,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 这妞有些咄咄逼人了。 杨凡不喜欢这种感觉,便说道:“不喜欢!” 阿甲大概是没想到杨凡会如此的直接。 楞了几秒钟之后,冷冷说道:“知道了!” 说着,便挂了电话。 杨凡也懒得给她打过去,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就算是打过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这妞生气了。 尽管杨凡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可是杨凡却也清楚的知道,千万不要在女人生气的时候,跟她解释一切,因为,那只会火上浇油。 当然,一方面杨凡不能跟阿甲解释什么,另一方面,杨凡也不想跟阿甲解释什么。 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自己跟阿甲的关系,只会越解释越乱。 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挂了电话之后,杨凡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想了好一番跟阿甲的关系。 杨凡觉得,自己有必要跟阿甲好好的聊一聊。 不过,不是现在。 正想着,手机响起。 电话是白狼打来的。 杨凡接了起来。 “老大,短信看到了吧!” 杨凡应了一声问道:“范耀辉看到了没有?” “看到了,并且,是以刘正阳的名义让他去看的,这件事情已经完美的嫁祸给了刘正阳。” “干的漂亮,不过,白少宗那边呢?” “他正在上班,没什么动静!” “行,密切监视这些人,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老大,我知道!” 杨凡又叮嘱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百无聊赖的躺在病床上,什么事情都不能做,这让杨凡很是蛋疼。 正蛋疼着。 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杨凡没有理会。 过了一会儿,门自动开了。 刘正阳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杨凡的眼中。 刘正阳的手中拎了不少东西。 搁在了病床前的柜子上之后,这才坐在了杨凡的面前。 “醒了?”刘正阳笑眯眯的问道。 杨凡白了他一眼,道了句:“你又不是没长眼睛!” 刘正阳笑道:“不错,声音也开始变得有了力量,看样子,你康复的不错嘛!” “托你的福,死不了!” 刘正阳笑了笑说道:“火气还不小,知道我为什么过来吗?” “如果是来嘲讽我的,那就麻利的给我滚!” 刘正阳笑道:“我可不是来落井下石的。” “那你来做什么?” “老子来告别的。” “怎么,你要死了?” “滚!”刘正阳骂道。 “既然不是要死了,那你告什么别。” 刘正阳盯着杨凡,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老子被人陷害了。” 杨凡一怔,问道:“那个不知死活的陷害你!” “老子也纳闷,那个垃圾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陷害我!” “说了半天,你到底是被怎么陷害了?” “范耀辉丢失的照片跟视频出现了,我得到的消息是,有人告诉范耀辉,这些东西是我放在网络上的。” 杨凡瞠目结舌的看着刘正阳问道:“又出现了?” 刘正阳点头。 “这是谁要搞范耀辉啊,不对,是谁要搞你啊!” “老子也纳闷啊,不过,我觉得白少宗的嫌疑很大!” “何以见得?” “直觉!” “滚!” 刘正阳笑道:“得,不跟你扯淡了,老子走了,回头聊吧!” “怎么,你是害怕范耀辉跟你开战” “老子怕他个蛋,但,这牲口现在就是一条疯狗,我还是避一避他的锋芒才是上策。” “这个借口可真好啊!”杨凡冷笑着说道。